触摸书城首页 > 北雄 > 【第1147章破阵】

【第1147章破阵】

作诗还不容易……李破搜肠刮肚的想着。

年关对于后来人很重要,尤其是晚会,引得人们越来越重视新旧交替的日子。

可古人无疑更喜欢过正月十五,也就是当世所说的上元佳节,又称元夕,所以古人的诗词上,佳句尽在元夕之夜,新年……差不多就是后来帖对联的水平。

年关年关,过年如过关,很多文人在新年的时候都喜欢追忆往昔,感叹岁月催人老,没有半点辞旧迎新的喜庆,反而弄的很悲伤。

李破倒是为年关也准备了两首,都是得等他白了头发才好用来装样,想了半天,“文思枯竭”,不由暗叹一声,文抄公不好做啊。

当了皇帝之后有点飘,时不时的耍弄一下文章,赚取声望,但被人架起来的风险也在不住增高。

也就是他当了皇帝,不然出丑露乖是早晚的事情。

瞅着妻子那略有期盼,更多的则是怀疑的小眼神,李破觉着她还是动拳脚的时候可爱一些。

“今日就算了吧,饮的有些多了,没什么诗兴,再说大家又年长一岁,也不是什么高兴事,等中秋的时候我专门给你作一首如何?到时你可莫要感动的哭鼻子。”

李碧瞅了瞅丈夫,觉着这厮又在搪塞自己,他娘的给别人作诗时他从来不论时候,怎么自己开口,他就没了诗兴?

她不高兴的翻了丈夫一眼,话语顿时刻薄了起来,“不会又是阿爷作的吧?”

李破大汗,这是他当初的惯用伎俩,托词于李靖糊弄了不少人,不过他脸皮厚,丝毫不以为耻的狡辩道:“老师大才,弟子沾些光也是应该,他的那些书稿你从不好好翻阅,不如回去仔细整理一下,说不定也能占些便宜。”

李碧恨恨的灌了口酒,心说阿爷可没你这么狡猾,嘴上则道:“推三阻四,那我就等着你作一首上元词给我。”

………………

见皇帝只顾着和皇后说话,嫔妃们很是失望,而且这么多人看着,她们也不再奢望于能在此时邀得圣宠,于是殿中渐渐又热闹了起来,却不知皇帝和皇后在大斗心眼。

………………

一场欢饮,大唐迎来了元贞四年。

正月十五之前,长安的各个衙署都放假了,朝廷官员们的年假主要集中在这个时间段,当然了,朝廷还在维持着最基本的运转。

比如说正月初三,少府进《破阵乐》。

破阵乐起源于晋末,前隋时纳入军乐,差不多相当于后来的军歌,只是没有词曲,也没有舞蹈伴之,是一种起源于民间的纯音乐艺术作品。

主要是以琵琶和筝的混奏,铿锵有力,做杀伐之音,是当世少见的雄健之曲,不然的话也不会成为军乐。

李渊执政关西的时候,令人便做出了一些改良,准备作为庆祝大捷所用,可惜的是,自李世民率军破薛仁杲之后,就再无什么像样的胜利了,于是改良版的破阵乐就此闲置了下来。

因为李破搅局,李世民也没当成皇帝,于是秦王破阵乐就此没了影子,只不过历史这东西总还是有其惯性,到了这一年的正月,破阵乐还是完善了起来,并献到了李破面前。

这个时候的破阵乐和以前已是面目全非,配上了战舞不说,奏乐的间隙竟然还有旁白,用来叙述大唐开国前后的丰功伟绩。

歌功颂德之作,出现的时间也刚刚好。

李破看了看来了兴致,秦王破阵乐鼎鼎大名,他自然知道一些,只不过现在秦王李世民被他弄的失了踪,却还有人把破阵乐送到了他的面前。

于是他立即召少府监韦节等人入宫来见,就在太极殿中演练了一曲破阵乐。

少府早有准备,数十名选出来的矫健之士披甲持戈,在乐声之中不住的变换着各种阵型,时不时的还要怒吼一声做拼杀状。

这和常见的宫廷乐舞完全不同,是标准的主杀伐的战舞。

“有了此曲,可扬我大唐尚武之风,做的好……不过若能以战鼓,号角为之,辅以战阵,或更能震慑宵小,显我大唐武风?”

韦节上前道:“至尊之如此气魄,臣等望尘莫及,臣这便回去令人按诏行事……臣以为此可为小破阵乐,至尊以为如何?”

看着年过四旬,依旧俊秀如处子的韦节,李破觉着有些违和,不过论起来,这是一位铁杆的后党。

整日里不这不那的只顾着容颜美好如昔,李破待其也就不同于旁人。

当然了,这并不能阻挡李破得意的再当一回搬运工,“朕以边塞起兵,十年戎马,终告功成,此曲正合朕意。

歌功颂德,不如以诗辅之。

受律辞元首,相将讨叛臣。咸歌破阵乐,共赏太平人。四海皇风被,千年德水清。戎衣更不著,今日告功成。君看偃革后,便是太平秋。”

韦节等人相顾骇然,同时都在心里竖起了大拇指,那些传闻真切的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皇帝临兴而作,气势恢宏,皇帝果然是皇帝。

臣下们立即谄词如涌,恨不能马上执笔记录下来。

李破已经习惯了,脸不红心不跳的照单全收,小事一桩,云淡风轻,才能显得更加高深莫测。

……………………

这只是正月里的一个插曲,破阵乐再是恢弘,被后来人大书特书,于当世而言其实也不过是一项艺术成就罢了。

皇帝的关注点肯定不能放在这里。

韦节见皇帝兴致颇高,趁机进言,少府的白银用来铸造银宝,进度有些快,超出了少府的预期。

贵族们明显对这种轻便的货币很是喜欢,不说长安,晋阳,在江陵这样的大城中也已流通开来。

成都,汉中,江都等大城估计要紧随其后,这些地方都是贵族们聚集之所在,同时也是社会的风向标。

贵族们的用物很快就会普及到民间。

而时间太短,少府准备不足,白银短缺就在眼前,韦节琢磨着是不是铸些金宝出来,以应当前之急。

他明显没什么经济头脑,如果按照他的意思来,黄金和白银,铜钱的兑换必定会出现大问题,白银的短缺用铸造金宝可解决不了。

李破很快就抓住了重点,此事的根本原因不在于其他,而在于江南平定的太快了些。

李靖和武士彟在江右大力推行新钱,在排除了各地的阻力之后,成效越来越是显著,货币一旦流通起来,其势便无可阻挡。

这显示出了江右形势大好,这种时候少府可不能掉了链子。

而且这事不应该是少府报上来吧?

李破皱了皱眉头问道:“报上户部了吗?苏元宰怎么说?”

韦节立马知道自己有些多嘴了,他可不是来给苏元宰上眼药的,“前些日库官报上来的,正值冬日,臣还未报给户部知晓。

也是前些时官考,众人多有慌乱,怠慢了公务,直到年终查库的时候才发觉,是臣的疏忽,还请至尊责罚。”

李破看了他一眼,心说你还真老实,少府是有铸币之权,可责在户部,少府的白银不足,户部一无所觉的话,能脱得开干系?

你这把责任全揽在自己身上,苏元宰若是知道了,肯定要笑的打滚,也不会念你半点好处。

他不太了解韦节的为人,但对苏亶却是知之甚深……

李破立即就想把苏亶召来问话,可看了看韦节,心说就不欺负他了,先等等再说。

挥手斥退闲杂人等,只留下韦节在殿中,“朕记得年中时便已下诏,令各处尽快开采矿藏,银矿也在其中,现在情形如何你知道吗?”

韦节的能力还成,没有一问三不知,他胆量也不错,皇帝已有质问之意,可他还是捋着胡子不紧不慢的回道:“臣看了户部传文,前隋银矿有七十五处,因战乱之故,前些年尽都废止。

如今因至尊诏令开采之故,陆续复工的有二十五处,其他的估计还要等一等,主要是因为至尊严令不得擅起民役,以恢复生产为要务,加上各处都在免除税赋,就更是为难。

那二十五处大多都由战俘为工,所产也就不多,未能应少府眼前之急。”

李破满头黑线,这厮不会说话,竟然还怪到我的头上来了,看你长的好,朕先给你记一笔。

“金宝先放一放,还有没有旁的法子?”

李破对经济没什么研究,可架不住人家见识的多啊,觉着韦节铸造金宝的建议不太靠谱,这个得和苏亶等人商量一下再说。

现在他对韦节这个少府监的才能有了些怀疑,便来考上一考,如果答对的驴唇不对马嘴,韦节长的再好,与李靖渊源再深,屁股估计也得挪一挪了。

韦节恍如不觉,政治敏感性明显比朝中那些老狐狸差了许多。

可这个问题他确实思索了良久,此时便道:“以臣之见,因人力短缺之故,广开矿藏现在有些为难,不如着眼于大矿。

前隋时有所记载,宣城,鄱阳两郡山中有大矿,据说资有千万之数,那边气候也很合适,可以令人细察之,总以人力全力以赴进行掘采,或可解此燃眉之急。”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d58877bq39403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