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寒门状元 > 【第二〇六五章做买卖】

【第二〇六五章做买卖】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上元节。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

夜色降临,京城内火树银花,一派热闹景象。

京城主要街道,都开始进行上元节的庆祝活动,这天放花灯的人数不胜数,家家户户都在自家门前挂起灯笼,可惜北方尚未开冻,没法在河上放河灯,不过即便如此,京城内也是热闹非凡。

沈溪在彭余引路下,带着熙儿和随从走在繁华的大街上,欣赏完东四牌楼和东单牌楼之间的灯市,才收拾心情去见西域胡商。

“……大人,这次因为约定见面的地点在崇文门附近,品流复杂,而且那些西域商贾身边也带了随从,您还是小心为上……”

彭余把他知道的情况悉数告知沈溪,尤其提到安全问题,毕竟沈溪是他未来幸福生活的倚靠,绝对不能出事。

沈溪神色轻松,一路都在用后世游客的心态观赏沿街风景,听彭余说话时有些漫不经心。

过了东单牌楼,前方崇文门巍峨的城楼便出现在眼前。

沈溪抬头看了一眼,此时城门楼上正在放焰火,附近百姓几乎全都从家里出来了,散布于街头巷尾,仰头观看,不时发出一声声欢呼。

大街上虽然拥堵得厉害,但由于有五城兵马司以及顺天府、大兴县的衙差巡逻,没人敢闹事,秩序倒还算井然。

沈溪一行在人群中并不碍眼,没人拦路过问。

进入船板胡同,前面有人迎了过来,彭余上前接洽,很快来人中分出人折返回去通禀,彭余则过来跟沈溪回报。

“大人,已经谈妥,胡商来了,眼前这些乃是云当家的人。”彭余道。

沈溪点了点头。

京城算得上是他的主场,云柳手下三教九流无所不包,这些人平时上不得台面,但关键时刻却非常管用。

彭余带着沈溪一行进入泡子河附近的街巷,这里临河一带全都是屋宅,临近码头的位置一栋宅院前有人鬼头鬼脑四处打望。

“看什么?还不快开门?”

彭余跟了云柳一段时间,气势也起来了,虽然他在沈溪手下地位不及云柳,但也只是比云柳低一级罢了。

在彭余喝斥下,那些人打开院门,彭余这才领着沈溪入内,进到院子后里面仍旧漆黑一片。

彭余解释道:“云当家说了,这次大人接见西域商贾有些危险,所以选择的地点相对隐蔽,大人请放心,这周围遍布咱们的弟兄,就算有人追查到这里,咱们也有多条路径可以从容撤走。”

沈溪笑道:“看来你口中的云当家很有本事嘛。”

彭余陪笑道:“云当家确实很能干,小人很多地方要向她学习,才能更好地为大人效命。”

沈溪笑了笑,没再说什么,一行穿过一片回廊,又横穿几个院子,绕过一片树林,终于到了与胡商约定好的见面地点。

沈溪驻足打量一眼,这里是一处不大的四合院,他在心里大致推敲了一下方位,应该是京城东南与盔甲厂毗邻的沟沿一带。

……

……

院子里挂着两个灯笼,灯火并不是很明亮,主要是防止引起城中有司衙门注意。

虽说巡城官兵很难找到这里来,但毕竟这地方靠近崇文门城楼,城墙上总会有人巡逻,若是动静太大的话,难免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等沈溪一行进来后,院子里气氛突然变得紧张起来,一个汉话说得不是很流利的汉子霍然站起,大声问道:“谁来了?除了我们,莫非还邀请了旁人?”

“抄家伙!跟他们拼了!”

胡商显然因为之前被钱宁和张苑的人偷袭而杯弓蛇影,当看到陌生人前来,非常紧张,纷纷抽出刀剑戒备。

一名儒衫男子站了出来,“都说了是做买卖,当然会有大明的商人前来,如果你们不想交易,没人勉强。”

“我们走!”

众胡商一听这话,纷纷离座。

那儒衫男子脸色一变,似乎没料到胡商如此不识相,当即出言威胁:“走什么走,买卖没谈妥,谁也不准离开。”

“呜啦吧呀……”

那些胡商闻言脸色大变,旋即不再用汉话交流,而是用本族语言骂人,显然是觉得自己刚出虎穴又入狼窝,被钱宁和张苑的人逮住或许只是失去财产,比现在丢掉性命要好许多。

沈溪摇摇头,走到院子中央,朗声道:“既然是做买卖,自然要本着公平公正的原则……今日我请诸位前来,是要跟你们商议做一笔大买卖,谁不愿意只管离开,我绝对不会派人阻拦!”

沈溪地位卓然,一旦发话,原本阻拦去路的人立即让开道。

胡商初见沈溪,如临大敌,不过等看清楚是个连胡子都没蓄的年轻人后,顿时放下心中疑虑,不想走了……在他们印象中,京城有一种人跟沈溪的造型相似,那就是太监,如今大明的皇帝非常年轻,如此一来宫里年轻得势的太监也很多,全都不留胡子。

虽然沈溪的声音略显浑厚,但毕竟有部分太监是成年有了喉结后才净身,所以他们见怪不怪。

“来人是谁?在大明皇宫里是何职务?”

院子里这时又点燃两个灯笼挂上,光亮增加了些,不过互相间还是看得不那么真切,一众胡商纷纷揣测沈溪在宫里的地位。

沈溪朗声道:“愿意做买卖的,进屋子慢慢谈,不想做的,请自行离去……左右听我的吩咐,不得阻拦贵客。”

说完,沈溪先一步进到屋里,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的彭余留在门口,转过身来,面对一众胡商:

“你们这是遇上了贵人……本官给你们一个做买卖的好机会,除了你们手里的货物能卖出好价钱,还能低价购入我大明的特产……你们想好了,这买卖做还是不做?”

在场胡商面面相觑,但随即他们意识到,新来的年轻人发话,说他们可以随时离开,但能不能走成尚存在疑问,况且现在他们东躲西藏,手里的东西亟待出手,要是不问清楚如何个交易法,心里会一直不安稳,所以交头接耳略一商量,便一起往屋子内进去。

等进到屋子,房间四壁以及正中的书桌上已点燃烛台,灯火通明。

身着厚重皮毛大氅,看上去就像是暴发户的西域胡商鱼贯而入,他们的随从并没有准允入内。

沈溪仔细打量一番,来者一共十三位,全都是成年男子,以蓄胡子甚至络腮胡的居多,如此便掩盖了真实年龄,让人难以从其面相准确地判断其年岁,但沈溪也知道这些人就算年轻,却都是狠角色,习惯刀口舔血的生涯,甚至可能因利益与西域那些小国发生战争。

这些人之中,比较显眼的是走在前面的那位,个子很高,膀大腰圆,脖子上挂着条长长的金链子。

沈溪心道:“都道财不露白,这位为何反其道而行,好像故意要让人知道他财大气粗?”

戴着金链子的胡商问道:“这位兄弟,你的真实身份我们不想知道,感谢你向我们提供消息,让我们可以成功躲过官府追查,如果你需要我们提供报酬,只管说出来,我们做生意最讲诚信,你给予我们帮助,我们不会亏待你。”

这人汉话说得比较溜,声音厚实,带着京师口音。

沈溪暗自琢磨这胡商是否本为中原人,只是常年行走关外,饱受风沙摧残才变成现在这幅模样。

彭余冷笑不已:“这话未免有些看不起人吧?我们当家的岂会缺你们那千儿八百银子?当家的是要跟你们做买卖!”

“愿意跟我们做买卖的人多的是,你们未必有我们需要的货物……我们走南闯北,见过的好东西不胜枚举,就怕你们拿不出来!”

戴金链子的胡商神色间很是得意,摇头晃脑,对京师这边的商贾似乎不屑一顾。彭余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他不清楚沈溪要出售什么货物,只管负责传话,闻言只能把目光落到沈溪身上。

众人凝视下,沈溪从书桌后的椅子上站起来,朗声道:“你们见过的好东西或许很多,但再多也没有我多……别的你们或许不在意,但如果说我能帮你们买到大明最先进的火器呢?”

“哦!”

当沈溪这话出口,那些胡商不由惊叹起来。

就算他们口气再大,也没当前这位“年轻人”口气大。

一名年老的胡商站出来质疑:“听说大明新研发的火器很厉害,但你们朝廷对这些火器无比稀罕,怎会轻易卖给我们?难道你有关系和路子?我们不但要火器,还要制造图纸和工艺,如果你能给我们的话,随便你开价!”

他们刚开始话语中满是怀疑,但后来情不自禁便问起价码来,主要是眼前的年轻人提供的货物太过诱人。

这位爷提前获悉朝中权贵向他们动手的信息,可见手眼通天,越发笃定是宫里的太监。以他们的认知,这些贪婪成性的太监为求财,不惜把属于大明最高机密的火器拿出来变卖。

虽然在场胡商充满警惕,不过已经相信眼前的年轻人有资格跟他们做买卖。

沈溪笑道:“想买火器已经很困难,连图纸和制造工艺一起买的话那就是你们不自量力,让你们得到火器,是为了让你们抵御贸易线路沿途的盗寇,难道是为了危害我大明统治根基?”

“我们愿意出银子,或者你想要什么货物,我们都可以提供,条件尽管开!”胡商们目光无比热切,他们最想得到的东西,自然是新式火枪和火炮的制造图纸和工艺,不但能让他们赚到足够多的银子,甚至能让他们在西方成为一方土豪,甚至能改变地方态势,当上国王都有可能。

这些人为了得到大明的先进技术,愿意付出一切代价。

沈溪仍旧很坚持:“你们能买到什么,不是看你们想买什么,而是看我是否愿意卖!”

听到这话,在场胡商才知道原来眼前的年轻人并非见钱眼开,本来他们以为用利益诱惑,不想却碰壁,当下面面相觑,希望有人能开出更好的条件吸引对方。

带着金链子的胡商道:“这位兄台,就算你不肯卖制造图纸和工艺给我们,但至少卖些火器出来,让我们可以装备自己,以应对商路上层出不穷的盗寇吧?”

沈溪从这个胡商的反应,知道这些人对新式火器似乎并没有他们表现出来的那样感兴趣。

沈溪心道:“虽说新武器装备边军没多长时间,但西北兵马良莠不齐,武器在训练和小规模战事中折损不少,使得有人可以趁机动手脚,把武器变卖,这些胡商应该是通过关系,购买到了他们想要的火器,所以才对从我这里购买火器没有太大的兴趣。”

沈溪心里有数后,便知道该以怎样的方式跟这些人谈判。

沈溪道:“关于新火器买卖,可以放到后面说,不知你们手里的货物是否已经售出了?”

“出手了一部分,不过更多的还在找买家。”

金链子胡商道,“我们手上货物不少,你想买的话,能一次性吃下?恐怕你要拿出数万两银子才行。”

彭余站出来厉声呵斥:“你们存心敲诈吗?本来已说好价格,怎么现在突然涨价了?”

“货是我们的,想怎么卖便怎么卖,如果你们可以拿火器生产图纸和工艺来交换的话……”

这些胡商觉得沈溪对他们的商品有兴趣,又觊觎大明的火器制造技术,借机涨价,沈溪听了冷笑一声,道:“既然价码谈不拢,诸位可以请回了,在下可不会做亏本买卖……送客!”

“你……!”

在场胡商都没料到沈溪如此果断。

不过他们很快意识到一个问题,现在他们是在大明京师进行商业谈判,既然眼前的年轻人能阻止大明权贵对他们劫掠,必然背景深厚。

他们都在想一个问题:“不出意外的话,这个人是大明朝皇帝的亲信,在皇宫里有很高的地位,目的是来购买美女,又不想花太多银子……”

金链子胡商道:“阁下难道不想要西域美人?我们带了很多波斯美女到中原来,你们皇帝肯定会喜欢……”

沈溪笑了笑,开始佩服这些胡商来……他们做买卖非常具有针对性,知道现在大明什么东西值钱。

因为朱厚照贪玩好耍的性格,再加上现在大明王朝还算兴盛,权贵和巨贾为了迎合朱厚照,必然会想方设法送美女,就算不是皇宫或者豹房的人前来购买美女,也会有大把人前来买人,一来是投朱厚照所好,二来能对家中女眷起到保护作用,三来能暂时充实外宅,等需要用到人时再出手。

一举三得,何乐而不为?

沈溪摇头道:“你们错了,在下并非为皇宫或者豹房做事,你们开的价码在我看来是一点儿诚意都没有,那生意也就没法再谈下去了,至于火器交易之事只能延后!”

说完,沈溪转身往里间去了,不想再跟这些人有任何交流。

金链子胡商大声叫道:“大家好说好商量,生意嘛,肯定是要讨价还价,没必要一来就把事情说死吧?”

显然他们并不想就这么离开,一旦眼前这帮人翻脸明抢,他们可能什么都得不到,命还要搭在这里。

得不偿失!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iphone手机版免费小说请扫描下方二维码进入appstore下载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d58910bq31525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