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寒门状元 > 【第二四七四章一层层窗户纸】

【第二四七四章一层层窗户纸】

沈溪中午进的南京城,到正阳门内的公衙区跟南京户部、兵部、工部接洽完工作,太阳仍旧高悬于半空。

此时沈溪本可直接离开南京城,回营中过夜,但这边早就为他准备好接风洗尘的宴席,作为正主他实在是无从拒绝。

因为之前跟王倬和王佐的交谈中,沈溪已表明会去魏国公徐的中山王府拜访,所以完成公事离开户部衙门时,并没有执意要走,在众多人一番虚以委蛇的恭维下,沈溪终于决定前往赴宴。

中山王府位于夫子庙附近,距离公衙区只隔了三条街,坐车只需一刻钟。

当天中山王府非常热闹,徐虽在面子上跟沈溪过不去,但为了江南权力归属,只能在一些事上忍气吞声。

以徐的年岁,其实更在意的是沈溪少年得志,为自己身为徐达嫡孙却不得不屈居一介后生之下愤愤不平!

但实际上,徐对朝中位极人臣的沈溪带着莫名的敬畏,他口中说要跟沈溪划清界限,但其实还是老老实实听从徐程的建议,在府上设宴盛情款待。

沈溪到中山王府门口时,徐亲自带人出迎,他身后金陵勋臣和官员代表不下二十位,这还是在南京六部以及应天府和上元、江宁二县大量官员尚在衙门值守的情况下出现的状况,此外还有大量士绅没资格出迎,只能站在院子里边耐心等候。

从马车上下来的时候,同车的王佐对沈溪道:“南京礼部江尚书刚过世不久,如今朝廷未及定下接替人选,之厚若能跟陛下进言,记得提一下。”

沈溪到金陵城前,南京六部正好有一名大佬去世,乃是三朝元老、之前贵为南京礼部尚书的江澜,因江澜是在任上去世,本身南京礼部又是个养老的衙门,朝廷对于谁来接替江澜暂时没给出答案……这也跟如今皇帝不问朝事,谢迁跟司礼监掌印张苑互相扯皮、暗中相斗有关。

沈溪只是微微颔首,没有明确表态。

中山王府门前,徐带人上前来迎接,脸上带着客套的笑容。

比之在城外迎接更为隆重的是,出席的人除了官员和士绅代表外,还有大量百姓围观。此时中山王府大门外,鞭炮齐鸣,鼓乐喧天,舞狮、舞龙、走高跷等各种欢迎方式悉数出阵,俨然如同欢庆春节一般。

城外不能扰民,但在中山王府门前则并无太多避讳,徐程在安排迎接之事上显得很用心,生怕有所怠慢。

鞭炮声停歇后,徐上前笑着说道:“之厚,咱进去说话,江南父老乡亲对您领军前来平叛可谓寄予厚望,许多名人雅士都仰慕你的才华,待会儿介绍给你认识。”说完他抓起沈溪的胳膊,显得极为亲近,带着就往里走。

沿途不少人对沈溪行礼问候,有称沈尚书的,也有称沈大人或者沈少傅的,不过更多的人称呼沈溪为沈国公,俨然把他当作大明勋贵中流砥柱来看待。

以前沈溪官职再高,见到那些侯、伯还是要客客气气,毕竟这些人世袭罔替,在朝中属于超品的存在,不过现在他不用在意太多礼数,因为他的地位已远在这些人之上,只有徐勉强能跟他平起平坐,这还是建立在只将他当作国公的基础上,但实际上沈溪的爵位更像是空衔,他身兼的吏部尚书跟兵部尚书才是大头。

到了院子里,视线所及彩旗飞舞,大红灯笼随处可见,一副喜庆的模样。

宽大的院子里,除了官员跟勋贵外,还有大量士绅代表恭候,见到沈溪,纷纷簇拥过来,热情地自我介绍,也有徐代为介绍的,现场一片嘈杂。

沈溪礼貌地点头算是回应,看起来例行公事,不过这些人的名字他都详细记了下来,甚至还对其中一些人加以观察,发现一些小细节。

“之厚,酒宴设在正堂,里边请。”

徐拉着沈溪进到中山王府正院正堂,很多没来得及跟沈溪表示亲近的人想进去,却被王倬等人给阻挡在外,这时中山王府的家将和侍卫也出面帮忙维持秩序,略显混乱的场面这才得以控制。

沈溪跨步进正堂,徐侧首略带歉意道:“之厚,南京士绅都久闻你的大名,今日得见太过热情,你可别见怪啊。”

沈溪笑道:“怎么会呢?在下荣幸之至。”

“这就好,这就好。”

徐做出请的手势,指着前面一张圆桌道,“咱这就入席,不耽搁太长时间,之后还会有一些助兴节目……晚上别回去了,留在府上过夜,我会给你准备好卧房。”

沈溪摇头道:“在下习惯住在军中,所以不能在府上叨扰太久,请徐老见谅!”

旁边王倬笑道:“这怎么可以?既来赴宴,自是不醉不归,今天有好酒好菜享用,平时公爷可是不舍得拿出他珍藏多年的好酒来呢。”

“呵呵……”

一群人赔笑,在沈溪看来有些滑稽,当下笑而不语,在徐相邀下,坐到了当首的位置上,连徐都刻意让开主位,意思是不能跟沈溪平起平坐,如此一来便将沈溪捧到了很高的位子上。

至于其他人,按照各自身份和地位坐下,主桌还有几处空位,显然是在等散班后前来赴宴的六部重臣。

徐没有给沈溪斟酒,笑盈盈道:“知道之厚你要来,老夫专门准备了好酒,都是几十年陈酿,哦对了,还请了教坊司的人前来助兴,吴侬软语、弹词昆区乃江南胜景,你在北方未必能见到。”

王倬又在旁陪笑道:“魏国公近来总是在人前提及沈尚书,说跟你相见恨晚,此番会面定要好生款待。”

沈溪笑了笑,道:“可惜新任南京守备太监张永张公公未到,不然的话……倒是应该请他一起赴宴,免得徐老还要准备两场宴席。”

本就好像是在说笑,但此刻正堂内的气氛变得微妙起来,毕竟很多事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谁都知道徐是因何请沈溪,但因徐自己没跟沈溪说明用意,旁人自不会越俎代庖。

沈溪说的这番话好像是在窗户纸上泼水,现在不需要谁伸出手指去捅破,只要一阵风吹过便会自己破开一道口。

现在谁来当那股风,便成了最大的问题。

徐作为东道主,本来应该由他来接茬,不过他有许多避讳,只能缄口,如此一来旁边的南京兵部右侍郎王倬便被顶了出来,在场人中只有他能转圜话题。

果不其然,王倬主动打破沉默,道:“听说张公公已快到南京,若是沈尚书多停留一两日的话,想来可以遇到,到那时宴会必定更为热闹。”

“对,对,到时候老夫肯定会让二位贵宾满意而归。”徐接过话,脸上带着笑容,窗户纸纹丝未动。

在场之人本以为王倬和徐会吹这口气,谁知他们只是虚晃一枪,轻哈一口气,窗户纸上多了层雾而已。

沈溪道:“在下也听说张公公快到江南,此番他是以司礼监秉笔兼提督东厂太监之身而来,不知他到来后,这南京兵部尚书的空缺,是否也会被朝廷直接定下呢?”

这边的窗户纸还没捅破,沈溪又把另外一扇窗户上泼了一盆水,在场之人都没料到沈溪会开诚布公,因为大多数人跟南京权力之争没有直接关系,他们只是作为宾客来赴宴,故此他们对于沈溪说的话并不感冒。

徐道:“之厚,其实老夫之前已上奏朝廷,王侍郎资历深厚,以文臣领兵,历任贵州、琼崖兵备副使,又担任过广西按察使、广东右布政使、四川左布政使等职,在南京兵部右侍郎位上已有六载,打理军政事务井井有条,老夫希望跟他通力合作,管理好江南军队,防止倭寇从沿海往内陆蔓延。”

王倬马上表态:“正是如此,下官希望稳定南直隶以及浙江地方,为沈尚书平定海疆打下坚实的基础。”

之前那层窗户纸没有被捅破,倒是有关南京兵部尚书这件事,徐和王倬把话挑明,甚至有点自爆的意思,若他二人不说出来,旁人就算知道他们在私下里有所商议却没有实锤佐证。

本来南京兵部尚书跟守备勋臣间存在竞争关系,现在二人私下协商,若真让王倬来当这个兵部尚书,很可能会出现结党营私的情况。

这显然不是朝廷希望看到的结果。

所有人皆不言,王倬和徐笑眯眯地看向沈溪,等候答复。

但沈溪迟迟不说话,反而拿起茶杯,凑到嘴边轻抿一口。

王佐有些着急,连声问道:“沈尚书,您有何看法,但说无妨,其实在场皆不是外人。”

沈溪环顾一圈,笑了笑:“诸位希望在下评价什么?这朝中事务,本由陛下钦定,朝议会给出妥善的安排……在下刚到江南,岂能喧宾夺主?”

徐和王倬刚才还表明决心,这会儿都显得有些尴尬。

王佐无奈地道:“沈尚书到底非只是兵部尚书,更兼吏部尚书之责,沈尚书的话,相信陛下会听从几分……如今正是江南平定海疆之乱时,听说张公公也得陛下御旨,协同您办差。”

“是吗?”

沈溪笑着反问一句,“在下尚是第一次听闻,却不知这消息是否属实。”

徐道:“应该属实,况且就算张公公不相助,难道老夫还能不帮之厚你不成?都是为大明江山社稷出力,只可惜老夫已过花甲,不能提枪上阵,若不然能跟之厚并肩作战,岂不美哉?”

徐说得那叫一个豪气干云,仿若真的希望跟沈溪一同上阵杀敌,旁边有人称赞:“徐老公爷老当益壮,真乃我等楷模。”

沈溪面带笑容:“徐老若真心报效朝廷,年龄不在话下,不如在下成全,上奏陛下请徐老随军一同出战,我们老少二人共同扫灭倭寇如何?”

“啊!?”

徐没料到沈溪会顺着他的话说事,好像是成全他,但其实这番话更像是不识时务的讥讽。

徐没回答,因为根本没法回答,说好不是说不好也不是,刚才还表明雄心壮志,这会儿推辞不去等于是打自己的脸,他望向沈溪的目光充满怨责:“你这年轻人怎这般不懂人情世故?我说要跟你并肩作战,不过是客气两句,你还当真了?”

而沈溪笑盈盈望着徐,目光好像在回应:“你身为魏国公,永镇南京,应该知道什么是言出必行,没人跟你言笑。”

王倬赶紧打圆场:“徐老公爷年事已高,身体不济,近来更是连续染病卧榻,怕是无法跟沈尚书这般年轻力壮的人同上战场。”

徐顺势道:“对对,老夫身体不比当年,年轻那会儿就算不能做到力能扛鼎,也曾在疆场纵横驰骋,保我大明太平……可惜岁月不饶人,不许将军见白头啊!”

“是,是!”

一群人又在附和,不过这次声音明显比之前小许多,显然都看出来了,沈溪跟徐并不是一团和气,更像是处处挑刺。

徐在南京地位虽高,却无法影响中枢,属于地头蛇;沈溪则是过江的强龙,无论是勋贵还是文臣武将,要他们在沈溪跟徐之间选择站位,也知道该巴结沈溪这个年轻有为并且位极人臣的皇亲国戚。

沈溪年纪轻轻便身兼吏部和兵部尚书,可以给他们甚至子孙后代带来实质性的好处,况且沈溪在江南缺少羽翼,此时附庸的话说不定有奇效。

反观徐,年老成精,身边跟班无数,想让徐信任实在太难,也就是现在置身中山王府,需要客套应对,否则他们宁可不理会徐,而专心巴结和逢迎沈溪。

面对徐貌似真诚的推搪之言,沈溪认真说道:“徐老若跟在下出征,不必顶在第一线,只需稳坐钓鱼台,在后方运筹帷幄便可,有徐老疆场厮杀经验,还有一批徐老带出来的精兵强将,在下平海疆更有信心。”

很多人看着沈溪,忽然明白沈溪为何提出要徐上战场,不单是表明立场,更是为整体战局考虑。

“沈之厚虽然厉害,但战功主要是在北方跟鞑靼人作战时得来的,擅长的是陆战,这与南方船战、海战不同,不是有人说过他麾下兵马不习江南水土么?或许他想借机跟魏国公提出征调人马,而未必是要存心为难人。”

徐也像是明白沈溪的苦衷,心中反而多了几分得意,暗忖:“你沈之厚再能征善战,到了江南地界,还不是跟无头苍蝇一般?现在想起我能帮你忙了?”

徐严肃起来,轻捻颌下胡须,道:“之厚,不是老夫拒绝你,实在是江南地界久不逢战事,将士懈战之心严重,突然让他们去跟倭寇作战,恐怕力不能及啊。”

沈溪笑道:“徐老的话,在下不是很明白,在下其实只希望徐老一人随军,由徐老在军中稳定大局!”

“啊!?”徐刚提起一点气势,觉得自己稳压沈溪一头,却未料马上又被沈溪将了一军。

感情沈溪不是要跟他借调人马,而是要征用他这个人,徐之前还不肯定沈溪是在为难他,现在几乎可以肯定沈溪就是来给他找麻烦的,心想:“我这把老骨头上战场有何用?真能起什么稳定大局的作用?你骗鬼呢!分明是想折腾老夫,或者是想把我调出南京,方便你控制南京权柄吧?”

“之厚,你!”

徐愤而起身,指着沈溪,面露恼色,真情流露。

但等他发作后才意识到场面并不合适,王倬跟王佐赶紧起身规劝,王倬打圆场道:“其实沈尚书是对徐老公爷您寄予厚望……他是年轻人,对于江南环境不那么熟悉,希望得到徐老这样德高望重的前辈相助,这是尊敬您老哪。”

王佐也道:“沈尚书或许是不太习惯于水战,所以想跟魏国公您求教。”

徐意识到自己失态,哪怕沈溪真的是讥讽他,但说的话都是为国为民,甚至还有求教之意,不能说你表达了想上战场的意思别人就此有所发挥,你就跟人吹胡子瞪眼,而且那人还是你的顶头上司,关乎你在江南地位稳固的强龙,你个地头蛇激动个甚?

“咳咳。”

徐咳嗽两声,涨红着脸,显得很尴尬,勉强一笑,“之厚你别误会,老夫的意思是想去给你拿几坛好酒……你们先继续,马上就要开席了,老夫进内堂一趟,拿了好酒便出来。”

这话说出来,谁都知道是糊弄人的,但在场之人谁也不敢随便评论眼前事,有人偷瞄沈溪,却发现沈溪面带笑容,好似全无感觉,这个年轻人在中山王府也可以做到反客为主,实在是厉害。

“徐老公爷,是否需要相助?”王倬问道。

他自然不是去帮徐拿酒,而是想进内堂跟徐商议对策,不过徐却没领会王倬的好意,摆摆手:“王侍郎留在这里陪客,老夫去去就来。”

说话间,徐面色多少有些狼狈,往内堂去了。

在场之人面面相觑,气氛变得微妙而尴尬,鸦雀无声……魏国公离开后,有资格跟沈溪对话的只剩下南京户部尚书王佐,别人都不想掺和进沈溪跟魏国公的纷争。

王佐拿起茶壶,笑着招呼:“沈尚书,老朽给您敬茶,这是替大明百姓感谢你平靖北疆,又扫灭中原叛乱,力保大明四海升平!”

沈溪起身笑着应了,点头道:“那就多谢王尚书好意了……在下会继续努力,争取早日平定沿海倭寇,保江南百姓安居乐业。”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d58910bq338244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