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御九天 > 【第二百九十一章北方兽人】

【第二百九十一章北方兽人】

魂虚幻境的预算开启日一拖再拖,圣堂弟子内部该打的、该争排位的也都已经争得差不多了,和自己排名靠近的家伙是个什么水平,大多数心中也已经有数,位置已经固定,相互间很难再动得起手来,可也总不爱闲着,于是龙城就成了圣堂弟子现在最爱去的地方。

那边战争学院的情况大概也都差不多,两边现在立刻找事儿不至于,可也没带怂的,多了解观察一下对手总不是坏事。

当然也不乏有人大打出手,多半都是那些排名两三百左右的,这群人正无比渴望要证明自己,说白了就是想出风头,而超一流和一流的出手就显得谨慎的多。

每天都有龙城那边的消息传回来,谁谁谁又被虐了、谁谁谁干掉了战争学院的某某高手,少则一两场,多则五六场,赢的人回来自然是风光无限、成为焦点,输的则就惨了,轻则遭人白眼,重则被后面涨了点信心的挑战,因伤丢掉排名,闹得不亦乐乎。

老王对这些事儿统统敬谢不敏,呆在宿舍里啃啃麻辣兔儿头它不香吗?干嘛要出去招摇呢?

做人就是要老实,要低调!

千年的王八万年的龟,趴着不动才能活得最久,人生这么精彩,可千万不要脑子一瓦特就去白送了。

当然,这是对自己的态度,对玫瑰的其他人,老王就是一身的勇武了。

“老黑你又要去龙城?龙城好啊,山清水秀的,高手又多……你尽管去揍,反正打死了也不用负责!”

“摩童师弟啊,你看你好歹也是堂堂八部众高手,怎么能成天跟家呆着这么没追求呢?去,龙城逛逛去,学学人家老黑,去找找事儿,每天不打他个十架八架的,你也好意思说你自己是勇武的摩呼罗迦?”

“坷拉啊,你觉醒也有段时间了,天天跟黑兀铠那么死练有什么用?真正的实力还是要靠实战场上打出来的!现在可是最后的积累机会了,真等进了魂虚幻境才发现自己缺乏实战,那可不行……”

“温妮啊……得,当我没说!”

老王兴致勃勃的一个个劝说着,年轻人嘛,就是要多拉出去溜溜,结果就被摩童怼了一句:“咱们都去了,那你干嘛呢?”

“我要留在这里指点范特西!”老王一身正气的说道:“阿西八这个暗黑缠斗术还欠缺一点火候,得多练练,这两天可是把我累坏了……没事,师弟,你们不用管我,这种脏活累活,当然是由我这个队长来了。阿西八!”

“在!”范特西老远就听到他的声音,兴致勃勃的走过来,阿峰最近转性了,这两天的日子过得那叫一个舒坦:“阿峰,怎么着,今儿咱们是先去酒语烧烤还是足浴房?我跟你说,那个沙族按摩的手艺不错诶,我这两天走路都贼轻快,八十七号!要不你试试?”

尼玛……摩童瞪大了眼睛。

“说的什么话?这一天天的,就知道玩!”老王眼睛一瞪:“大敌当前,怎么能这么松散呢?当我跟你说笑呢?训练场走起,今天我可是给你排满了任务,我这个队长真是为你操碎了心……”

……

龙城的街道上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清,两边的弟子最近虽然都往这边钻,但龙城说大不大,好歹也住着上万人口,几百人扔进来就跟泥鳅入海似的,也没那么容易就碰上。

黑兀铠正独自坐在一间小店里小酌,最近还真是有点喜欢上麻辣兔头和五毒酒这独特的味儿了,摩童等人本来是要跟来的,但被老黑轰走了,相比起群殴,他更喜欢单挑,猎杀真正的高手。

这几天在街上碰到的战争学院弟子不少,可惜却没什么人肯来招惹他,九神的人显然也有刀锋这边的资料,排名第三的夜叉高手黑兀铠,即便是战争学院的人再狂,也都得掂量掂量。

说白了,高手都有顾忌,也都爱惜羽毛,而那种高不成低不就的又不敢来招惹黑兀铠这个级数,在这边逛了两三天,愣是一场架都没能打起来。

小店里的视野很好,黑兀铠坐这里正好能将这附近半条街区都看个一清二楚,四周的声音自然也逃不过他耳目。

“夜叉族的黑兀铠……”

“之前在龙城剑劈符文炮的就是他?”

“夜叉狼牙剑,嘿嘿,好大的名头!”

“你不想去试试?”

“呵呵,兄弟这排名低了点,还是等着看好戏得了!”

正在悄悄打量着他的人不少,光是这小店里就有两拨战争学院的弟子,都在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黑兀铠笑了笑,他是来找事儿的没错,龙城试炼有点枯燥乏味啊,一般低排名的人根本不敢挑战他,而且水平差的他也真的没兴趣,相比圣堂和九神的仇恨,八部众的代入感不强,他们更在意的是提升本身。

该来的迟早会来,要是不来,惦记也没用,权当过来享受美食了,静静的等待即可。

“老板,再来壶酒。”黑兀铠直接就无视了旁边那两桌,喊了一声。

“一个人喝酒,不嫌太冷清了些?”

嗡嗡嗡的店里微微一静,只见一个面容俊秀的男子走了进来,他穿着一身血红色的战争学院长袍,他笑着走到黑兀铠的对面:“不如我来陪你。”

旁边战争学院那帮人顿时眼前一亮:“血妖曼库!”

“正主来了,有好戏瞧了!”

黑兀铠笑了笑,抬起头来:“求之不得。”

两人说是喝酒,可却谁都没动,此时四目相投,氛围顿时凝固,轰……

几乎是瞬间整个酒楼炸裂,血雾笼罩了整个战场,这是九神那边排名第四的超级高手,拥有特殊鬼种——血鬼的超一流高手,传说是拥有不死之身的存在,大战吸引了无数的人,可是血雾之中什么也看不清,有试图靠近的人,沾染了一点血雾就像是被火烧了一样。

身处血雾之中的黑兀铠十有八九要遭中啊!

其实武道家最怕的就是妖异能力,根本不需要刚正面,玩就玩死了。

血雾翻腾,时不时的有破空刺啦的声音,也就是几分钟之后,一声惨叫,血雾四散炸裂,沾染的人剧痛着四散逃窜,一道影子贴地飞行迅速消失在远方。

半响,人们才探头探脑的出来,却发现,黑兀铠依然坐在椅子上,出了他的那一桌周围都是废墟了,有几个没来得及跑的人已经化成了干尸,显然是被雪妖曼库给吸收了。

黑兀铠的夜叉狼牙剑已经回鞘,慢悠悠的给自己倒了一杯,露出一丝满足,这样的对手很有意思啊,可惜了,没有跟自己一决生死的勇气。

地面有一道深邃的剑痕,和奇怪的紫色血液,人群中有几个人瞳孔剧烈的收缩,这已经不是惊讶,而是惊悚了。

血妖曼库,拥有鬼种特殊种——血鬼,可以通过别人的血液治疗自己的伤势,不仅如此,还有一手可以躲避任何攻击的魂霸技能,堪称整个龙城里面最难缠的对手,而这样的人,竟然被黑兀铠一剑重创?只有逃跑的份儿?

………

黑兀铠当街重创九神的血妖曼库。

消息很快传回锋芒堡垒,所有人都惊呆了。

夜叉族当年圣战的时候就号称第一勇武,讲真,没经历那一切的圣堂弟子心里大多都是不服的,圣战靠的是人类而不是八部众,可偏偏把八部众都捧上了天,凭什么?即便他赢了赵子曰,可那也不是赢了人类圣堂中的最强者,赵子曰在十大里排名第九,上面还有七个没出手呢!谁知道黑兀铠到底有没有资格排在第三?

但现在情况却不一样了。

血妖曼库可是在战争学院排名第四的高手,但却依然挡不住黑兀铠前进的势头,铠神霸气四射,对方也只是勉强逃窜,甚至连铠神的极限都还没有逼出来……

如果说训练场上的切磋有诸多影响胜负的因素,那这实实在在没有规则的狭路相逢,那就谁都不能在这战绩上再去抹黑了。

人们现在关心的已经只有一个话题。

铠神的极限究竟在哪里?

各种热议,黑兀铠一下就成了两边最受关注的人物,王峰美滋滋。

带老黑来果然是最明智的决定,照着老黑这势头下去,自己的各种后手总算是能排的上用场了。

……

堡垒里的每个人都在抓紧一切时间尽量的提升自己,战队里每个人也都有自己的事儿,就连平时对这些事儿从不上心的温妮,最近两天不是训练就是去龙城那边找事儿,活跃得不行。

坷拉觉得自己也该动起来,训练什么的就算了,临时抱佛脚没太大意义,相比起这些,她更缺乏的是和高手间真正的实战。

可来了这边才发现事情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

现在龙城两边最活跃的是那些排名两百左右的,寻的也都是排名和自己差不多的对手,本身四百多位的排名,让战争学院的人对坷拉完全没有兴趣,甚至都不认识,自然没人去招惹她。

兽人那早已习惯了低调的性子又让她并不擅长挑事儿,在龙城里逛这两天毫无收获,感觉完全就是浪费时间了。

要不然,明天还是和温妮一起?

产生这想法,让坷拉有种小小的挫败感,又有点自恼,离开大家,自己竟然连这么一点点小事儿都做不好。

她甩了甩头,决定将这种逃避问题的想法抛之脑后。

还是得自己主动去找事儿,兽人怎么了?兽人就该缩着脖子等别人找上门来,然后再被动的反击?

若是连自己心里都没有平等的想法和勇气,那还谈何改变兽人在大陆上的地位。

坷拉的眼神渐渐坚定起来,她在锋芒堡垒里看过比温妮那份儿更详细的资料,那些排名四百左右的,正是适合自己挑战的目标。

她的目光重新在街上搜寻……嗯,那是?

那是一个身材高大的家伙,金黄色的铠甲,脸上干干净净,但一头被兽人所钟爱的蛇辫,以及额头上那个金黄色的倒三角印记……独特的倒三角印记,对兽人来说是绝对的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那是奥布家族的族徽,而金黄色……

坷拉的瞳孔微微一收,这是个兽人,而且还是一个相当有身份的兽人!

那男子正带着几个年轻的兽人朝这边走过来,明显也看到了坷拉。

讲真,那高挑野性的身材、极具兽人特征的立体五官,即便对其他种族的男人来说也是极具吸引力的,让人对她忍不住升起一种狂野的欲望。

而对兽人来说,血脉的觉醒则是入围皇族法眼的基本条件,许多觉醒的女兽人会变得比以前更加强壮粗犷,甚至可以变身成巨兽,而像坷拉这样觉醒后反而更美的,那就绝对是极品中的极品。

那兽人男子的眼中透射出一丝惊艳和欣赏,但随即,他就看到了坷拉身上的圣堂服饰。

兽人男子微微一愣,随即摇了摇头,有些遗憾也有些蔑视,他在坷拉面前停住了脚步,脸上微微一笑,伸出手去手掌朝下。

这是兽人的抚额礼,是上层的兽人贵族向他的奴隶表达恩赐的一种奖励,被抚额的奴隶将会感受到莫大的荣幸。

对方显然是认出了她兽人的身份,可坷拉的瞳孔微一收缩,目光朝那男子平视过去,眼中没有丝毫的畏惧,更没有作为一个奴隶的觉悟。

“跪下,你面前的是奥布王子殿下!”

不等那男子开口,旁边一个女兽人已跨前一步,厉声呵斥。

她长着一头狮子般蓬松的金色长发,身材比普通的男兽人更加高大强壮,丰满的胸脯练得几乎像铁块一样的四四方方,她的眼神居高临下,傲慢的看向眼前这个来自南方的兽人。

她是北境的兽人贵族,她有高傲的本钱。

兽人的祖地就在北边的九神境内,刀锋这边的兽人都是当初从九神流落出来的分支,血脉上一向是北贵南贱,别说坷拉这样不知名部族的武姬了,就算是刀锋兽人部族的所谓‘皇族’,其引以为傲的祖神血脉,在北方兽人贵族的眼里也只是被玷污后的残次货而已。

而像眼前这种觉醒后居然变得更加‘拟人’的,一看就柔弱不堪,那正是血统不纯的象征,也就只能吸引男人的注意,更是玷污了兽族罪该万死!

坷拉没有吭声,眼神变得有些冷冽,魂力在她身上飞快的聚集了起来。

感受到这个南蛮兽女澎湃的魂力,那金发兽女一声怒喝:“大胆!”

轰!

蒲扇般粗大的手掌握拳,没有丝毫花哨,猛的朝坷拉冲来。

来自对方的威胁驱散了坷拉眼中仅有的一丝迟疑。

力量很强大,隔着半米外都能感受到那恐怖的拳压,但同样的一拳,比起黑兀铠,这兽女的动作却慢了不知道多少倍!

呼!

她猛一蹲身,拳头擦着头皮冲过,将她的长发带得四散扬起,那兽女显然并不只是会蛮力,一拳落空,紧跟着便是一腿从下面撩了上来,却见眼前身影一晃。

咻!

坷拉蹲下时四肢伏地,强健的肌肉让她的身体此时舒展得宛若矫健的猎豹,身体一张,身体朝左侧飞速扑让,快得就像是一道残影,紧跟着一个折向,朝那兽女正面杀来。

“贱奴!”女兽人大怒,这贱奴躲也就算了,竟然还敢还击!

她双腿一沉,整个人的力量全都汇聚于手臂间,只见那手臂上有粗壮的青筋跳起,瞬间粗壮了一倍。

轰!

她对准冲来的坷拉轰出一拳,恐怖的拳压竟形成一个肉眼可见的空气波,轰然射去。

坷拉四肢伏地宛若猎豹,对身体的控制超乎想象,高速冲刺中竟还能瞬间朝左侧飞速让开,可那兽女双目赤红,拳速极快,眨眼间已是接连七八拳轰出。

轰轰轰轰!

肉眼可见的空气波追着躲避的坷拉接连轰去,‘砰砰砰砰’的在地上炸开,留下一个个拳头大小的浅坑,可这出拳的速度竟然还比不上坷拉闪避的速度。

她身体的协调性太好了,就像是一只真正四肢灵活的妖兽,身体弓曲间,接连已是七八个折向,眨眼便窜到那兽女的下方,一道精芒从坷拉眼中闪过,借着冲势双手猛然倒撑,双腿一曲,整个人收成了一团,紧跟着全身弹起,所有的力量都汇聚于双腿朝上狠狠蹬去。

轰!

女兽人一惊,下意识的仰头想要避开,可这一蹬腿的速度实在太快,被蹬中下巴,庞大的身躯生生被打得冲飞起,仰后翻倒。

可随即,魂力爆发,已经后仰起来的身体一挣,强行控制住,倒挂起来的双腿猛然发力一蹬,感觉是踢中了。

轰!

两道人影在空中飞速分开,那女兽人借助蹬腿之力控制住身体,忍着下巴碎牙的剧痛,一个后空翻稳稳落地。

她全身的毛发都倒竖起来,双目赤红、发出怒吼,抬手便是破空拳,想要击打那个被反蹬到空中的目标。

可还没等那破空拳的威力凝聚,她的瞳孔猛一收缩,只见被反蹬到空中的坷拉完全没有受伤的样子,甚至根本就没失去平衡。

她此时在空中上身后仰,身体如弯弓,已经拉伸到了极限,左手横臂保持平衡,下摆的右手中则是有一道金光在凝聚。

滋啪!

一根裹挟着雷电之力的灵魂标枪猛然从她右手中伸展开。

“吼!”

一道淡淡的电流从坷拉的双眸间闪过,两只眼睛都在瞬间变得炙白,她发出怒吼,拉伸的身体猛然一收,借助全身的力量,就像拉满的弓弦弹回,手中的灵魂标枪化为一道闪电朝着那女兽人破空而至!

轰!

女兽人眼中的愤怒只在顷刻间便已化为了惊诧。

速度不是她的强项,但顷刻间的爆发却不在话下,身体朝左侧强行一扭,看似已避开。

可女兽人的瞳孔此时却猛一收缩,那标枪竟在空中微微变了个向,尽管变向的弧度很小,但终归是变了,朝着她躲避的方向!

唰!

血雾在她右肩上喷射,半边肩肉都被直接刮起,闪电标枪嗡的一声擦过,狠狠的插入她身后的地面半尺有余,枪体是纯粹的能量构成,此时正在逐渐消失,但却仍旧还在发出嗡嗡的震颤之声,渐渐归于虚无。

右肩的剧痛,女兽人又惊又怒,这样投掷的攻击竟然还能在空中变向?

她瞬间就明白,刚才那一蹬腿,对方在她下巴上已经留下了宛若‘印记’一般的魂力标记,残存的力量与那灵魂标枪遥遥相吸,仿佛就像是锁定了目标,给标枪牵引了方向!否则,她一开始时就已经可以用这招,完全用不着第一时间特意靠近过来。

她眼中满满的全是不敢置信的愤怒,拥有高贵血统的自己,竟然被一个卑贱的南方兽人打伤了!

“吼!”她狂吼一声,压根儿就没在乎肩上的伤,魂力、血脉力量都在瞬间暴涨,根根肉眼可见的青筋在她体表、额头处鼓胀了起来,狰狞可怖!

这次绝不会再有丝毫的大意,她双眼赤红的正要再度冲上,可一只大手此时横向拦了过来,也没见怎么发力,轻易便将那正全力爆发的庞大身躯牢牢拽住!

是那领头的奥布一族兽人男子。

“奥朵姆,退下。”他淡淡的说道。

平静的语气,却有着至高无上的、不容反驳的威严。

女兽人奥朵姆已经陷入近乎狂暴的眼神迅速的清醒过来,充盈全身的血脉力量和满脸的愤怒都在顷刻间消退。

她在兽族中的身份不低,但远不能与眼前这位想比。

奥朵姆恭恭敬敬的微一欠身:“是,奥布洛洛殿下!”

奥布洛洛连看都没看她一眼,只是淡淡的看向坷拉,这个女人刚才在空中拉伸的那一瞬间很完美,玲珑的曲线让他想起了一些奇妙的姿势,杀掉真是太可惜了。

他冲坷拉再次伸出手掌。

第二次抚额礼,这对一个高傲的皇族来说,已经是最大限度的耐心了,这个南方的女兽人,血统或许肮脏,但不可否认的是,她很美,可以成为一件精美的玩具。

一丝威压从他身上自然的散发出来,奥布洛洛微笑着对坷拉说道:“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j92981bq6834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