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御九天 > 【第三百零一章狩猎】

【第三百零一章狩猎】

安弟脸上充斥着绝望,猛然停下了脚步,嘴里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眼睛死死的盯着追上来的火巫。

以自己的伤势,再跑下去,只怕不用对方动手他就得先累得伤势全面发作、直接玩完儿,还不如稍作喘息、困兽犹斗和对方拼了,就算死,好歹也要咬那仇人一块肉下来。

那火巫也是一个急停,他的体力状况要比安弟好得多,但胸口也仍旧是在微微起伏着,气息不平的样子:“操,让我追了半夜……跑啊,你再跑啊!你怎么不跑了?”

安弟不回答,只是抓紧时间喘息着,疯狂的聚集着体内已经所剩不多的魂力。

对面那火巫呸了一口,一团火球猛然在他手上扬起:“老子现在就……”

他话音未落,冷不丁的听一个声音在黑暗中懒洋洋的冲他喊道。

“喂。”

那火巫和小安显然没想到这附近居然有人,两个都微微一怔,朝那出声处看过去。

只见前方的黑暗中,一个家伙懒洋洋的走了出来。

借着空中的月光,两人定睛一看,只见那人嘴里叼着杂草、两手插在衣兜里,腰间那柄名震天下的长剑别得就像是烧火棍一样的随意。

他眯着眼睛掏了掏耳朵,一脸慵懒的看向那战争学院的弟子:“谁在大呼小叫,吵到老子休息了!”

那火巫呆了,瞧这家伙毫无魂力反应,可态度却狂傲至极,而且这造型、这姿态、这气势,九神这边的人再清楚不过,夜叉黑兀铠!

原本还挺有威势的火球在他手上悄无声息的就熄灭了,跟没出现过似的,气氛陡然凝固。

‘咕噜’

那火巫咽了口唾沫,脑门上眨眼间就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紧张得连身体都隐隐有点发抖,心脏咚咚咚的狂跳。

“啊……对、对不起!”

他下意识的应了一声,这瞬间竟然感觉有种强烈尿意,让他忍不住夹紧了双腿。

老王轻蔑的瞥了他一眼:“你排名多少?”

“三、三百九十一。”他好不容易才强自镇定下来,用颤抖的声线回答。

“垃圾!”老王轻蔑的说道:“滚!”

那火巫一呆,面对如此的侮辱,居然没有感觉到半分恼意,反倒是瞬间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还好……还好对方是黑兀凯!高傲的八部众,夜叉族的怪癖大家还是知道的,傲得一匹,要打就打顶尖高手,懒得搭理他这样的弱者才是正常。

自己还真是急中生智了一回,他其实排名三百二十,刚才下意识的说低了些,要是老老实实说高点,没准儿人家就觉得他值钱了……

那火巫一抱拳,本来是想交代两句场面话,可想了想终归还是给憋了回去,听说黑兀凯的剑从不轻易出鞘,出鞘必见血,自己别哔哔得人家改了主意,那就麻烦大了,他转过身,逃命似的飞奔而去,速度竟然比刚才追安弟的时候还要快上好几分。

杀身之祸瞬间消散于无形,小安本来都做好死的准备了,这时候也是死里逃生充满了感激,正准备走向黑兀铠道谢,却见黑兀凯连看都没看他一眼,转过身便自顾自的走了。

小安这才回过神来,对方大概就是顺手的事儿。

黑兀凯他是见过的,玫瑰的人,想起玫瑰刚到锋芒堡垒的时候,自己还和队长阿育王一起找过他们麻烦,现在却被黑兀凯救了性命,小安的脸微微有点红,心里也有点五味杂陈。

他鼓起勇气冲黑兀凯离开的方向说了一声:“谢、谢谢!”

可却没听到对方任何回应。

小安有点羞愧,从怀里摸出魔药服下,原地休息了一阵。

伤势有点严重,但在魔药的帮助下总算控制住了,他怕那火巫重新找回来,本是想要追着黑兀凯的方向过去,但想了想,终归还是没脸,转过身匆匆忙忙的朝另一个方向迅速离开。

等这家伙都走了,老王才从阴影中显出真身。

面具已经取下,他拍了拍胸口,赶紧窜回树洞里,把伪装重新做好。

这招好用啊,还是老黑牛逼!

老王掏出那面具,爱不释手的仔细端详了一阵。

卧槽,老黑这名头是真的够响亮,随便吓唬吓唬就能退敌,都不用动手,装逼感十足,忒特么过瘾了,这才是主角应该的进场方式。

老王美滋滋,事实证明,这招是好用的,当然,前提是对方的排名不能太高……还有,不能遇到像奥塔那种无脑莽的憨货!

避开这两种,那就是一招鲜吃遍天了!

老王把玩了一阵,将面具收起,又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冰蜂的视野上。

这时夜已经渐渐深了,照时间推算应该是接近午夜的时候,头顶的那两盘圆月好像开始在出现一些轻微的变化。

似乎变得稍稍黯淡了一些,不似之前那么明亮,空气也变得愈发的清冷,整片大地仿佛都笼罩起了一层淡淡的阴霾,大地上那原本并不多的幽光,此时在冰蜂的视野中开始愈发的显眼,似乎增多了一些。

老王缩了缩脖子,拉了拉裹在身上的被子,再检查了一次树洞的伪装。

虽然哥们儿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但是……

奶奶的,可别出什么怪事儿才好!

……

沼木,水汽从树叶蒸腾,化成蛛丝般的雾线,在空中网状的摇曳,散发着阵阵异香,这便是沼雾。

一只蝴蝶顺着香味闯了进来,迷茫的撞上了一堆雾线,一刹那,网状的雾线便由虚化实,一个收缩,将蝴蝶网进了沼木当中。

肖邦看着这奇景,魂力化成一束微风,轻且柔顺的推开这些沼雾,然后快速的穿行过去。

“啊!”

一声惨叫传来,肖邦身形稍微凝滞,魂力化成的微风稍稍变向,朝着声音的方向奔去。

越过一丛巨大的沼木,眼前豁然开朗,泉水流涌成溪,沼木捕猎的雾线,以溪为界,不越雷池。

正被他追杀的目标,在泉溪的另一边,也许是一时放松了警惕,让他没有发现在泉溪中暗藏着的危险,一只虎巅的水獒狼咬住了他的咽喉。

应该是及时运转的魂力让他没有立刻被咬断喉咙,但是,水獒狼的利爪在他反抗之前就已经像撕纸一样划开了他胸口的软甲,深深地破进了他的胸膛……

呼,水獒狼警觉地扭过狼头,冰蓝的双瞳狰狞的瞪着肖邦,耳后的腮威慑的大大张开,发出类似喘息的警告声。

肖邦停下脚步,眼神对上了水獒狼危险的双瞳,野性碰撞,四目间,气势仿佛闪电对撞。

良久,水獒狼作出了让步,它是聪明的魂兽,知道什么时候该主动出击,也知道撤退的时机。

它的嘴松开了目标的脖子,然后再一次潜入溪水当中,独特的天赋,让它在水中近乎隐形。

肖邦越过溪流,从已经断了气的目标身上搜走了铭牌。

这个对手并不弱,能够安全快速的通过沼木林,他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

可惜,就算是这样的高手,仅仅是一瞬间的大意,就丢了性命,多少年的苦修,多少的宏伟大愿,只因一瞬的大意,一切飞灰烟灭。

肖邦并没有为他敛尸,还躲在水中的水獒狼会将它的猎物转化成为魂虚幻境的一份子。

沿溪而行,前方,是一片开阔的出谷地,草没过了脚踝,微风扑在脸上,青草混着水汽的气味格外清新。

肖邦忽然驻步,倔强的小草随着微风摇摆,几只飞虫在草尖顽固的飞舞,仿佛在区划着它们的地盘。

一切都平静而自然。

肖邦仍然一动不动,只是静静地看着前方。

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风停了,飞虫也疲累的钻进了草里,肖邦仍然不为所动。

轰!!!

地面骤然碎裂,泥土四溅,狂暴的力量毫无征兆的从地下袭来,泥块,青草,飞舞的小虫,在这力量面前瞬间粉碎!

直到这力量撞上了肖邦,肖邦的左手向下一抓,仿佛牙挤着牙的刺耳声音响起,无形的力量,在这一抓下显出了原形,一只半透明的魂力巨爪在肖邦的手中震颤着,随着肖邦五指一握,半透明的魂力这才无以为继的消散开来。

轰……

几乎是同时,一道身影凭空出现,闪电般冲到了肖邦的左侧,左手还捏着半透明魂力的肖邦,左侧正是他现在防御最薄弱的方位。

一刹那,肖邦扭腰,旋身,右拳灵动的撞向那道突袭而至的身影!

噗!

肖邦快速的呼吸,轰出去的拳头,明明击中了目标,但是拳劲回馈的感应,却是隔靴搔痒般的异样!

突袭者四肢并用,翻身后撤,然后直立起身,身影越拔越高,魁梧的身影充满了爆炸性的压迫力。

兽人王子奥布洛洛!

全身穿着复杂的兽人武装,和人类的盔甲完全迥异,仅仅是在关键的部位有着一块块关键的骨甲,虽是骨质,其坚韧程度不会输给任何一种金属,除了更轻,更有吸收声音的效果,这些骨甲由一种似丝似麻的布绸将它们连接一起,毛发和裸露在外的皮肤上抹着墨一样的黑油,隔绝了他的体味气息。

除此之外,更令肖邦印象深刻的是奥布洛洛从双臂中弹出的爪刃,似金非金,似骨非骨,此时看上去长约半臂,但其实是可以伸缩自如的调整长度,这是一对狡诈的致命武器。

一阵风滑过草地,奥布洛洛随着这阵风向前一跃,鬼闪一般扑至肖邦身前,爪刃交叉,十字切割。

肖邦应势而动,随着奥布洛洛的飞扑,身如闪电的迎击而上,一瞬间,两人仿佛同时消失不见,只看到空中两道残影不断浮现。

砰砰砰砰砰……

闷爆的拳声,在空中密麻的爆响。

以快击快,以动攻动!

直到风再次停下,两人的身影才在地面猛地一个交错,重新闪到两边。

直到两人站定,中间的地面,才在刚才交错的拳劲之下轰然一声碎裂开来,炸出一个巨大的洞坑。

奥布洛洛嘴角溢出血迹,只是覆盖在黑油上并不明显,而他胸前的骨甲相较其他骨甲明显黯淡了三分颜色,一道焦色带黑的拳印在上面灼灼生光。

奥布洛洛伸手在拳印上面一抹,暴虐的魂力费了一番力气才将那道拳印从骨甲之上捏散开来,“传闻龙月三皇子因祸得福,实力大增,果然有点意思,可惜你依然不是我的对手!”

奥布洛洛舔了舔嘴角的鲜血,腥甜的味道让他眼中闪出愈加凶暴的光芒,如果说,不同阵营是他猎杀的原因,这丝鲜血,就是他乐在其中的理由,只有强大的猎物才能勾出猎杀的真实乐趣。

另一侧,肖邦的手臂上面是数道割裂的伤口,他撕开衣摆,双臂交错的将伤口裹紧,并不答话,只是静静地盯着奥布洛洛,完美诠释着什么叫做人狠话不多。

微风再起,奥布洛洛向前一跃,肖邦脚步微动,却又瞬间停滞住了,向前扑出的奥布洛洛忽然变得透明,光线从他身上穿过,先消失不见的是他的影子,然后整个人都融入了风中一般,从肖邦的视线中完全的消失不见。

彻底的隐形,没有气息,没有杀气,兽人王子将他的存在完全的隐匿了起来。

但就在瞬间,肖邦骤然转身,身上魂力滚滚而起,如同沸腾的水,一拳轰出!

轰……

空气震荡的拳劲中,一道若隐若现的身影显现出来!

砰!

兽人王子略带惊愕的疾飞后退,光线重新照在他的身上,扭曲着的影子也重新出现在地面之上。

魂力可以破开隐身并不奇怪,但是,很明显,肖邦那一拳,是知悉了他位置的一拳,破开隐形只是附带的。

奥布洛洛舔着嘴唇,上面还带着血的腥味,涂抹在肤肌上隔绝气息的黑油渐渐隐褪,红色的魂力如同燃烧的火焰般从奥布洛洛的毛孔中喷出。

如果可能,兽人王子更愿意出其不意的杀死他的猎物,就像狮王的狩猎一样,突如其然而一击致命,但是,如果对手足够强大……

红色魂力在兽人王子身上暴虐的摇曳燃烧!

那么,他也不介意,让猎物品尝一下直面兽王的真实绝望!

肖邦伫立如山,望着那红色的魂力,眼神渐渐深邃,如果说隐形的兽人王子是充满威胁与危险的利刃,那么现在爆发出红色魂力的他,就是爆发的火山,从危险进化到了死亡!

轰……

燃烧着的红色魂力陡然收回!

但是,两个奥布洛洛同时出现,同时杀向了肖邦。

肖邦第一次蹙额立眉,两个奥布洛洛给他的感觉……都是真的,凝如实质的杀气,从两边死死的锁定了他。

心念电转,肖邦随意选定了从左侧扑来的奥布洛洛,主动迎击而上!无论真假虚实,饭要一口一口吃,目标也要一个一个的打!

砰,肖邦的攻击穿透而过,幻象!

此时,后方,另一个奥布洛洛的攻击已经如芒刺在背……肖邦瞬间转身,反手一拳迎上!

噗,如中败絮,肖邦只觉拳劲打空,拳已经穿透了第二个奥布洛洛,仍然还是幻象!

地上,有淡如蝉翼的影子……

肖邦猛地抬头,半透明的兽人王子从空中袭杀而下,一对利爪,已经近在咫尺,锋利的爪刃距离他的双眼不过一拳距离!

奥布洛洛半透明的嘴角裂开,他在笑,并不是得意,也不是残酷,而是猎物即将按照他预定的方法死去的自傲——

他是兽人王子奥布洛洛,他是未来的兽人英雄,所有兽人跪礼的王者,在他展开的狩猎中,除非他故意,否则,没有目标可以逃脱他安排的死法。

用两个幻象吸引攻击,真正的兽人王子早就在红色魂力收回的瞬间进入了隐身当中,在肖邦招式放空之后,才无声无息的跃到空中,发起了最后的致命一击。

一拳之距,三指之距,一指之距……

爪刃的尖端已经触到了肖邦咽喉!

死吧!

接触着兽人王子爪刃的皮肤微微下陷,就在同时,肖邦脖子一偏,肩带腰,腰带臀,臀落腿,腿转足,淡金色的魂力轰然从他体内炸出,万分之一秒间,化成一道旋转的魂力风暴!

即将刺入肖邦咽喉的爪刃在这魂力的旋转下,硬生生从皮肤上面被带开,而兽人王子的身影也被带偏错开。

轰隆……

肖邦的脚下瞬间炸开,泥石炸飞,兽人王子的魂力在地上留下了三道深不见底的爪痕。

奥布洛洛脸色微变,身型一稳,一对利爪交叉,再次刺向肖邦……

呼,攻击才一碰到魂力风暴,奥布洛洛就感觉到所有的力量都随着旋转而偏移开来,就连他狂暴的魂力也不例外,甚至他释放的魂力越多,就越让这个魂力风暴更加强大!

不仅如此!兽人王子脸色微变,他能感觉到,越来越壮大的魂力风暴还在酝酿着力量……仿佛隐藏在暗处的毒龙,在伺机而动。

狩猎逆转了,随着奥布洛洛必杀的一击落空,现在主动权已经落入到肖邦手上!

奥布洛洛当机立断,猛然转身,疾速飞退……

兽祖的教诲,当猎物变得极度危险时,耐心等待一个可以一击致命的机会,才是一个聪明猎者会做的选择,只有愚蠢的人类才会玩什么硬刚。

奥布洛洛仍然是自信的,硬拼下去,他一定会扭断肖邦的脖子,拿到他的头颅,但是,也一定会付出相对应的代价,从而降低他后续的竞争力……

这不是一个狩者,此时退却,只是为了后面更好的狩猎。

肖邦眼神微动,他能感觉到奥布洛洛的离开,身上的魂力一收,但是魂力风暴却仍然还在他身上旋转,那是从兽人王子身上汲取来的魂力还在起着作用,时间分秒度过,直到汲取来的最后一缕魂力耗尽,旋转风暴才停了下来。

肖邦重新包扎了身上的伤口……这一招防御风暴已经不是第一次在生死时刻救下他了,唯一可惜的是,他始终是学艺不精,只能用来防御,总觉得差了点什么。

他一点点等着风暴耗尽魂力自动平息下来,没有上次的遭遇,那个自傲的他也会死在这里。

也不知道师傅现在是在什么位置,他还有好多问题想要求教……

森林深处,奥布洛洛正在擦拭他的爪刃,狞笑的脸上,并没有因为刚才失败的猎杀而有一丝不快,反而露出了畅快淋漓的神情,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花费了全部精力却仍然遭到失败的猎物了!

他已经把遇到肖邦,当作了他在这次活动中最大的收获!而且,兽人王子冥冥地预感到,杀死肖邦,一定会让他停滞许久的实力,再一次得到升华!

“肖邦!你可要好好活着!你的人头,是我一个人的。”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j92981bq6916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