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御九天 > 【第三百二十二章做演员好难】

【第三百二十二章做演员好难】

在黑暗洞窟里转悠了足足两天,这运气也是真背,一个玫瑰的人都没瞧见,倒各种稀奇古怪的地形都遇上了。

黑暗洞窟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迷宫,这地方内部的地理环境是相当复杂也相当诡异的,随着不断是深入,各种稀奇古怪的场景都有可能出现,一再刷新着老王的认知。

他们瞧见了有那种洞窟断裂处外的万丈深渊,黑漆漆的深不见底,但却偶尔能听到有那种无敌粗重的鼾声从深渊中传上来,就像是下面栖息着某种来自远古的魔龙。

他们也瞧见了高流的瀑布,从那种宽大洞穴顶端的石洞中冲激出来,百丈高崖飞流直下,下面却是深潭,有许多精灵样的小生物在瀑布周围嬉戏、清澈的潭水下也有许多晶莹的奇特鱼种在散发着五颜六色的光芒,宛若童话世界。

老王感念这美景,本是想要下潭抓两条鱼来给玛佩尔露一手厨艺的,可双足才刚刚浸泡到那潭水中,这整片洞穴空间竟然都‘活’了过来!

两个流下瀑布的悬崖洞窟,此时竟成了两只黑洞洞的眼珠!飞流直下的水流则是瞬间冰冻,成了笔挺的鼻子,那些精灵、潭中游鱼瞬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那宽敞的洞口猛然合拢,就像是一张大嘴咬合了下来!

还好玛佩尔眼疾手快,一根蛛丝将老王往外及时一拉,避开这要命的一‘咬’。

轰隆隆……

洞窟摇晃了许久,隔了好半晌,那童话世界般的洞穴门才再次缓缓打开,可这次任凭里面那些精灵笑得如何蛊惑人心,老王也是打死不进去了。

只是,越来越感觉这暗黑洞窟的不同寻常,能栖息着那些山一样的庞然怪物,这整个洞窟的面积可能会比所有人想象中都要更大得多。

这下遇到陌生的环境就更加小心谨慎了,可没想到还是又着了道。

四周是一片看起来挺正常的洞窟,可才刚踏足此间,一股冻气突然从四周升起,玛佩尔低声喝到:“师兄小心!”

对方来得太突然了,她最怕的就是这种,范围性的冰冻招数专克灵巧的虫种,此时正要拉着王峰后撤,可下一秒,一片冰晶在她身体四周飞快凝结。

这冻气来得太快太猛,玛佩尔只感觉全身的魂力都在瞬间被凝固了起来,只是一眨眼间,双足已被冰霜牢牢冻住,竟然一动不能动,而那白霜冻气则还在顺着她的身体四肢往上飞速蔓延。

咔咔咔咔……只短短一两秒间,玛佩尔竟已被生生冻结起来,在老王的旁边凝聚成了一个硕大的冰棺。

老王微微一惊,玛佩尔的实力他心里还是有数的,可在这冻气的攻击下居然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怪物?陷阱驱魔阵?还是顶尖高手?自己的冰蜂之前探查过这片区域,可却毫无预警。

啪嗒。

王峰感觉身后有人轻飘飘落地的感觉,冰棺中玛佩尔的眼睛也咕噜转了下,看向老王的后方。

老王转过身来,只见在自己对面站着的那女子白衣似雪、不染尘埃,用那种漠然的眼神看向王峰。

雪公主沧珏。

人的名树的影,特别是那高傲的冷漠眼神,仿佛蕴含着无穷的杀机。

老王顿时肃然起敬:“我王峰久闻十大高手中雪公主沧珏的大名,原本还觉得一个女人会有吹捧的成分,可今日一见,才知道传闻实在是不及沧珏公主之万一!和沧珏公主的美貌比起来,那些所有形容美丽的词汇都是如此的贫瘠匮乏;和沧珏公主这瞬间就冻结我师妹的实力比起来,这世间所有的冰巫都要羞愧得切腹自杀!我对沧珏公主的崇敬简直宛若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沧珏确实是正儿八经的公主,当然不是血脉公主,而是隆康大帝亲封的,以示对沧家的信任。

“……”沧珏的眼神冷冽得就像是一柄刀子:“把你手里的东西收好,除非你想死。”

“咳咳……”奶奶的,忘了自己背后是可以反光的冰棺了!不过……听这口气,难道还能活?

老王顿时笑容满面,赶紧将手里的轰天雷收起来,他笑着搓了搓手:“公主真是人美心善、天塌不惊!正所谓有缘千里来相会……能不能把我师妹先放出来?大家都是讲道理有素质的好朋友,有话好说嘛,何必动刀动枪呢!”

沧珏没有回应他。

她是沧家的小公主,沧澜大公的掌上明珠,北域三省无可争议的第一天才,但这些都只是她表面的光环,事实上她有一个更‘真实’的身份,那便是天师教的圣女!而如今九神十大家族之一的沧家,便是天师教能持续那神秘面纱的最大保护伞。

她冷漠的看着眼前的王峰。

爷爷说他是至圣先师的真正传人,天师圣典也说过,真正的传人绝非凡人,可眼前这个人……

满脸谄媚、满嘴谎言,就这个样子,哪像是圣典中那个超凡入圣,带领人类抵挡天劫的天命之子?

别说天师了,这人看起来连凡人都不如,凡人至少大多数还知道一点廉耻!

“公主?公主?”老王心里MMP,女人心真是海底针,他能感受到对方的那种不屑,捧你也不行,那你到底要干嘛呢?难道要哥震震王八之气打你屁股?

“我不想杀人。”沧珏终于开口了,她冷冷的说道:“只要你配合我做一件事儿,完事儿后我就放了你们。”

一听这话,老王顿时笑了起来,双手大拇指一竖:“公主就是公主,敞亮又大气!这样,公主你先把我师妹放了,咱们还可以多一个人帮忙,人多才力量大嘛!”

不等老王说完,他身后的冰棺微微颤了颤。

咔!

冰棺的左下方居然出现了一道裂痕,似是有什么东西从内部穿透了出来。

似乎是一根儿细细的丝线,沧珏也是有些诧异,没想到那个貌不惊人的女人居然有这份儿实力,她手掌微微一抬。

呼呼……

老王只感觉一股剧烈的寒气从耳畔拂过,身后原本透明色的冰棺瞬间竟加深成了深蓝色,原本已经微微能活动一下手指的玛佩尔这下彻底不能动弹了,甚至连魂力都被封禁,她在冰棺中睁大了眼睛,宛若一个被冻结的标本。

这妞真动手!

老王心里微微一惊,缴枪不杀之类的鬼话只能骗骗小孩子,本就是缓兵之计,趁这妞对付玛佩尔,自己先下手为强!

机会稍纵即逝,老王毫不迟疑的将手伸进怀里,左手第一时间拽住了一瓶红色的魔药,右手则是拽住一颗轰天雷,可才刚刚拽紧,还不等他将这两样东西从怀里掏出来。

唰!

白色的霜冻气息已经顺着王峰的胳膊蔓延开,瞬间将老王的两条手臂直接冻僵,就像一根儿冰棍一样贴在他胸前,冷得他打了个寒颤,手里的东西再也拿不出来。

这还真是打鹰的猎人反被老鹰啄了眼,这两天和玛佩尔处处制敌先机、勇猛精进,现在却是被沧珏给克得死死的,似乎每一个动作都被对方掌控了,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

十大就没一个是好惹的!曼库那次,只能说是自己和玛佩尔配合得实在太好了,演得也太好。

老王有些无奈的停止了手上的动作,事实上他压根儿也动不了,被打了个先手,难受。

只见沧珏的身影微微一晃,下一秒时已经出现在他身前不足半米处。

白玉般的鼻尖儿、微红的嘴唇,看起来挺漂亮一小姑娘,可却有一股幽冷的寒意随之袭来。

老王忍不住打了个冷战,这么一块冰疙瘩,以后她老公晚上抱着睡觉的时候得多难受?裹十层被子估计都受不了。

“你……”老王一句话还没出口,却见沧珏直接伸手扒住了他的衣服。

老王一怔,只听:唰拉~

老王的衣服被直接扒了下去,吓了他一个哆嗦,难道是劫色?这、这没道理啊!再帅也不至于让女人这么猴急吧,难道自己还真成了唐僧肉?

他念头还没转完,却见沧珏伸手微微一戳,老王感觉胸口就像是被蚊子狠狠的咬了一口,微微一疼,有鲜血从胸口溢出。

沧珏的手指蘸在那血迹上飞快的一点一圈,一个圆形的血印出现,她口中念念有词,念的似乎是一种相当古老的语言,晦涩难懂,老王也听不大清楚,只是感觉全身的汗毛有点倒竖。

又来一个神叨叨的,最怕的就是这种神叨叨的,完全没有道理可讲,准是一邪教……等等!

邪教邪教……老王的眼睛猛然瞪圆,尼玛!该不会是信了什么‘老王祭天、法力无边’之类的鬼话了吧?老子只是个普通人啊!

“喂喂!公主殿下!”老王叫唤起来,他全身仍旧无法动弹,只有嘴巴还算自由,可下一秒,却连嘴都被冻起来了。

“闭嘴!”

王峰胸口那圆形的血印正在缓缓变化着,仿佛有生命一般,在沧珏的控制下衍生出复杂的图案,可是……

没什么反应,没有光芒万丈。

沧珏有点失望,但其实也有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如果说是隆飞雪,沧珏或许还有几分相信,但像王峰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传说中的圣子?

她的嘴角泛起一丝淡淡的笑意。

血魂的检测没有结果是在意料之中的,爷爷的眼光真是越来越差劲儿了,也不挑个好一些的来试,不过这百十年来,疑似的圣子一大堆,可又有谁真的能通过这测试?也或许,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圣子,至少不是在这个还处于和平的时代。

她正要撤开手指,可就在此时,那看似死气沉沉的血印却突然出现了一丝变化。

暗红色的血痕中,一丝金光突然透亮了出来,紧跟着,两丝、三丝……有大量的金光在那已经开始凝固的暗红色血痕中爬出,它们相互缠绕在一起,顷刻间竟已让那暗红色的血印变得金光闪闪。

这?!

沧珏惊呆了,真的可以?!

所有人的灵魂和血脉都是一脉相承的,通过特殊的祭祀,血液在凝固后可以映照出灵魂的色彩。

凡人的血液凝固后是暗红色,那是最没有希望也没有任何特点的灵魂,而一些强大的、拥有特殊魂种的修行者,他们的灵魂则都是蓝色的,或深或浅,可眼前这个……金色!

这根本不是这个世界的灵魂,只有一个地方,传说中的神界,和至圣先师同一个地方!

沧珏的嘴唇竟微微颤抖起来,她不知道自己这一刻的心情究竟该怎么形容。

惊喜?担忧?恐惧?或许也有一些患得患失,心乱如麻。

这是天师教的信仰,历代圣女都在用一生去守护的执念,找到了圣子,那意味着很多。

她不敢反抗,甚至压根儿都没有想过反抗,可是,沧珏却突然尴尬的发现自己这个圣女似乎还并没做好完全的准备。

胸口的金光并不是那种光芒万丈的闪耀,不是施术者本身也根本看不出来,老王就痛苦了,眼看着这女人在眼前‘放弃’了,可又眼看着她眼睛瞪圆了,最后再眼看着她重新陷入纠结。

这……这是几个意思?

老王很想开口问问,就算是打算先奸后杀,好歹也给自己一个痛快吧?你这咬着牙苦大仇深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哥们儿抢了她的处子之身呢。

可惜此时老王的嘴巴被一层薄冰给封上了,连嘴皮都张不开,甚至连魂力都无法运转,连想和散开在附近洞窟的冰蜂连接一下都做不到,只能干瞪眼儿。

沧珏现在是真有点纠结,事实上爷爷交代给她这事儿的时候,她就没想过真的会成功,也没想过下一步该怎么做。

暴露身份?还不到那个时候,圣子的确认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儿,侍奉圣主更不是倒头拜下即可。

她这里只是第一步,算是先锁定目标,后面的确认步骤乃至整个天师教和圣子的逐步接触,那还有相当繁琐的一大堆程序,是得由所有长老去一步步深入的,唯一毫无疑问的一点是,她现在需要保护王峰了。

可问题又来了,怎么才能在不暴露身份的情况下保护王峰呢?(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j92981bq715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