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御九天 > 【第三百四十五章小卧底玩成巨魔头】

【第三百四十五章小卧底玩成巨魔头】

众人都是一怔,可随即,强大的魂压突然从那人身上扩散开!

嗡嗡嗡嗡嗡~

恐怖的魂压瞬间就将沧珏、玛佩尔,乃至黑兀凯和隆飞雪都压制得抬不起头来,这魂压并没有明显的攻击性,但却传递着一种无可逾越的生命层次,即便是隆飞雪和黑兀凯,也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站在巨象面前的蝼蚁!

鬼级……不,这魂压比之前的狂化后的娜迦罗都还要更强,鬼巅!而且还绝对是那种站在整个大陆顶端的鬼巅!

战争学院还有这样的人?这不可能!

隆飞雪、黑兀凯、沧珏和玛佩尔都是震惊得无以复加,面对狂化的娜迦罗,众人还有一战的能力,可面对此人,就像是绵羊面对猛虎,大家竟然是连出手的勇气都没有。

强大,太强大了,压根儿就不应该属于这个地方的强大!

老王倒是无感,虫神种可以直接无视这种并没有攻击性的魂压,论生命层次,在这世间的所有都是弟弟,但人虽然不是那个人,但是这股魂力可是非常的熟悉。

老王伸出手,可是还没等他开口,噌……

老王只感觉耳畔风生,紧跟着整个身体不受控制的被他吸了过去,那人轻轻松松的一把拧住老王的衣领,转身射入那开启的洞口中,眨眼间便已不见了踪影。

整个过程就是电光火石一瞬间,根本容不得其他人反应,其实,就算这几个人在巅峰状态也是没用,来者的实力碾压众人,这跟怪物可是两回事。

黑兀凯、沧珏和玛佩尔都是惊怒之极,可在那恐怖魂压的压制下,他们别说动弹了,甚至就连想要喊出声音来都做不到。

轰!

开启的洞口通道突然关闭,魂压的压制猛然消失。

黑兀凯浑身的魂力猛然迸发,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手中夜叉狼牙剑上黑炎蒸腾,直劈向那已经关闭的通道。

只听‘轰隆隆’的巨响声,本就不大、且在不断崩塌的空间,此时在黑兀凯全力的斩击下瞬间四分五裂。

第三层空间彻底坍塌,却没有出现那洞口通道,四周化为一片虚无,所有人一起跌落进虚无的空间漩涡中,再也没有半点声音。

……

老王被人提在手中,心里七上八下,对方的强大超乎想象,噬心咒之类的手段只怕也起不了作用,这段阶梯通道很短,那人的速度又是奇快,只是眨眼间,身后的通道已经消失,四周的景色猛然一变。

哗啦啦……

空中正下着瓢泼大雨,天色沉黑,昏昏暗暗,远远可看到一片片起伏的山峦,似乎是在一片大荒之中,四周有浓烈的血腥味弥漫,黑影重重。

咔嚓!

空中一道耀眼的闪电劈过,划破了这黑夜长空,老王这才看清刚才眼中的黑影,竟是一只巨大得宛若山峦一般的巨兽尸体,它四肢短小粗壮,身上挂着巨大的锁链,不似善战之辈,倒更像是某种被强大存在驮运宫殿的怪兽,此时正横在数十米外,而四周,有人类、海族又或是兽人、八部众的残破旗帜插在地上、混在雨水中、地上的坑洼处,各族战士、怪物尸体横七竖八的遍布大地,四周流血漂橹,延绵的惨状延伸到目力的尽头,一眼看不到底。

这是一片可怕的巨大古战场,凶厉的肃杀之气伴随着狂风骤雨扑打在脸上,让人凭生一种怨魂遍地、鬼哭狼嚎之感。

此等环境,老王心中肃然,只感觉提着他那人速度飞快,几个起落间已到了巨兽翘起的蹄下。

咔嚓!闪电撕破长空,雨水瓢泼,头顶的巨大蹄子却是成了遮风挡雨之处,那人将老王放下,一边感慨的说道:“这是海魔拉,鲸族圈养的巨兽,驮运的货物足以保证上万海军的一月供给,原以为只能在海中横行,可在远古的战场,它们竟然可以跑到陆地上来,真是难以想象。”

这声音、这神态,老王怔了怔,试探着问道:“傅里叶?”

“哈哈!”那人哈哈一笑:“我就知道瞒不过你,小兄弟,咱们又见面了。”

老王心里顿时一松,还以为遇上了死劫,没想到居然是老傅:“吓死我了,我当是谁呢!你是怎么混进来的?”

早在空间开启,两边弟子进入时,就曾有各方高手想要强闯,可却被剑魔亚克雷和第八神将联手击退,再加上当时九神和刀锋的各种禁制法阵,所有人都认为这次封锁是绝对成功的,可没想到还是被人混了进来。

“强闯肯定不成,但我比较擅长空间之术……再说了,”傅里叶笑着抹了一把脸,那年纪轻轻的稚嫩模样顿时消失,取而代之的已是傅里叶那两撇标志性的小胡子,与此同时,连他的声音也变了个味道:“要混进来其实也没那么难。”

这可不止是长相,容貌变化的同时,老王明显能感觉到傅里叶连气息都改变了,真正的伪装大师可绝不仅仅只是靠一张脸,自己伪装黑兀凯时的炼金面具,无论神态容貌、表情动作都更加传神,但声音、气息这块儿,比起傅里叶可就明显差了一筹。

老王顿时竖起大拇指:“难怪人家叫你千面大师,我看你这易容变化的能力,比你的空间能力还更牛逼。”

“既然你已经知道我的身份,可你却好像并不怕我?”傅里叶饶有兴趣的看着老王:“我可是暗堂的大魔头,在你们圣堂人的眼里,人人得而诛之那种。”

“啧啧啧!傅老哥,和我比惨?”老王满不在乎的说道:“你才只是被圣堂追杀,可我这边,刀锋和九神的人现在全都对我喊打喊杀,在他们眼里,我那叫一个罪恶滔天、罄竹难书,你要是大魔头,我就是所有人眼里的巨魔头,恶名比你还高着一截,怕你干嘛?”

“巨魔头?”傅里叶哈哈大笑起来,讲真,王峰那九神小卧底的身份,能被他玩儿成现在这样,就算是傅里叶都服气,小兄弟是个有趣的人,比他还有趣:“不过咱俩也算是臭味相同了!”

“说到臭味,那还真没这古战场臭。”老王一边说一边掩鼻,四周血腥味混合着各种腐烂尸臭,确实难闻,这还是瓢泼大雨不停冲刷的情况下,若是炎炎烈日,老王估计这里得苍蝇漫天,绝对更加难忍。

两人正说着,空中又是一道惊雷落下,这次有粗壮的雷光劈上了远处的一座山头,似是被那惊雷惊醒,黑暗中,一声巨大的妖兽咆哮,震动山河,连带着更远处的一些地方,各种可怕的声音开始在黑暗中响起,此起彼伏,伴随着这些可怕声音的,还有那弥漫开的恐怖气息,任其一个感觉恐怕都不在娜迦罗之下,这还只是第四层的冰山一角。

老王和傅里叶的注意力都不由自主的被吸引,直到那些咆哮声在黑暗中渐渐平息。

“这一层怕是要鬼巅了。”老王看向傅里叶,幸亏黑兀凯他们没下来,这一层的实力跳跃比自己想象中还要更大一些,即便是强如傅里叶,只有一个人的情况下,在这层里恐怕也不敢横冲直撞:“傅老哥,你还往前吗?”

“这个幻境比想象中更有意思,居然是罕见的魂属性,必然会有魂向秘宝,很多人都估算错了,否则争夺会更激烈得多,现在算是便宜了我,岂有不上之理。”

“硬来怕是不行。”

“谁说我要硬上?”傅里叶微微一笑,聊归聊,他的魂识一直在往周围扩散,寻找着这一层的中心方向,也在探索安全的道路,他的目光渐渐锁定了东南朝向,眸子中有流光闪动:“我可是一位合格的投机主义者,说起来咱们还是很像的!”

“暗堂的人就是灵活!”老王竖起大拇指,这一层不同于前几层,古战场上、大荒深处,到处都有强大的气息在混淆你对魂力的感知,根本就无法靠前几层的办法来判定中心点,老王的判断也是在东南向,但那是根据幻境的规律推演的,等同于作弊,可傅里叶却明显是靠直觉选择了正确的方向,别说,那是真有点道行。

“要说灵活,怕是谁都比不上你这小滑头。”锁定了方位,傅里叶的表情显得轻松了许多,打趣道:“怎么样,要不要考虑加入我们暗堂?”

“我这种成色的你们也收?”

“哈哈,可以破格嘛,我可以推荐你!”傅里叶哈哈大笑:“说起来,你和卡丽妲居然能从童帝的手中逃脱,还让他受伤也是罕见,卡丽妲现在这么厉害了吗?”

自家媳妇的底细,哪能轻易告知旁人,老王顾左右而言其他,岔开话题说道:“傅老哥,你似乎一点都不关心你的队友啊?”

“童帝?”傅里叶笑着摇了摇头:“我们暗堂的人聚在一起,每个人追求的都不同,有要自由的、有要依靠的、也有想找刺激的……哈哈,唯独没有需要关心的!当然,我们都会追随堂主,仅此而已,至于如何做事,在暗堂并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规矩,无外乎随心所欲四字。”

“放荡不羁爱自由!”

“哈哈,总结得不错,老子做事就是随性而起,不喜欢被思想约束,只要兴趣来了,怎么都可以!”傅里叶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一个黑色的斗篷把两人罩住,而罩住的一瞬间,两人都消失了。

魂器——隐匿斗篷。

讲真,老王有点羡慕,谁不想活得潇洒呢?可这八个字说来容易,却得要有足够强悍的实力才能真的做到,就像傅里叶,刚才带他进来或许根本就没有多想什么,不过是觉得彼此投缘,顺手捞了一把而已。

隐匿斗篷可是好东西,不但隐形,重要的是隔绝气息,仅仅走动时才能透过空气流动的异常隐隐看出一丝轮廓,老王算是明白,为什么第三层时明明只有六个人留下来,可傅里叶却还能突然出现了,或许黑兀凯、隆飞雪和自己大战娜迦罗的时候,这老小子就正躲在旁边看戏呢。

傅里叶笑了笑:“走,带你涨涨见识去!”

贫民窟若是有评比的话,兽人的贫民窟一定是最乱的地方。

但若是有心深入贫民窟去调查,却会发现一个现象,兽人的贫民窟虽然乱,却一点儿也不脏,他们挖了大多数人类的贫民窟都没有的下水道,街道上的异味,多半是兽人在制作他们独特的风味小吃,臭辣子面是其中最常被人类误会兽人和狗一样会吃屎的一种闻着臭吃着鲜的兽族小吃,而在街道上面蹦蹦跳跳的兽人孩子也稀少有和路人乞讨的。

没有多少人在乎的兽人们,其实将他们的贫民窟建设得很好,到处乱摆乱放的杂物,不过是他们刻意的“摆饰”,就像人类喜欢用花坛和雕塑来装饰出街道的整洁,兽人们用杂物的混乱来掩饰他们越过越火的日子。

一处看似杂乱的院落中,乌达干盘坐在树下,喝着苦茶,望着蔚蓝天空的朵朵白云,阳光刺目却也公平,就像这苦茶,无论谁来喝,它都是一样的苦。

“依附之苦,不是亲身经历,又怎么能够感同身受……这些,都是身在怒风议会所不能领会到的。”

“爷爷……”

一旁,苏媚儿一脸担心,从城主府赴宴回来之后,爷爷一直不太对劲,还突然喝茶不喝酒了,在她印象中,一向无所不能的爷爷从来没有这个模样过。

乌达干看着苏媚儿眼中忽闪忽闪的担心,忽然笑了,“呵呵,小媚儿,不用担心爷爷,去,让巴汉尔查差去召集各位头领,极光城的天,南方兽人的天,怕是真的要变了。”

苏媚儿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入夜……

泰坤带着隆二来到了小院时,已经有五名兽人头领在院中细声交谈,见到泰坤,都面带笑容的走了过来,热情的打过招呼。

自从有了加了王峰秘方的高原狂武之后,泰坤在极光城的头领之中,是越来越受欢迎,普通的高原狂武加点料都能喝出三十年份的滋味,原本就是三十年份的高原狂武加入秘药之后,那滋味,简直就是神明狂武。

最关键的是,泰坤这边增加的酒吧的收入并没有私自截留,而是通过头领会议,反哺了整个极光城的兽人。

很快,九名兽族头领都到齐了,巴汉尔查差这才招呼大家进到了举行部族会议的大房间。

按照部族的规矩,所有头领都和乌达干长老请求了兽神的暴风祝福之后,按照资历,以乌达干长老为中心一个个席地而坐的排了一圈。

苏媚儿则是找了个垫子安静的坐在了乌达干的身旁,各位头领的脸上也都是对她宠爱的笑意。

苏媚儿虽然不能说是公主,但是在极光城的兽族里面,地位其实相当高,并不因为她是乌达干的孙女,也不是因为她长得美,是因为她的能力,兽人之间,其实也有不少矛盾,底层生活,捞过界的事情是常有的,苏媚儿就是大家的话事人,极光城的兽族事,就没有她解不开的结,化不了的仇。

“大家都到齐了,今天召集大家,是共同商议极光城城主换人的事情。”

“长老,新来的那一位是不是又有什么要为难咱们的?”哈里发瞪着他铜铃般的大眼问道,他是码头工人的头领,长年扛重让他的身材相较其他兽人男性有些粗矮,黝黑的皮肤下血脉偾张,性格是所有头领中最爆烈,最直来直往的。

“如果只是为难也就算了,咱们兽族,早就习惯了吃亏,只是这一次,我有直觉,他不是冲着钱来,而是是朝着咱们的命门来的。”乌达干说道,接着,他把新任城主托尔叶夫的三个要求说了出来,一是所有兽人劳作要收去七成,二是要交出提升高原狂武的魔药配方,第三,则是要苏媚儿委身城主府。

前两个条件,大家听了都是皱眉捏拳,就连泰坤,也都是强压愤怒的隐忍。

直到听到要苏媚儿进城主府……

轰……

兽人头领们的情绪炸了!

“什么,想要苏媚儿!我不同意!”哈里发第一个炸开了的骂道:“那老东西也配?”

把苏媚儿当成亲妹妹的泰坤更是一拳砸在地上,咒骂起来:“他妈的,人类太放肆了!”

“该死的人类贵族!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跟他们拼了!”

“不错,总是退缩,人类还真把我们兽族当奴隶了!”

苏媚儿太美了,大家都知道,她的模样颇受人类贵族的喜爱,但是,大家也都知道,苏媚儿这样的兽人女孩子,一旦落到人类手中,就会成为连奴隶都不如的宠物,奴隶不过是失去自由,而这种,只是供人类贵族狎玩取乐的工具,而且,一旦有了身孕,那些极其注重血脉的贵族,下起手来,往往是惨之又惨。

所以,这些年,大家都很小心的保护着苏媚儿,万万没想到,这一天,还是来了。

可苏媚儿是谁?是大家的珍宝,十三兽神将乌达干长老的孙女!

兽人习惯了委屈求全,可若是碰到底线,也从不畏惧血溅七尺。

乌达干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平静,然而,这一次,大家却难以平静,虽然不再开口,但是粗重的呼吸,和不时砸向地面的拳头表明了他们无法平息的气愤。

这时,一直沉默的苏媚儿却开口了,“爷爷,其实我可以的。”

这不是人类的大贵族第一次强迫兽族交出他们长相出众的兽人女子,这两百年来,不知道有多少兽人女子为了兽族而献出了她们最宝贵的青春和身体,她们被玷污了,可她们的灵魂却是最纯净的。

苏媚儿并不觉得她因为身份特别一点,就可以成为例外,当然,她也有自信,人类想将她当做玩物的时候,未尝不会是人类落入她陷阱的时候,她有这个交易的觉悟,付出身体,换取对整个部族的有利。

“不行!”泰坤气得再次砸地!

“小苏儿,你这是羊入虎口!”

“人类不可信,我们不能答应!”

乌达干再次摆手示意安静,直到大家都再次平复了情绪之后,他笑了笑:“七成的事儿我已经答应了托尔叶夫,为了兽族的自由,什么都可以牺牲,苏媚儿可以,我也可以,但是,大家有一句话说得对,想要苏媚儿付出,他托尔叶夫还不配!”

“长老说得好,他还不配!”哈里发拍着大腿吼道。

“配头母猪给他正好!”泰坤一边恨恨地叫道,一边瞪了苏媚儿一眼,想什么呢丫头!牺牲是必然的,可天塌下,他们个高的先顶,轮不到她!

苏媚儿深吸了口气,“爷爷,我觉得对方也是下马威,可得不到他想要的……恐怕不会就这么算了。”

乌达干微笑的看着孙女,“我以苏媚儿是王峰的女人为由,秘药配方也只是王峰所有,间接的拉上了雷龙的旗帜做掩护。”

众头领纷纷点头,拉上王峰,等于是和雷龙拉上了一层关系,新城主再暴虐,也不敢为了一点利益就得罪刀锋议会都要认真维护关系的雷龙大师。

只是乌达干脸色突然转阴,“但是……王峰不一定能活着从龙城回来。”

大家都一怔,泰坤神情大变:“长老,您是说……”

“我已经得到了确切的消息,九神下了死命令要杀王峰,刀锋内部也有人和九神达成了一些共识。”乌达干长叹一声,从城主府听到消息之后,他也动用了一些力量去查证,结果让人心寒,人类,果然是善变的。

泰坤想骂娘,可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了,内外交加,王峰这是死定了啊。

苏媚儿张了张嘴,心里面是有些可惜的,一部分原因是她还没从王峰那里套出那曲末日送葬的乐谱,另一部分原因……她其实觉得王峰是个与众不同的人类,其实接触不多,但是印象深刻,能挡住她撒娇的人类男性真的不多,更让她奇怪的是他在看兽人时,无论是看被人类赞为美艳的她,还是看人类眼中丑陋肮胀的兽人苦工,他的眼神都是一样的,对苦工没有歧视,对她好像……顶多是好奇吧,她能从他的眼神看到平等。

这种感觉,在等级森寒的世界里,其实相当的特别。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j92981bq7345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