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第662章关不上的门4000】

【第662章关不上的门4000】

鬼屋那边,现在已经有游客摸索出了三星场景的通关攻略,陈歌需要一个全新的场景来维持鬼屋热度,给他们期待感。    三星半难度的荔湾镇对他来说就是最好的选择,作为三星场景和四星场景的过度,这个特殊场景能够给游客一个适应期,避免有些刚通关三星场景的游客,脑袋一热直接去挑战四星场景。    “你还好吗?需要帮忙吗?”门口传来剪刀的声音,在他开口说话的时候,还能听到旁边纹身男的声音。    “小点声!这地方可不敢乱喊,小心把什么东西给招出来!”    听到卧室外面的声音,陈歌回了一句:“屋子里暂时没有发现危险,你们可以进来了。”    捡起高跟鞋,陈歌走出卧室。    一手拖着碎颅锤,一手托着高跟鞋,肩膀上还蹲着只白猫,陈歌此时的样子有些另类,很难把他当做是普通人来看待。    “你有什么发现没?”纹身男凑了过来,他跟随陈歌仅仅只是因为陈歌很强,跟着陈歌逃出去的可能性最大,目的非常单纯。    “门被藏起来了,这房间里应该还有密室。”陈歌走到客厅壁橱旁边,用力将其推开。    几乎化为实质的血雾从中涌出,就像是浪潮一样,甚至把陈歌往后推了半步。    “雾气的源头就在这里,都小心点。”    血雾粘稠,走在其中感觉很不舒服,衣服紧贴在身上,那些血丝仿佛在不断往鼻子、耳朵里面钻。    “你确定要下去吗?”醉汉喉结打颤:“我怎么感觉咱们是在自寻死路。”    他摇了摇头,背着医生往后退了一步。    “谁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等会我们选出一半人守在外面预警,另外一半人跟着我下去,这是最稳妥的办法了。”陈歌看所有人都过来了,他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留在外面的人实力不能太弱,至少也要能在遭受攻击的时候发出预警,我建议剪刀和警察留下来。”陈歌有自己的考虑,所有人当中他最信任的就是剪刀:“一个是凶残的变态杀人狂,一个是拥有配枪的警察,外面有他们两个守着,应该不会出太大的问题了。”    “我能不能也守在外面!”醉汉将举起自己的手:“我背着医生,跑不快,要是跟你们下去,说不定就一尸两命了。”    “一尸两命还能这么用?”纹身男撇了撇嘴,他其实也不想下去,但是找不到合适的理由。    “行,你俩也留下,剩下的人跟我一起走。”陈歌说完看向笑脸男,其实这个男人才是实力最强的,但是把后路留给一个陌生人看守,陈歌不放心。    出乎陈歌的预料,笑脸男并没有说什么,他走到房门旁边,表现的异常老实。    “这家伙受什么刺激了?怎么跟在车上完全不同了?”陈歌使用阴瞳,仔细观看后发现,笑脸男脸上的表情十分僵硬,鬓角有血红色的汗珠滑落,他似乎在荔湾镇里见到了某种超出预知的鬼怪,所以迫切的想要离开。    陈歌没有细问,笑脸男跟他之间自由利益关系,双方因为目标一致所以才合作,如果出现分歧,双方都会毫不犹豫的卖掉对方。    “这是我看守的罪犯,我必须要时刻看守着他,所以很抱歉,他也不能和你们一起下去。”李政按着贾明的肩膀,语气十分坚定。    “危险的罪犯这里到处都是,但正义的警察,在我们这可是稀罕货。”高中生嘿嘿一笑,表情让人很不舒服。    “没问题。”陈歌想要把贾明和李政分开,然后用自己的方式来判断贾明是不是影子,但他见李政态度坚决,也就没有强求。    李政这是正常的反应,如果他毫不犹豫交出贾明,那才说明有问题了。    “你们守好出口,我们很快就出来。”壁橱后面的密道很窄,只能容许一人通过,陈歌走在最前面,他唤出许音,拿着高跟鞋,一边试探,一边慢慢前行。    大概走了几米远,陈歌感觉自己已经不是身处血雾当中,而是走在一片血池里,每一步迈出都十分艰难。    “影子会布下什么陷阱?直接弄塌这栋楼,将我们活埋?还是引爆那扇失控的门,连同我也一起杀掉。”    脑子里冒出各种各样的想法,可还没等他想出答案,荔湾镇里那扇被小布推开的门已经出现在眼前。    现实里姜龙囚禁小布母亲的铁门,现在变了形状,密密麻麻的血丝仿佛拥有生命一样在门上爬动。    和没有失控的门比起来,这扇门有几个奇怪的地方。    首先是门板涌动的血丝下面布满了裂痕,似乎随时都会崩碎,其次是房门四角有明显缺损,门板正中心偏上的位置也少了一大块。    如果把这扇门比作人的话,感觉就像是缺少了四肢和头颅一样。    “你们看门板下方。”    陈歌发现这“门”和其他“门”最大的不同在于,门板底部有无数黑红色手指向上伸出,牢牢抓住了门板下方,让这扇门无法闭合。    “我见过很多门,这样的还是第一次遇到。”那些手指表面坑坑洼洼,就像是生了疮一样,看着非常吓人。    “那些手指应该是传染病人的亡魂,荔湾镇爆发传染病的时候,这地方不知道埋了多少人,整个小镇都怨念深重。”纹身男擦着额头的冷汗,远远避开那些手指:“影子会选择在荔湾镇打开失控的门,可能也是想要利用这些负面情绪。”    源源不断的血雾从缺口处逸散出来的,其中夹杂着许多负面情绪,就算是意志坚定的陈歌在靠近门板时,也会出现幻听和幻觉,更不要说其他人。    “门找到了,但这里不是出路。”陈歌通过铁门的缝隙朝里面看去,门那边依旧是一片血色:“要不?我把门板下面那些手指砸掉试试?”    “那些手指不用去管,它们是在播散痛苦、绝望等负面情绪,并不影响我们。”笑脸男第一次用正常的语气说话:“问题的关键在于,这是一扇不完整的门,想通过这扇门出去,必须要把门上缺损的地方找齐才行。”    “荔湾镇那么大,想要找齐缺损的地方太难了。”纹身男已经绝望:“怪不得这里没有看守,原来是根本就不需要守护,影子早就料到了一切。”    “别急着放弃。”陈歌望着缺损严重的门,忽然对纹身男说道:“你说大部分外来者都是通过冥楼进入的门后?”    “是的,但冥楼只是个幌子。”纹身男发现自己在影子面前是如此的无力,自己数年的调查,到头来却是一场空。    “不对,影子不会做那么无聊的事情,冥楼的修建肯定有其意义。”陈歌走到失控的门前:“冥楼在明阳小区当中,而我曾跟随市分局的警察进入过明阳小区,在那里发现了一个女孩的四肢和头颅。明阳小区四栋楼分别藏着她的四肢,她的头则被埋在小区中央偏上的位置。”    “你想说什么?”纹身男不是很理解陈歌的意思。    “那个被杀死的女孩就是推开这扇门的人,她的尸体被分开藏在明阳小区当中,也就是冥楼所在的位置,而最关键的地方在于……”陈歌指着失控的血门:“这门板像不像一个缺少了四肢和头颅的人?”    一语惊醒梦中人,笑脸男率先明白过来:“对于推门人来说,门就是寄托,就是身体!我懂了,你是说房门上残缺的地方,被影子藏在了明阳小区里!尸体正好对应着残缺的门!”    “荔湾镇的门不是影子推开的,但是却被影子霸占,他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让这扇门失控,那门的原主人现在在什么地方?她是选择了屈从,还是被影子采取某种方法控制住了?”陈歌说的这些话其实并不难想到,只是很多人在如此极端的环境当中,根本不会去从这些方面思考。    “看来找到这扇门还只是开始,我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纹身男苦着一张脸:“我们现在要去冥楼吗?这几年也不是没有人离开荔湾镇,可是所有离开小镇的人都没有再回来。”    “想要离开,只能去找缺损的那几块门板才行。”陈歌朝他们招手,示意他们可以离开了:“通道太窄,如果影子在这里做手脚,真出了事情连跑的地方都没有,等找齐缺损的门板后,我就把这条密道给挖开。”    “失控的门是荔湾镇所有血雾的源头,影子应该不会在这里布置陷阱,除非他不准备放弃这里。”纹身男对影子还是比较了解的,他小心翼翼挪动脚步,可还没等他话音落下,密道外面就传来了惨叫声。    “是贾明!”    听到声音,几人立刻加快脚步,等陈歌冲出密道的时候,正好看见一只只血红色的手抓着剪刀朝楼上拖拽。    血雾弥漫,等陈歌想要去追赶的时候,剪刀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楼道当中。    周围静悄悄的,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李政、贾明、剪刀和醉汉,所有在外面的人都消失不见了,就是一来一回的功夫,前后不过几分钟。    “你还真是个乌鸦嘴。”    陈歌扫了纹身男一眼,对方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现在怎么办?去冥楼?还是先找到他们几个?”    “救人要紧。”无辜者能够带给陈歌格外的奖励,而他可以确定的无辜者几乎都被抓走,现在身边这几个都是杀人狂和怪物。    陈歌提着碎颅锤朝剪刀消失的地方走去,高中生和纹身男跟在后面,笑脸则站在一楼没有动身。    “你们就这么急着去送死吗?”冷冷的声音从堆着笑容的嘴里发出,笑脸男望着陈歌:“失控的门是血雾源头,在这里布置陷阱可能会影响到了门,这样不符合影子的利益,所以他有很大的可能是先用失控的门麻痹我们,然后再把我们引入真正的杀局当中。”    “我的想法倒和你不太一样,影子擅长心理战,他给我们种种暗示,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来达成自己的目的。玩这种心理战,人越多,心越不齐对他越有好处,他完全没有必要在这时候对留在外面的几个人动手,我感觉他开始急躁了,局面可能已经超出他的掌控,所以他才出手干预。”那几人已经在楼道里消失,陈歌拖着碎颅锤也不着急,他挨个房间搜查,反正背包和漫画册都还有空间,看见什么有用的东西,他都会直接带走。    “可是我们几个人什么也没有做啊?难道是因为你猜出了房门残片的位置,导致他开始慌了?”在纹身男心中,影子就是荔湾镇的神,神是不会犯错、更不可能急躁的。    “这应该只是其中一部分原因,如果我猜的不错,可能是因为荔湾镇里还有其他外来者,影子不得不分出一部分精力去对付他。”陈歌一直觉得影子没有用全力来对付自己,那家伙似乎在顾忌什么,在饭店解决暴食女鬼时陈歌就有这种感觉,此时他发现范聪所在小区里没有想象中的绝杀陷阱后,这种感觉更强烈了。    “不管怎么说,这对我们是一件好事。”陈歌做出了总结:“不怕影子出手,他只要一动就会露出更多东西,我最担心的是他一直隐藏下去,他藏得越深,我才会越不安。”    陈歌跟几个真正的变态杀人狂混在一起,不仅没有任何不适,反而隐约有种成为了主心骨的感觉,这一点恐怕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朝楼上走去,陈歌看见两边的墙壁上有很多灰黑色的人形污渍,他们身体扭曲,似乎正承受着痛苦。    “范聪居住的小区以前是医院家属院,修建时间在传染病爆发之前,这栋楼里以前是不是也住过病人?”陈歌没有去触碰那些污渍,他隐隐觉得影子的真正底牌会和那些传染病人有关。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w102041bq55110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