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第1083章黑雾4700】

【第1083章黑雾4700】

  陈歌不准备跟楼内居民再耗下去,他想要速战速决,所以才有了这样一个较为激进的提议。

  一旦黎医生和丁阿姨缓过神,知道了真相,那他们肯定会明白这一切都是陈歌在搞鬼,真正需要除掉的人是陈歌。

  在刀尖上跳舞,陈歌从一开始就清楚自己的处境,但他只能这么去做。

  他必须要在黎医生、丁阿姨他们反应过来之前,尽可能多的废掉楼内那些租客,直到对方联合起来也无法对自己造成威胁的时候,那他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接管这栋楼了。

  “丁姐,你好好在屋里休息,关好门窗,注意安全,我和大头过去看看。”黎医生依旧面无表情,陈歌也猜不透他在想什么,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黎医生对陈歌的提议动了心。

  这是个洗脱嫌疑的好机会,他们自然不会错过。

  见黎医生“咬钩”,陈歌站起身,很是关切的朝丁阿姨说了一句:“我不确定杀害房东的凶手和杀害屈贵的凶手是不是同一个人,你独自呆在家里一定要小心。”

  “我会注意的。”丁阿姨并没有听出陈歌话里的深层含义,她躺在沙发上,装出一副很虚弱的样子。

  “走吧,丁姐需要休息。”黎医生率先打开防盗门,他在大头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话。

  陈歌使用鬼耳,隐约听到了承诺书这三个字。

  他神色不变,不紧不慢的跟着黎医生走出了房间。

  轮手段、心机,黎医生也算是一个比较厉害的人,只是他太轻视陈歌了。

  可能他下意识的把自己当做了猎食者,残杀弱小,一次又一次的凶杀让他觉得内心的魔鬼极度膨胀,普通人在他们眼中只是备选的猎物。

  能够顺水推舟,把罪名嫁祸给别人自然很好,实在不行,无法甩锅,那就直接干掉所有知道秘密的人。

  这种扭曲的心理导致他没有认真去对待陈歌,事实上这也不怪他,谁又能想到,一个外来者能通过种种蛛丝马迹,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还原出大部分真相。

  当然,随着时间推移,他对陈歌的怀疑会不断加深,他想要杀掉陈歌的想法也会越来越强烈。

  丁阿姨住在四楼,大头是丁阿姨的邻居,黎医生跟他说完悄悄话后,大头借故回了自己家一趟。

  半分钟后,大头从家里出来,神色如常。

  “丁姐需要休息,让她好好呆在家里吧。”陈歌扫了一眼众人:“三楼那个大叔还没回来吗?”

  “我们直接过去找他吧,正好能节省下时间。”黎医生直接开口,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陈歌说的每句话都像是在引导他去做某件事一样。

  他并不觉得自己是被操控,只是觉得和陈歌“共事”挺舒服,就像瞌睡了总会有人主动过来递枕头一样。

  几人直接来到三楼那位中年男人门口,陈歌敲了半天门,中年男人才把门打开。

  “不好意思,我肚子不太舒服,上了个大号。走吧,咱们接下来准备去哪一户?”中年男人额头挂着汗珠,说话还有点喘,他这样子不太像是刚上完厕所。

  “我们准备挨个排查,既然你开门了,那就先从你家开始吧。”黎医生不等中年男人拒绝就直接走进了房间里,大头紧随其后。

  “你们排查可以,别把我东西弄坏了,我这里可有好多珍藏品。”中年男人似乎已经处理掉了自己的“秘密”,他并不担心黎医生检查出什么问题。

  看着自信满满的中年男人,陈歌摇了摇头,没有秘密也是可以制造出秘密的,而且这个制造秘密的人还跟自己无关,他此时反倒像是一个旁观者。

  几人全部进入出租屋内,中年男人的房间很乱,地上扔着大量酒瓶和生活垃圾,整个房间里最干净的地方就是墙上那些美女海报。

  “你在墙上贴这么多人像,晚上起床的时候不害怕吗?”陈歌的搜查状态和去电工家时截然不同,他一直盯着墙上的海报,拖住了中年男人,给黎医生和大头制造出机会。

  “晚上起床看到她们为什么会害怕?这不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吗?”

  “光看海报能有什么幸福的?”陈歌扫了一眼沙发,发现那些女性内衣仍旧胡乱扔在沙发上。

  女性内衣没有收拾,说明中年男人不在乎别人看到它们,这些女性内衣根本算不上是他的秘密。

  一开始陈歌以为中年男人只是个恋物癖,但现在他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这个猥琐中年人应该不仅仅只是收集内衣,他肯定还做过什么更加过分的事情。

  “喂!你们过来看!”黎医生的声音从中年男人卧室中传出,大家都被吸引,拥挤在卧室外面。

  掀开蒙在衣柜上的黑布,黎医生打开柜门,里面摆放着各种封面尺度极大的黄.色.录像和书籍。

  “这都是我的个人收藏,我也没有恶意传播,不犯法吧?”中年男人靠在门框上。

  “你这些录像里会不会记录了其他东西?”

  “不相信的话www.00kxs.com,你可以自己去看看,不过想要看完这么多作品,恐怕要好几个月吧?”

  中年男人走过去想要关上衣柜门,黎医生却抓住了他的手:“你把床下面这个上锁的箱子打开让我们看看。”

  “你们别太过分了啊!”

  “你也不想被冤枉成杀人犯吧?打开看看,如果跟凶案无关,我们自然不会多说什么。”黎医生面无表情,他的声音很冷,让人本能的觉得畏惧。

  “行,我配合你,等会我到了你家,也会好好搜查一下你的房间。”中年男人进行着毫无意义的威胁,他从口袋里拿出钥匙将床下的木箱打开。

  箱子里面摆放着女性的身体模型,做的栩栩如生,远看跟真人几乎没什么区别。

  “这是我的妻子,她陪伴了我很久。”中年男人站在木箱旁边,他不允许任何人触碰模型。

  如果是不懂人偶制作的外行,看见这女人的模型只会惊叹做的很美,但很不巧,陈歌是一个人偶制作大师。

  他熟悉所有制作人偶的材料,没有哪一种材料能将人偶皮肤做的这么逼真,除非他使用的就是人皮。

  箱子里的人偶和市面上的绝大多数人偶都不同,分位数十个部件,所有身体部位都可以自己拆卸更换。

  和制作好的人偶相比,这个人偶更像是一个身体框架,脸、头发、皮肤等等都可以自己动手更换。

  中年男人展示着箱子里的人偶,他只让看,不让摸,那箱子里除了人偶外,也确实没有其他东西,楼内租客并没有干涉男人的个人癖好。

  “看完了吧?我可以锁上箱子了吗?”中年男人正要合上箱子,卫生间里忽然传来了大头的声音。

  “这是什么东西!”

  屋内几人跑了出去,中年男人不慌不忙的重新锁上箱子,他表情轻松,就好像度过了大劫一样。

  中年男人是最后一个走出卧室的,他来到客厅以后,发现所有人都在看他。

  “你们怎么了?”

  “你还问我们?给个解释吧。”大头摊开手掌,掌心放着一枚磨损严重的牙齿:“我是在你家卫生间下水道口发现的。”

  “不可能!我家不可能有这东西!”中年男人盯着大头掌心的牙齿,忽然产生了一种不详的预感。

  “这是在你家卫生间里发现的,你最好还是给我们一个理由。”大头说话声音很细,再配上他有些畸形的外表,看着十分瘆人。

  “我再说一遍!我家不可能有这东西!”中年男人和大头针锋相对,不肯退让,眼看气氛僵住,陈歌走了过来。

  “别着急,发现一枚牙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是玩人偶组装的,这枚牙齿是不是给人偶准备的?”

  “人偶的口腔不需要牙齿。”中年男人给陈歌这个外行解释道。

  “所以你就把它们的牙齿丢进了下水道?那人偶真的是人偶吗?”大头趁机又攻击了中年男人一句。

  “你在胡说什么?”中年男人瞪着大头,他不断辩解,但是却没有人去认真听他的话。

  “仅凭牙齿也不能说明什么问题,都冷静一下。”陈歌满脸疑惑的看着大头:“你除了牙齿还有没有其他发现?”

  “这些牙齿还不够证明吗?”大头指着卫生间的下水道。

  “这些?”包括中年男人在内,所有人都看向下水道。

  铁皮排水口被拿开,管道拐弯的地方掉落着好几颗牙齿,这些牙齿有的下面还带着腐烂的肉。

  “为什么会有这些东西?”中年男人察觉到周围那些人不善的目光,他额头冒出了冷汗:“我真不知道下水道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牙齿,可能是其他人家的东西通过管道掉到了我家,你们相信我!”

  “牙齿全部落在管道拐角,如果是别人家的东西那应该会直接顺着主管道被冲走。”黎医生的声音从另外一间卧室里传出,他冰冷的目光紧盯着中年男人:“我劝你们大家最好离他远一点,我这边又有了新发现。”

  黎医生扬起了手中的一本人偶制作工具书,里面密密麻麻全部都是中年男人做的笔记,他将书翻到了某一页,从中拿出了一张满是干枯血污的纸。

  “你们看这是什么?”

  小孙和屈赢最先走过去,看到白纸上的字迹后,他们表情全都发生了变化。

  “承诺书?”

  “我保证不会将……”

  整张纸上全都是血迹,书写者当时的状态非常差,似乎受了重伤,能看清楚的那几个字也写的歪歪斜斜,就好像手指被打断了一样。

  中间的内容完全看不清楚,大家只能看到开头的承诺书和结尾处房东的名字。

  “你为什么会有房东签字的承诺书?房东究竟向你承诺了什么?”

  “我怎么知道?这不是我的东西!”中年男人已经意识到不对了,楼内刚死了两个人,凶手没有抓到,自己房间里又出现跟凶案有关的物品,这肯定是有人在陷害他。

  一股深深的恐惧感将他包裹,中年男人背靠墙壁,他瞳孔颤动,扫视屋内的每一个人:“那东西是有人故意放在我家里的!就跟下水道里的牙齿一样!是凶手干的!有人在陷害我!”

  “我们这么多人都在,凶手为什么会偏偏去陷害你?”黎医生双手拿着那张承诺书,防止中年男人狗急跳墙去抢夺。

  “你们相信我!这真不是我的东西!”中年男人额头急出了汗,他之前光想着隐藏自己的秘密,根本没想到会有人去诬陷他。

  “要不我们先控制住他,这个人太危险了。”大头朝四周看去:“电工家绑尸体的床正好可以用来绑他,那屋子里还有电疗仪,我就不相信到时候他还会嘴硬。”

  “你们觉得怎么样?”黎医生看向其他租户。

  陈歌仿佛还沉浸在巨大的冲击当中,他没有开口。

  小孙则摇了摇头:“我们这么做和凶手有什么区别?我觉得大家还是在一个屋子里好好谈谈比较好。”

  “我赞同大头的提议,杀死房东的人可能拥有这楼里所有房间的钥匙,我们一定要逼问出钥匙的下落才行!要不晚上睡觉都不安心!”屈赢和他女朋友根本不在乎中年男人是否被冤枉,也不会在乎中年男人受到的折磨和痛苦,他们考虑的只有自己的利益。

  “我、大头、这对夫妻,我们四人同意逼问,少数服从多数,就这么做吧!”黎医生将承诺书小心翼翼收好,他、大头和屈赢,三人将中年男人围住。

  情况危机,中年男人知道有人想要让他死,想要让他成为替罪羊。

  “你们听我说!我真的和房东的死没关系!不信你们可以去问吴悠!那个孩子知道谁才是真的杀人凶手!他曾经看见有人深夜在房东门外徘徊!”中年男人真的慌了,他知道这楼内的租客大都不正常,一旦被绑到电线上,就算自己不是凶手也会被折磨的只剩下半条命。

  “吴悠喜欢靠撒谎来博取大人关注,这是你亲口说过的,怎么现在又变卦了?我发现你这个人也是满口谎话,不过没关系,等会我会让你开口说实话。”黎医生向前走了一步,他不需要中年男人说实话,他只需要中年男人说出自己想要听的话,如果中年男人说不出来,那就一直折磨到其说出来为止。

  “你为什么一直要逼我?”中年男人目光在黎医生和大头之间徘徊:“牙齿是大头找到的,承诺书是你找到的……”

  眼神猛地发生了变化,中年男人突然高喊:“是你俩在害我!大头从小就是你的患者!他对你言听计从!真正杀了房东的人是你们两个!”

  中年男人声嘶力竭,他冲着唯一没有表态的陈歌和温晴大喊:“你们相信我!我说的实话!他俩才是凶手!”

  此时陈歌和温晴就是中年男人唯一的希望,他完全忘记了就在不久前,他还不断去找陈歌的麻烦。

  “我也很想相信你,但证据摆在面前,你最好还是不要抵抗了。”陈歌抬起头,他的话成为了压倒中年男人的最后一根稻草:“从发现死者开始,你就一直在影响我做出判断,能告诉我你那么做的理由吗?”

  “别废话了,先抓住他再说。”黎医生和大头同时朝中年男人冲去,那个中年男人拼命挣扎。

  “你们会后悔的!你们全都会被凶手杀死的!”被绑上电线后基本上是死路一条,楼内也已经很不安全,中年男人甩开大头和黎医生之后,做出了一个谁也没有想到的举动。

  他冲到了客厅窗户旁边,果断打开了窗户,而就在他准备往下跳的时候,黑雾当中隐隐约约出现了一张嘴。

  “啊!”中年男人发出一声惨叫,鲜红的血洒落在窗框上,那张嘴似乎咬断了他的脖子。

  黑雾涌动,中年男人消失不见,屋内几人都没敢靠近窗户。

  “刚才那是什么东西?”陈歌拥有阴瞳,他是所有人里视力最好的,可就算这样他也没有看清楚那玩意的具体模样:“黑雾里有吃人的怪物?”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w102041bq5535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