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仙宫 > 【第二十七章异常】

【第二十七章异常】

  珍药坊,临时搭建的木屋前,药奴清洗着餐具,背对着叶瞳问道:“小主,您真准备去郡城?”  “嗯,必须要去!”  叶瞳盘膝而坐,感知着体内的情况。令他隐隐有些担忧的是,上次泡药澡到现在,时间连一个月都不到,但他体内的毒素好像又有躁动迹象,最迟再过半个月,恐怕又要使用以毒攻毒的办法了。  药奴感叹道:“郡城可是个花花世界,物欲横流,纸醉金迷,物价高的令人胆寒,哪怕持有万金到了郡城,花费起来恐怕都打不起个水漂。咱们啊!去之前一定要多带点银两,只是不知战虎冒险者团队订购的那批丹药,咱们能赚多少银两!”  叶瞳停止感知身体情况,转头瞟了眼药奴,眼底浮现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血魔虫!  数量稀少,价格昂贵。  对于那些需要血魔虫的人眼里,这东西就算是卖出百万两蓝金的价格都不足为奇。自己手里就那么点钱,拍买血魔虫是远远不够的。至于使用银晶……他倒是舍得,但就算加上自己手里的银晶,恐怕也不够啊!  赚钱!  叶瞳深吸一口气,说道:“药奴,我等会列一份购置药材的清单,你拿着去市场里购买药材,所有银票和金票都给你,全部花掉。”  药奴瞪大双眼,不可思议的说道:“小主,一万两蓝金也就是十万蓝银,再加上这两万两银票,一共十二万两蓝银,您……您真的都要用来购买药材?”  叶瞳不假思索的说道:“没错,全部花完。”  药奴近期意识到小主很在意金银财富,但他万万没有想到,这十二万两蓝银,小主竟然舍得全部花完,这手笔可谓是大的惊人啊!  “小主,有件事需要告诉你。”  “说!”  药奴犹豫道:“小九那丫头,失踪了。”  叶瞳眯起双眼,缓缓点了点头,说道:“知道了。”  药奴一愣,迷惑道:“您不担心吗?”  叶瞳说道:“担心有用吗?我曾观看过小九的面相,发现她近期的确会有远行的迹象,放心吧!虽然我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但我相信她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面相?  药奴露出古怪表情,看面相还能看出“将要远行”的结论?  这小主……  自己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他了。  叶瞳说道:“珍药坊没有建好之前,我会到小九居住的地方去炼制丹药,你购买的药材,也都送过去吧!”  “好!”  药奴点头回答。  珍药坊的建造没有停止,在药奴加价五百两蓝银的情况下,工匠更多,建造速度越来越快,仅仅只过了二十一天,面积扩大,更加气派的珍药坊便彻底完工。这二十一天里,叶瞳除了修炼,便一门心思的放在炼丹上。  叶瞳炼制毒丹的能力很强,炼制其它种类的丹药,就略显不足,但是,经过一次次的失败,不断的积攒经验,他的炼丹水平突飞猛进。  “还差三分之一的量。”  叶瞳检查了下炼制的丹药和药剂数量,满意点了点头,然后,他又埋头开始继续炼丹,压根没有搬回珍药坊的意思。  终于。  在距离和战虎冒险者团队约定的时间还差四天的时候,叶瞳成功把战虎冒险者团队订购的所有丹药和灵液,全部炼制完成,然后,他又开始制作玉瓶,药奴往返这里三趟,才把所有盛放丹药和灵液的玉瓶运回到珍药坊。  “小主,价格不能要低了。”宽阔的库房里,药奴站在柜架前,看着数百个精美别致的玉瓶,认真说道:“您的玉雕技艺,是我至今为止见到的最好的,老奴保证,仅仅是这玉瓶拿出去出售,一个都能卖出百两蓝银。”  叶瞳哑然失笑道:“哪有那么夸张!”  药奴正色说道:“小主,我说的一点都不夸张,甚至还是保守估算,如果碰到真正喜欢的人,一个玉瓶千两蓝银都能卖到,所以,这批丹药的价格,您可不能少要啊!”  叶瞳闻言,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他想起了买椟还珠的故事,其实,当初他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想过那个买家,或许是真的喜欢那木匣子,而对那珍珠毫无兴趣呢!  珍珠!  在很多人眼里是宝贝,但在有些人眼里,或许都不如一个肉包子,一本书,或者一个工艺品,每个人看待事物的眼光不同,看待物品的价值也各不相同。  叶瞳想了想,说道:“放心吧!”  药奴微微点头,知道自己家这小主不是吃亏的主,也就不再反复强调,而是提起另外一件事:“小主,最近半月有余,咱们珍药坊外面经常有修炼者鬼鬼祟祟,好像不怀好意。”  叶瞳眉头一扬,询问道:“童家派来的?”  药奴摇头:“不清楚。”  叶瞳说道:“既然弄不清楚,那就无须理会,只要防备着点即可,对了,小九租住的那个石屋里,还剩下不少的药材,你也去取回来吧!”  “好!”  药奴答应一声,便离开库房。  寒山城,飘香楼。  豪华气派的内部装修,盘龙雕凤,精美绝伦。  这里是整个寒山城最为昂贵的消金窟,温柔窝,楼里的姑娘们打扮的花枝招展,到来的客人们一掷千金,男欢女爱,纸醉金迷,好不痛快。  三楼。  宽敞的房间里,满脸富态的苗大庆,抚摸着圆滚滚的肚子,享受着两位妙龄女郎的服侍,陶醉在这温柔乡里,就连最近一门心思巴结童家,想要和童家合作的那个生意,都忘到了九霄云外。  “砰砰……”  房门被人从外面敲响,并且传进来略带嘶哑的声音:“老爷,有消息了。”  苗大庆愣了愣,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立即面色一正,推开身旁的姑娘,摆手说道:“你们出去吧!”  片刻后。  两位妙龄女郎离开,一位看上去颇为精明的青年走进来,反手把房门从里面关闭,这才来到苗大庆面前,说道:“老爷,已经确定,珍药坊那姓叶的小子回来。”  苗大庆嘴角浮现出冷笑神色,说道:“外界都已经传开,童家童开山的那条手臂,就是被姓叶的小子斩掉,甚至童开山前去报复,好像还吃了瘪。  恐怕,现在童家家主恨不得把姓叶的大卸八块,只是不知为何,童家高手竟然没有再去找那姓叶的,应该也和对方最近藏匿起来有关。”  精明青年问道:“您是想,帮童家一把?”  苗大庆点头说道:“既然咱们先知晓了叶瞳的消息,那咱们就干掉他,只要能讨的童家满意,那笔买卖恐怕就是咱们的了。阿威,立即带着家族高手,去把那姓叶的给我宰了,提着他的脑袋送到童家。”  精明青年答应一声,顿时朝着外面走去。  寒山城,童家。  童思渊身为童家家主,最近过的非常舒爽,除了自己那成天惹是生非的儿子,被人断了一条手臂,还差点累了童家。  “夫人,那混小子呢?”  雕梁画栋的房屋内,童思渊喝了杯茶,抬头看向施施然走进来的夫人张氏。  张氏脸上挂着凝重神色,说道:“夫君,山儿在演武场,你说他最近是不是疯了?以前他总是不着家,有时候几天都看不到他的影子,每每有消息,都是他在外面闯了什么祸事。可是最近二十来天,他每日都在演武场修炼,甚至还拉着家族护卫陪练,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童思渊闻言一愣,惊讶道:“你的意思是,这二十多天,他都没有离开过家门?是每天都在演武场修炼?”  张氏说道:“是啊!”  童思渊了解自己那儿子的德性,他就算是获得了家族的培养,修炼时候也总是偷奸耍滑,自幼被自己用皮鞭抽打的次数数都数不清,可是,却没有什么效果。  那么!  他最近是怎么了?  童思渊沉思片刻,缓缓说道:“夫人,你随我去看看,我倒是想知道,那小子到底是中了什么邪。”  很快,他们夫妇来到演武场,看着空荡荡的演武场里,只有两道身影正在上下翻飞,打得不可开交。  “那是……武斌?”  童思渊记得武斌,他们童家的护卫,炼气七重修为,实力不算很强,但也属于童家护卫里中流砥柱的存在。  张氏点头说道:“没错,正是武护院。”  童思渊眯起双眼,静静观察着打斗中的两人,然而,他看了半刻钟左右,便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因为他发现,自己那不成器的儿子,手臂都少了一条,竟然能和武斌打得旗鼓相当,最重要的是,儿子竟然已经突破到炼气七重了。  不正常啊!  童思渊咳嗽一声,随着演武场上的两人气喘吁吁的分开,他才背着双手走过去,审视了童开山一番,然后对着武斌挥了挥手,待到武斌离开,他皱眉问道:“你是不是惹了什么麻烦?”  “没有……”  童开山想到那日在珍药坊下跪的场面,顿时心里一颤,难道穆晓晨找他们童家的麻烦了?  “父亲,您的意思是?”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w169348bq9141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