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仙宫 > 【第三十章珍药坊的新成员】

【第三十章珍药坊的新成员】

  叶瞳看着药奴紧张的表情,想到外面满地尸体,淡淡说道:“珍药坊重建后,规模是增加不少,但人气也更少了,过几日咱们便动身前往郡城,一走最起码需要数月之久,要找个看家护院的人啊!”  “有!”  药奴不假思索的说道。  叶瞳一愣,随即好奇问道:“谁?”  药奴说道:“瘸老太。”  叶瞳惊讶道:“巷口那个以乞讨为生瘸老太?她的年纪看上去,好像比你还大吧?拄着黑碳棍走路,好似一股风都能把她吹倒,你说让她给咱们看家护院?”  药奴沉默一会,说道:“老主人说过,整个寒山城什么人都能招惹,唯独不能招惹她,甚至,我怀疑她和你有关。”  叶瞳面色微变,询问道:“什么意思?”  药奴说道:“十年前,你被老主人带到这里的三个月后,她乞讨到这里,自此就再也没有离开。巷口的窝棚,仅能容纳一人,她便在那里一住就是十年。骄阳酷暑也好,冰雪寒潮也罢,她始终不曾离开。”  叶瞳说道:“即便如此,也不能证明她跟我有什么关系吧?”  药奴说道:“我观察她这么多年,除了你每次给她些吃食,她的眼神才会柔和很多,而其他人一旦靠近她,便会引起她的戒备,外人或许看不出来,但我却能察觉到一丝。”  叶瞳问道:“你确信,她能守得住家?”  “能!”  药奴斩钉截铁回答。  叶瞳没有再说话,他与药奴擦肩而过,离开珍药坊的大门后,沿着青石铺平的小道,一步步走向巷口,短短半刻钟后,叶瞳便看到巷口残破不堪的小小窝棚前,衣衫褴褛,蓬头垢面,抱着一根黑不溜秋的黑碳棍,瘫坐在墙角瘸老太。  整个寒山城,能被叶瞳记住的人不多,而这瘸老太却是其中之一。  叶瞳的目光,从瘸老太失却半截小腿的右腿处扫过,然后,与投来目光的瘸老太对视一眼,然后说道:“几日后,我要带着药奴前往郡城,数月内无法归来,珍药坊需要一位看家护院之人。你,可有兴趣?”  “有兴趣。”  瘸老太不假思索答复。  叶瞳转身,朝着来时的路走去,只留下一句轻飘飘的话:“跟我来吧!”  他没问。  纵使她与那个曾经独立的叶瞳有关,只要她不主动提及,他就没必要沾惹业缘,活着,是一种幸福,他可以提供的,便是给这瘸老太安一个身立命之处。  然而。  十几步之后,他又停了下来,仿佛想到了什么,又折返向慢吞吞跟来的瘸老太,与她擦肩而过时,说道:“跟我来。”  两人行走很慢,出了药材市场,穿过两条街区,在一家裁缝铺门前停住脚步,叶瞳抬头凝视牌匾,沉默了几秒钟,才再次抬腿。  “客官,您需要定制衣服吗?”  聪明伶俐的年轻小厮,挂着满脸的热情迎上来问道,哪怕他看到跟在叶瞳身后的瘸老太,都没流露出半分厌恶之色。  叶瞳问道:“你们这里,可否洗漱。”  “可以。”  年轻小厮颔首说道。  叶瞳指向瘸老太,说道:“让人伺候她洗漱,然后给她取三套合身的服饰,这是十两蓝银,够吗?”  “足够了。”  年轻小厮接过蓝银,脸上的笑意更浓。  叶瞳看向瘸老太,说道:“我在珍药坊等你。”  说完。  他举步走出裁缝铺,站在街道上后,寻思片刻,便朝着奴隶场方向走去。他不清楚瘸老太的真正能耐,但偌大的珍药坊,多一个瘸老太,还是太过于冷清。最起码以后洗衣做饭,打扫卫生,不能一直让两个行将就木的老人去做。  奴隶场。  占地面积宽阔,搭建却格外简单的区域。整个寒山城,奴隶商数量很多,贩卖的奴隶数量,即便和一些主城比起来,都毫不逊色。在这里,没有人会在意奴隶曾经的身份,也很少有人在意奴隶的死活。在所有人眼里,奴隶是地位最为底下的存在,只能用金银价位来衡量。  这里很热闹。  很多冒险者团队,每每进入金鸾山脉,或者进入南部蛮荒疆域,都有可能遭受到成员的损失,而他们每次归来,几乎也都会在这里补充团队成员。  另外。  寒山城每天都在死人,各行各业都需要新人补充,这也造成奴隶市场生意火爆的原因。  叶瞳踏进奴隶场后,便行走的很缓慢,他那双敏锐的眼神,从一间间搭建的石屋里扫去,能够清楚的看到每间石屋里用铁链拴着的奴隶。  这些奴隶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这些奴隶被打扮的光鲜亮丽,那只是为了卖个好价钱,但他们的眼神却充满绝望,或者麻木,或是彷徨。  他们……看不到未来,看不到希望。  叶瞳不是救世主,他只是阴差阳错来到这个世界的外地人;他也没有足够的财富,能令这全世界的奴隶,都恢复成自由身;他更不是王侯将相,无法阻止奴隶的存在,无法阻止一批批的可怜人,最终被烙上印痕成为奴隶。  “小兄弟,要奴隶吗?”  “主城曾经的豪门千金,权贵的子嗣……”  “炼气四重的高手,力大无穷的力士……”  “蛮荒狐族血脉,石林巨人……”  奴隶商们热情的招呼声,没能拦住叶瞳的脚步,千米长的街道,他即将走到尽头,却没有挑选到满意的奴隶。  眼缘。  是个很重要的缘分。  叶瞳懂得相术,观其形,望其气,相人秉性,定人命理。  忽然。  叶瞳的脚步骤然挺住,他的眼神落在一张秀美的脸庞上。这张脸庞,既熟悉又陌生。  “定定?”  “她不是,外貌八分相像,但眼神麻木,不像柳定定那般狡黠灵动。”  “她眉宇间的柳叶形红色印痕,证明她拥有狐族血脉,还是激活血脉的修炼者,但她面色晦暗,年幼至今命运坎坷,多遭磨难……”  叶瞳观察细微,把这个拥有狐族血脉的少女观察一遍后,才看向门旁嘴角噙着草茎,表情慵懒的青年。  “有满意的?”  慵懒青年漫不经心的问道。  叶瞳指向少女,询问道:“多少钱?”  慵懒青年转头瞥了眼,随即慢悠悠的说道:“不是老主顾,价格没有优惠。八百两蓝银,少半两都不卖。”  叶瞳取出银票,直接交给青年,说道:“她是我的了。”  慵懒青年吐出草茎,翻找出一把钥匙,从二十多位奴隶中把少女牵出来,说道:“要不要解开锁链,你自己决定。提前说明,如果你解开锁链,而她趁机逃跑,跟我没有半分关系。”  叶瞳仿若未闻,在慵懒青年的注视下,开锁抽掉锁链,丢在地上后,凝视连头都没抬起的少女,问道:“回答我的问题,你叫什么名字?”  少女摇头。  叶瞳说道:“既然没名字,那你以后就叫定定,随我姓,叶定定。”  少女终于慢慢抬头,她那双麻木的眼神里,也终于有了一丝的焦距。她清楚一件事情,被买走的奴隶,如果得不到赐名,以后连猪猡都不如,余生命运灰暗;但如果能够得到主人的赐名,身份将提高不少,最起码不会被随意杀死。  “嗯!”  少女喉咙里挤出的声音,微不可闻。  叶瞳转身,朝着来时的路返回,而那少女则默默跟在叶瞳身后,没有逃跑的念头,也没有对以后人生的希望,就像个傀儡,消沉而麻木。  珍药坊。  叶瞳带着新买的奴隶少女叶定定回来后,看着药奴带着满脸的狐疑迎上来,说道:“她以后就是咱们珍药坊的丫鬟,你想办法把她的奴隶烙印给弄掉,哪怕留下疤痕也无所谓。洗衣做饭,打扫庭院的活,以后也都交给她。”  药奴怔怔问道:“那往后老奴该做什么?”  叶瞳不假思索的说道:“修炼,我需要强者庇护。”  修炼?  药奴心底一震,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涌上心头,以往,他虽然也能修炼,但老主人霍蓝秋并不在意他的修为如何,也不会给他太多时间修炼。只会把他当牛当马,压榨着他身上的劳动力。  小主他……  叶瞳仿佛想到了什么,再次说道:“等一会,瘸老太也会过来,她在珍药坊里,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如果想要修炼,你便丢给她几颗银晶。”  药奴眼睛一亮,毫不犹豫点头说道:“老奴知道了。”  叶瞳说道:“还站着做什么?先带她去熟悉环境,饭时跟咱们一样,回头再给她点银两,去购买几套新衣。”  “是!”  药奴恭敬说道。  叶瞳回到自己房间,找出一张白纸,取出闲来无事时特质的焦炭笔,刷刷刷在上面画起素描,渐渐地,腿部假肢部件呈现在眼。  叶瞳静静思索,设置机关,组装零件,整整半个时辰,才终于画完。  通过融合的记忆,他知道这个时候没有假肢,断腿断臂也只能保持那样,最多就是拄着拐杖,或者空荡断臂衣袖。  “如果她有修为在身,假肢对她会有大用处;但如果没有修为,以她的年纪,无异于是鸡肋一件。”叶瞳若有所思的想到。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w169348bq9142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