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仙宫 > 【第一百一十二章绝妙主意】

【第一百一十二章绝妙主意】

金门客栈。    一处小湖的湖畔,寻见一位身穿宽松长袍梳着整齐发髻的老者,手握鱼竿独自垂钓;但一股若隐若无的气息,却早已锁定千米外的阿洛雄,只要阿洛雄有所异动,那老者定会断然出手。    “你恐怕不是我的对手。”阿洛雄背着长刀,弹指间便出现在老者身侧。    “谁强谁弱,战过才能知晓。”老者淡然说道。    “我来此,是来寻仇,那蝼蚁般的存在,不值得你放在眼底吧?”阿洛雄一脸冷漠,眼底泛着寒光说道:    “强者,也是从蝼蚁阶段修炼而来,又何必有轻视之心?如若你的仇人在老夫的客栈之外,老夫倒是懒得多管,但在这里,谁若胆敢杀人,便是我的敌人。”老者面如止水的说道。    “你……”阿洛雄释放出几分杀机。    “这里是蛮荒之城,筑基期强者最起码超过十位,结丹期强者也有一位,哪怕离开老夫的客栈,恐怕你也不敢杀人,除非你可以承受那么多强者的怒火。”老者的泰然自若的说道。    “你以为我会惧怕?”阿洛雄发出一声冷笑。    “有胆量,你便试试?”老者说道。    阿洛雄释放的杀机更浓,但却依旧没有动手;他曾多次来到蛮荒之城,自然知晓老者说的是真是假。蛮荒之城规矩便是不能在城中杀人,哪怕是鸡鸣狗盗之徒,依旧是不可以,否则将会遭到群起攻之。    若是他的修为能突破到结丹境,倒是可以无视蛮荒之城的规矩,但现在,他的确不够资格,只能望而兴叹罢了。    “哼,你最好一直就守在这里……”阿洛雄冷哼一声,身形瞬间消失在原地。    老者释放的气息,一直锁定在阿洛雄身上,发现他已经离开金门客栈的范围,这才收回那股气息,心底暗暗一叹。    “小主,那股气息已经消失了。”阁楼里,药奴忽然神色一动,有些兴奋的说道:    叶瞳从始至终一直观察着生死簿上浮现的那个名字,此时发现那个名字已经消失,说明对方已经离开百米之外。    “阿洛家族的人,你我是知道的,他们是断然不会善罢甘休的。只怕此时的金门客栈外,已经布满他们阿洛家族的爪牙了。”叶瞳说道。    “不行咱们趁着他们落脚不稳,就此冲出去吧。”药奴说道。    “敌暗我明,咱们现在弄不清阿洛家族到底来了多少人,这金门客栈又有他们多少人,这般冒然出去恐有危险。”叶瞳摇了摇头说道:“让我好好思索一番,终究能想出个办法来的。”    二人沉默了片刻,只见叶瞳眉目忽然一闪,脑中好似想起了某件事情一般。    “我记得牟星说过,蛮荒之城的规矩是,不允许在城内杀人,如若仇人见面,可以去死斗场厮杀?”叶瞳眼光闪烁的说道。    “没错。”药奴说道:    “如若对方真是阿洛雄,你觉得他会顾忌这个规矩吗?”叶瞳眯起双眼说道:    “老奴不清楚。”药奴想了想,摇头说道:    “咱们要是使用金蝉脱壳之计,你觉得能瞒得过阿洛家族的眼线,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蛮荒之城吗?”叶瞳说道:    “什么计策?”药奴愣了一下。    “赌斗场。”叶瞳一字一顿的说道    “老奴没明白小主您的意思。”药奴皱眉问道:    “咱们去血杀赌斗场,但凡是这种地方都有秘密通道,提供给那些参加赌斗的赌斗者秘密离开,阿洛家族的手再长,应该也不至于连血杀赌斗场的秘密通道都知晓吧?”叶瞳说道。    “咱们足有七人,血杀赌斗场怎会愿意帮咱们?”药奴问道。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拿出一百万两蓝金,我想血杀赌斗场的人不会拒绝。”叶瞳平静说道。    “这个,还真不好说……”药奴犹豫了一会,苦笑道:“小主,咱们用得着这般谨慎吗?那可是一百万两蓝金啊!”    “钱财乃身外之物,来日终究方长,何须拘泥于此。只要咱们此番能逃脱,这笔账定然要在阿洛家族连本带利的讨回来。”叶瞳说道。    “嗯!”药奴听到叶瞳如此说道,便不再吭声。    很快,一行七人离开桃苑客栈,叶瞳通过生死簿发现,途经之处,的确有几位姓氏为阿洛的男子,乔装打扮成商贩,一直监视着他们,至于还有没有别的姓氏的敌人隐藏在暗中,他就分辨不清了。    血杀赌斗场。    建筑群最深处,数百位看似孔武有力的壮汉,把这里守护的固若金汤,哪怕是只蚊虫飞进去,都能被他们察觉到。    三层古堡里,血杀赌斗场的老板,冥血一族的族长冥十陵,端坐在黑狮椅上,表情格外冷峻,下方,两位冥血一族的强者,则满脸古怪的看着冥蝶。    “父亲,那隗彪实在是可恶,女儿死都不会同意与他成亲。”冥蝶已经把赌斗场里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讲述一遍,对那隗彪的话更是厌恶的添油加醋。    “或许,隗彪并非是针对咱们血杀赌斗场,他有可能指的是那两位参与赌斗的赌斗者。”冥十陵并没有全然听信了女儿的话,沉吟了一下说道。    “不管他是无心还是无意,总之女儿瞧不上他,虽说他是蛮虎一族的少主,修炼天赋也挺不错,但他不仅有勇无谋,简直可以说是愚蠢无比了!别说与这种人成亲,哪怕与这种人多接触几天,我都浑身难受,恶心到想吐!”冥蝶怨恨的说道。    “他,真如你所说那般不堪?”冥十陵闻言不禁皱起了眉头。    “父亲,您应该提前派人调查他一番,否则您就不会把女儿往火坑里推了,如今的蛮荒之城,谁不知道他隗彪暴戾成性,冷酷无情,甚至是……荒淫无道。”冥蝶说道:    “此话怎讲?”冥十陵听到此话顿时面色一紧,连忙询问道    “女儿暗中调查过他的信息,得知近十年来,他借着他的权势,到处糟蹋女子;光是被他蹂躏致死的女子,就不少于百人!”冥蝶说道。    “什么?”冥十陵,面色彻底阴冷下来,厉声说道:“冥幽族老,你亲自去调查,看他是否如蝶儿所说的那般不堪!”    “是!”左侧椅子上坐着的中年,起身抱拳,然后快速离开。    “如若你所说属实,纵使有我那老朋友在,我亦不会把你嫁给隗彪,但如果是你胡说,这门亲事就定下了,你不许再有异议。”冥十陵重新看向冥蝶,郑重的说道。    “好!”冥蝶答应一声,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当她踏出古堡大门的那可以,美艳脸庞上浮现出几分笑意,她知道自己的计谋已经成了,以隗彪狼藉的名声,想必能够轻易调查出来,到时候父亲便不会再想方设法撮合自己与隗彪。    “大小姐。”冥血一族的一位管事迎面而来,对着冥蝶抱了抱拳,就要进入古堡。    “冥雷管事,何事如此匆忙?”冥蝶眉头一扬,询问道。    “上门一个古怪生意,我需要向家主汇报。”冥雷犹豫了一下,抬头苦笑道。    古怪生意?    “到底是何生意?”冥蝶诧异道。    “有位两位昨日在咱们这里参加赌斗的赌斗者,提出一个交易,他们愿意拿出一百万两蓝金,希望能够通过咱们的秘密通道,暗中离开,我仔细询问过,对方招惹到厉害的敌人,所以才只能出此下策,摆脱敌人的监视。”冥雷说道:    “还能这么操作?”冥蝶傻眼了,她曾经听说过各种交易,却从未有人利用这种方法,企图借助赌斗场玩一场金蝉脱壳的戏码。    这办法,是谁想出来的?他绝对是个天才!冥蝶是打心眼里佩服,看着冥雷管事说道:“此等小事,你就不用去告知我父亲了,走吧!我亲自过去处理。”    冥雷迟疑片刻,最终点了点头。    “登门跟咱们交易之人,是什么来历?”趁着两人朝着外面走去的时刻,冥蝶询问道。    “我不清楚!”冥雷摇了摇头,说道:“为首的是个少年,昨日层用化名叶先生,参与过两场赌斗,最终都以胜利而告终,另外一位,是个蒙面女子,昨日在第二区域参与赌斗,同样赢了两场。”    “对了,他们一行七人,除了另外一个老者之外,其他四人看上去像是那少年的护卫。”    “叶先生?”    冥蝶露出惊讶神色,她很少用心去记那些赌斗者的名字,但那个叶先生,她却记得清清楚楚,甚至她还在面对隗彪的事情上,利用了人家一把。    一刻钟后,冥蝶在地下后台见到了叶瞳七人。    “叶先生,这是我们血杀赌斗场的大小姐,冥蝶,大小姐,他就是叶瞳,想要跟咱们交易的人。”冥雷相互介绍了一番。    “叶先生,通过这种办法金蝉脱壳的主意,是你想出来的?”冥蝶笑着问道。    “是!”叶瞳没有否认。    “主意很妙,只是需要付出的代价很大,一百万两蓝金,难道你就真的舍得?”冥蝶笑盈盈的问道:    “昨日,我家老奴在血杀赌斗场赢了一百多万两蓝金,轻易赢来的金银,随手用出去也不心疼。”叶瞳哈哈一笑,淡然说道。    “是你和猫女赌斗的那一场?”冥蝶问道。    “看来你知道的不少啊。”    “是啊,昨日我正好在看。”    “没错,正是你看到的那一场。”叶瞳笑道。    “赢的蓝金,就留着吧!我们赌斗场有几条秘密通道,其中延长最远的一条,直通城外,你们可以从那条秘密通道里离开。”冥蝶缓缓点头,摆手说道。    “大小姐这是何意?”对方的好意来的有些莫名其妙,叶瞳闻言不由得问道。    “算我还你人情。”冥蝶摆了摆手,要是没有叶瞳昨天的那场比斗,她还真的找不出摆脱隗彪的理由。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w169348bq9166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