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仙宫 > 【第1177-78再出发】

【第1177-78再出发】

  “既然他已经全都跟你说过了,那我就不再多费口舌,若是日后有机会的话,希望你能将我之一道传扬光大。”

  地藏王说道。

  “知道了知道了,若是日后公子允许的话,我也可以开宗立派,替你好好发扬光大一番。”

  神鳄满不在乎说道。

  “若是日后你修炼之上有什么不懂的你可以唤我,我必然是在的。”

  “怎么听你这话的意思,你好像要在我的脑海之中常住一样?”

  神鳄反问道。

  “如若不然,你就要我现在消散于天地之间吗?”

  饶是是以地藏王菩萨的心性,也被眼前这个憨货给弄得有些无言。

  “这个……我总是不希望脑海之中会无缘无故多出一个人的。”

  神鳄说道。

  “平日里我不会打扰你的修炼与日常的行为,但是当你需要我的时候,我会再出来的。”

  地藏王说完,也不等对方回答,直接消失在对方的脑海之中不见的踪迹。

  “……”

  “你就走了?”

  神鳄试探问到。

  “还在呢。”

  “……”

  于是神鳄就在这一阵颇为不自在之中开始了自己的修炼。

  ……

  岁月不知几转,等到叶天再找到他的时候,都有些不确定自己眼前的是否与自己先前所遇到的是同一个。

  眼前的神鳄如今脑后生佛光,整个人显得无比端中,甚至还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一块破布料披在身上当袈裟,走起路来虽然模样有些奇怪丑陋,但是神性光辉却是散落的一地。

  “你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幅样子了?”

  叶天奇怪道。

  “这不是为了更像一个佛门中人嘛,公子你看我现如今的修炼已经足以生出佛光来了。”

  神鳄似乎对于自己如今的造型颇为满意。

  “修炼的境界倒是很快,但是你穿成这样一副打扮,日后怎么做我的坐骑?”

  “我可是先前对你行了拜师礼的,你现在只能算我师傅,怎么可以继续让我当坐骑?即便是我愿意地藏王菩萨可不愿意,我现在也算是他的弟子。”

  “难不成我传授给你一部功法竟然还把一个坐骑弄丢了?”

  “这可不是我哭着喊着要你传授给我的。”

  神鳄小声道。

  “你说什么?”

  “我说,先前地藏王菩萨曾经在我的脑海之中显现过,他跟我说了好长的一段话,大概意思就是要收我为弟子,说我是他见过修为最高天赋最好之人,如此芸芸,所以……就是公子继续要让我当坐骑的话,那岂不是落了那地藏王老人家的脸面?正所谓不看僧面看佛面……”

  “行了,行了,收起那一套文绉绉的说辞,大不了日后不要你当我的坐骑就好,爷只是图一个轻松省事而已,但是日后要是遇到什么危险,你可千万不能退缩了。”

  “那是自然,我这一身修为可不是白白来的,如今更是修炼的佛家的功法只会更加厉害。”

  神鳄颇为自得,如今即便是在重新面对噬星王,也不过就是一战,哪里还会向后面躲。

  “若是你准备好的话,那我们就继续出发吧,后面出现的角色只会越有越厉害,就会越深,才能越能继续往后面走,如今不过是前面一座古城而已,只是一座普通的空间节点,就能遇到天道修为的噬星王,说不定日好会出遇到什么老怪物,也许会遇到传说中的人物也说不定。”

  叶天说道。

  “那会不会有机会碰到墨轩那个可恶的家伙?”

  “我也说不准,但是万物一切皆有可能,要是遇到了你也没办法打败他,那岂不是很可惜?”

  “但是我不行,公子上也一定行,公子现在可是大道之下第一人。”

  “你从哪里听来的这个名号?我从来没有跟你说过我是什么大道之下第一人,大道之下皆蝼蚁。这句话没错,我顶多算是蝼蚁之中比较大的而已。”

  “我都说了地藏王菩萨曾经在我的体内闲话过虚影,我跟他讲过一些你的事情,是他告诉我,你现在已经是大道之下第一人了。”

  “原来他还没有消散……”

  叶天喃喃。

  “那位地藏王菩萨的修为只会比我更加高深,也许在许久之前就已经是大道修为了。”

  “这还真没有看出来他有那么厉害,不过他再怎么厉害,我的心中也只有公子是最强者。”

  神鳄溜须拍马道。

  “你这拍马屁的神通可是毫不到位,日后还需要多练练。”

  叶天玩笑道。

  “日后跟在公子身边那必然要多练练,毕竟公子在另一个世界,可是还有几位比我更加强大的修士。”

  神鳄道。

  “那几个家伙,我只是希望他们不要在我身边弄出什么大乱子就好,还没有来得及整治,可是比你还要顽劣。”

  叶天还真是有些不放心那几个家伙,毕竟他们的修为都不算弱,自己离开的鬼界匆忙,恐怕依靠土伯一个人还不能完全震撼住他们。

  “那若是日后有机会的话,公子带我回去,以我修炼有成,到时候即便公子有十个手下,我也管教得过来。”

  神鳄获得了那佛教功法之后,越发神气,加上自己能够如此迅速的领悟,心中的骄傲越发膨胀。

  “那我倒是希望那一天能够快点到来,但是我们得先走完这一条星辰之路,如果这一路上走过去能够发现你的星球的话,那我可以以我的修为来破碎虚空,助你回去。”

  “公子不留我了?”

  神鳄愣道。

  先前叶天还是一番不情不愿不想放人的模样,怎么现在又说要主动将他送回去?

  “我知道什么是思乡心切的感觉,那世界有句老话叫做己不欲勿施于人。”

  叶天道。

  “这个话我们那个世界好像也有是一个老头子说的,我只是曾经见过他一面,他还对我说了许多事情,可烦人了。”

  神鳄说道。

  “不过我可不愿意过早离开公子,虽然那个世界是我的家不假,但是那个世界我举目无亲,现如今唯一亲密一点的就是公子你了,若是你再不留我,那么我就真的整个世界都举目无亲了。”

  “举目无亲吗?我在很久以前就是了,只不过现如今总算是有了一些追求。”

  叶天淡淡道。

  “也罢,等到什么时候你想回去了,我再送你回去吧,但是到那个时候恐怕不止是你想回去就能回去的了。”

  “这些倒是无妨,若是能够追随公子左右,那么一路上走来也并不算什么,男子汉大丈夫,天涯何处不为家?”

  “你还是先修炼成人形再说吧。”

  “可是我如今都已经是天道修为了,再继续往上的话,那得强大到什么程度才可以修炼成人形?”

  “再继续往上的话,也就只有是大道修为了,不过在我到达大道修为之前,你万万不可以踏入那个境界。”

  “放心好了,即便是我修炼的比你快一些,先到达那个境界,我也不会欺负你的。”

  “这你又不能保证,若是到那个时候你要是欺诈我,我可无力反抗。”

  叶天笑道。

  “那既然公子都发话了,只要公子不达到大道境界,我就一日不会踏入其中。”

  “那还行。”

  叶天点头道。

  他自然不是因为害怕深神鳄会欺负他,才不让对方踏入其中的。

  因为他曾经见过许多的大道修为强者,都只留下虚影和只言片语的道统。

  他知道其中必然会有所栖桥到达天道修为就已经会被天道给重视了,如果是真的到达了大道的行为,那么也许双方会有一场死战也说不定。

  他可不觉得面前这个憨厚的家伙会是那生存了亿万年之久的大道的对手。

  “那公子我们现在是不是要出发了?我可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用我的功法去普度一下后面那些家伙。”

  神鳄开始跃跃欲试,修炼了佛教功法之后,并没有收敛他的心性,反而把他乖张的性格扩大了一样。

  “你在这里急什么,若是后面需要你出战的时候,你不肯出手,那就有你好瞧的了。”

  叶天道。

  “若是公子需要的话,我必然会出手,毕竟我还是想要找个人来练练手的,我的功法可不是只是靠单纯的领悟就可以修炼到至深至极。”

  神鳄说道,拍了拍丰腴的肚皮。

  “既然你如此迫不及待,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此后一路的艰难险阻都要靠我们两个人一起来扛了。”

  叶天道。

  “那是自然。”

  神鳄体型庞大,一身破旧袈裟,叶天体型匀称,一袭翩然白衣。

  二人站在一起,倒是莫名的显得有些相称。

  往后一去,这星辰之路,不知要过多少万里,也不知还有多少危险潜藏其中,但是叶天知道这星辰之路的末端必然会有他想要的东西。

  “准备好了,那就走吧。”

  叶天道。

  于是这漫漫星辰路,又有了两个人的身影……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神秘老者

  “这一路上走过来,除了这些看出花的星星以外就没有什么别的东西了,不要说什么危机四伏,就是连普通的两个人影都没有看到,那些原住民都跑到哪里去了?”

  神鳄开始抱怨道。

  “你连几万年的寂寞都忍过来了,现在我们才走了多久的路程,就如此急躁,操之过急修炼佛法小心走火入魔。”

  叶天道。

  “走火入魔应当是不会的,但是也说不准,如果你再不压制一下自己的心性的话,只怕后面的路会越走越窄。”

  地藏王菩萨的声音又出现在了神鳄的脑海之中。

  “路窄不窄的日后再说,我若是心里不畅快,走什么路都是窄的。”

  神鳄道。

  总之,他如今空有这一番修为若不得用,岂不白白浪费?

  “眼光莫要太短浅,应当放的长远一些,若是一直只在乎眼前的这一点畅快,也未必能得长久。”

  叶天道

  “公子说的是,大不了我日后注意就是。”

  神鳄老实道。

  这样差别待遇,令地藏王菩萨颇为气恼。

  “你究竟是传承了我的衣钵还是传承了他叶天的衣钵?”

  这地藏虚影被气得不清。

  “虽然说我传承的是你的衣钵,但是你的功法到底是公子给我的,若不是他的话我也就遇不到你,所以你应该还要感谢他才对。”

  神鳄说道,说得理所当然。

  “也罢也罢,现如今也没有其他更好的人选,你就好好修行佛法,我可等着你日后将它发扬光大。”

  地藏王菩萨实在是无可奈何,若非是实在没有更好的人选,他也不会如此。

  “那就等好了吧,日后必然会有我神鳄的一番传说,等我什么时候教你的佛教传扬光大,我就可以什么时候带着公子回到属于我的世界!”

  神鳄自信满满,身后的板斧都在这一路上沾染了佛光。

  但是如此凶煞的武器配上如此圣洁的佛光,却没有显出任何的不相配,犹如天生一对一般。

  二人不断的向前走去,忽然发现脚下的路由原先的圣洁星光逐渐多了散碎的黄沙,这些沙粒在脚下不起眼,但是叶天立刻就察觉到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前面必然有什么妖魔鬼怪,这回可就轮到你来大显神威了。”

  叶天看了一眼神鳄,对方不但不慌张,还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手中的两个板斧在彼此摩擦出火花。

  “何方来人?要么留下东西,然后过去,要么把人跟东西一起留下。”

  充满了岁月沧桑的声音回荡在叶天一行的耳中。

  “你家爷爷现在给你两板斧吃来,速速出来!”

  神鳄咆哮一声说道,手中板斧寒光闪烁。

  “好一个毛头小妖精,敢在祖宗面前自称爷爷?你可知道我是同这条星空古路一同存在的?你敢如此称呼也不怕早夭?”

  那声音道。

  “我呸!你在这里糊弄鬼呢?将当初我来这里的时候空无一人,连你都没有,什么一同存在?”

  神鳄朗声道。

  他可是清晰的记得自己当初来到这里的时候想要寻找一个同伴,但是眼前世界里没有一个人,哪怕他喊破喉咙也没有回应。

  “这个毛头小妖才是在胡编乱造吧,一身血气奔流,年岁明显不高,哪里还曾来过。”

  对方断定,叶天这一群人不过是刚来到星空古路,想要往前面走走看看热闹的旅人罢了。现如今所说的都是想要唬住他。

  “孰真孰假,你敢自己显出身形来与爷爷大战一场之后再做定论?我可不会手下留情,要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神鳄挥舞着手中的板斧,在遍地黄沙之上卷起了两道龙卷风。

  这龙卷风在空中肆虐,卷起了无数的黄沙,一时间整个世界天昏地暗。

  “虽然这一处的空间节点被你占据了,但是那些为明显不太高,应该还没有到天道修为,只算半步天道吧?不知道你是依靠什么去哄骗前面的人,但是在我们面前,实力才是真正的硬道理!”

  神鳄一边说着,一边用手中的板斧不断地向周围挥舞过去,每挥舞一下就有一道龙卷风拔地而起,掀起惊天的威势。

  “好一个实力才是硬道理,没想到终日打雁还有被雁啄瞎眼的时候,今日算是老朽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几位,各位还请过去吧。”

  那声音缓缓道,依旧不蕴含一点情感。

  而那遍地是黄沙的世界,如今已经被龙卷风卷的天昏地暗,这一处空间节点似乎很快就要承受不住这种威严,将要支离破碎。

  “先前让我们把东西都留了下来,现在突然一下认错就想打发我们走了,天底下哪有那么好的事情?”

  神鳄明显不想就这样善罢甘休,手中的板斧还没有停下来。

  “若是各位再这样折腾下去,这一条星空古路就要永远的少一处空间节点,到时候受到影响的可不止只是我而已,每一个空间节点都是这条道路上无比重要的承载处,到时候一个不小心要坍塌一般道路,对你们来说也无好处,对吧?”

  那声音道。

  原来他从一开始就断定叶天的人不敢闹的太大了,若是将这一处空间节点毁掉了,那么接下来的影响深远,对于他们也是不利的。

  “就算是一段空间古路坍塌了,那又怎么样?你真以为凭借我们的修为不可以自己走出一条道路来?”

  神鳄继续说着,手中的板斧也不曾因为受到威胁而停止。

  “好!好一个英雄出少年!果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若是老夫当年有你们这样的莽劲,平日里要何必被困在这个鬼地方,向你们这些小辈索要物品?我也好久没有动过身了……今日……就让你们看看这条星空古路之上消失已久的王者,如今是以何种风采再现!”

  那老朽声音猛然间扩散。

  强烈的音波瞬间将那些通天的龙卷风都彻底村上开的,原本漫天的风沙一瞬间落在地上,尘埃落定。

  “真是许久未曾活动筋骨,还要感谢你们来到这里,让我可以动动身……”

  沧桑的声音伴随着一个佝偻的声音出现,叶天面前出现了一个老人,这老人从风沙中走出来,浑身上下去没有一颗沙粒。

  这老人白发苍苍佝偻的身影一只手拄着拐杖慢慢悠悠的走出来,若是旁人看见,必然会以为只是一位邻家老爷爷。

  若是寻常邻家老人,如何出现在此地?

  “就是你这个装神弄鬼的家伙,仗着自己一副瞧起来年纪大的模样,就敢在这里妄图称前辈,还敢说是什么跟星空之路同岁月的存在,当真是口不择言。”

  神鳄冷然道。

  原本气势汹汹的他在看到老人出场之后如此麻利的动作就瞬间冷静了下来,望着对方也不再敢轻举妄动。

  “一群年轻人没有见过曾经的景象是如何辉煌,真是可惜,你们是降生,在这个时代,如果是降生的早了一些,也许还能见到那个时代的尾端。”

  老者道,并不急着对众人动手,而是缓步走到众人的面前。

  “我已经许久未曾出世了,那如今面对你们这些年轻人,还真不知道一时间该讲些什么东西。”

  “你先前不是还在干打家劫舍的买卖吗?”

  神鳄道。

  “不会说话就不要说话了,谁家的灵宠放出来丢人现眼,你的吗?”

  老者冷冷地看了一眼神鳄,后者原本想要发作,但是一看到对方的眼神,却不知为何,蓦然间怂了。

  “这位老先生先前拦路在先,现如今又把我们拦下的要说说你的故事吗?”

  叶天笑道。

  虽然对方瞧起来就有些不同寻常,并且他的修为也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弱,但是叶天能够感知到对方明显不是自己的对手,也就没有什么好不自在。

  “你的能力很强,修为不弱,是可惜你的运气不好,你生错了时代,你生在了这个被大道统一的时代,这就注定你很难出头,这辈子也就只是这样了。”

  老者道。

  “我家公子这样的还不算是出头吗?那要到达什么样的境界才算是出头?我看你分明就是不如我家公子口中在说嫉妒之言。”

  神鳄开始打抱不平,可是才说一句,就被叶天挥挥手制止。

  “老朽这一身修为确实是当初遗落下来的,没有眼前这年轻人强大,但是我的巅峰时期,却不比他弱半分,知否?”

  老者淡然说道,只是撇了那神鳄一眼,并没有太多在意。

  “昨天我自然相信我也能够从老先生的体内察觉出不一样的气息,那气息若非到了天道巅峰境界,也不会如此。”

  叶天道。

  他身为目前在场众人之中修为最高的存在,自然能够清晰地感受到每一个人体内的修为与其气息。

  “我已经苟活太长的时间,体内的力量也就流失的差不多了,现在最多相当于一个天道修为小辈。”

  老朽道。。

  可千万莫要小看这天道修为与天道巅峰修为的二字之差别,就是这两个简单的字,隔绝了一大片人,也区分了蝼蚁。

  一位天道巅峰的强者能够轻而易举地将一名普通的天道修士给撵杀。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w169348bq9264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