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同桌凶猛 > 【第两百一十九章、想你才累!】

【第两百一十九章、想你才累!】

“这话我就不爱听了。”陈述把酒杯往桌子上一放,梗着脖子说道:“什么叫做以前担心我追不上,追上了担心我守不住?我有那么差劲吗?你问问汤大海李如意,是不是觉得我和小溪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我们并不这么觉得。”汤大海连连摇头,说道:“表姐是神仙中人,你一个凡夫俗子怎么可能配得上她?”    然后他一脸谄媚的看向身边的谢雨洁,说道:“小洁,你觉得我说的对不对?”    “就是。”谢雨洁自然是支持自己的好闺蜜的,陈述虽然很优秀,但是,在她的心目中,孔溪就是嫁给王子都担心对方的发量配不上她的颜值。    老爹的视线转移到了李如意的脸上,李如意立即回答说道:“配不上。”    在大是大非的立场选择上,李如意一如既往的坚定。    陈述瞪大眼睛看向这些朋友,说道:“你们说这种话的时候良心不会痛吗?”    “你要认清现实。”老爹不满的看向陈述,说道:“你看看人家小溪,要样貌有样貌,要才华有才华,性格好,人又善良,对每个人都彬彬有礼的,以前我不知道她是谁的时候,每次来吃面都是老爹老爹的叫着,客客气气的没有一点大明星的架子……”    “我们不也是老爹老爹的叫着,没听到谁叫你老妈了?”    老爹大怒,指着陈述的鼻子破口大骂:“臭小子,你坏就坏在这张嘴上面,一句话就能够把人气的半死。就不能好好说话?以后这个毛病要好好改改。”    “不能改,小溪就喜欢我这样的。”    “……”    汤大海大乐,附和着说道:“没错,小溪要是喜欢有钱的,那应该选我。要是喜欢长得好看的,那应该选择李如意。她偏偏喜欢上了陈述……陈述和我们比有什么长处?不就是说话比我们恶毒吗?”    谢雨洁冷笑连连,出声说道:“怎么?小溪没有选择有钱的,你很遗憾的样子?”    “怎么可能?”汤大海这才知道自己口没遮栏的,赶紧补救说道:“我就喜欢会画画的。”    “汤大海,你恶不恶心啊?”陈述实在是受不了这俩个人了,没好气的说道。    “你和孔溪俩人在饭桌上你一句我一句背诗的时候,你们怎么不觉得恶心?现在自己看不下去了?你想过当初我和李如意的感受吗?”    “我没感受。”李如意赶紧出声撇清自己,你们打你们的,我要吃菜。    “好了好了,我一名话还没说完,就被你们俩给打断了半天。”老爹出声阻止陈述和汤大海的战争,出声说道:“我还是要说说陈述,小溪能够看上你,那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以后可要对小溪好点。我可告诉你,你以后要是敢欺负小溪,看我怎么收拾你。”    “是是,老爹你说的是。”陈述连连点头,他怕自己再闹下去,老爹一怒之下出手赶人,自己就吃不上这一桌子丰盛的美食了。“下半辈子,我的责任就是哄小溪开心。这样老爹满意了吧?”    “关键还是要让小溪满意,我满不满意有什么要紧?现在的年轻人嘴上说的好听,做起来却总不是那么回事儿。”老爹看了女儿江虞一眼,像是有感而发,脸色阴沉的说道:“哪像我们那个时候?说一辈子就是一辈子。就没有说话不算数的。”    “爸,你少说两句,菜都凉了。”江虞脸色黯然,在旁边小声提醒。    “都要好好的。”老爹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出声说道。    陈述和李如意汤大海也纷纷端起酒杯,陪着老爹喝了一杯。    然后大家低头吃菜,现场气氛有点儿沉默。    汤大海拼命的给陈述打眼色,示意他赶紧找个话题打破冷场。这样的状态让他有些坐立难安。    陈述吐出嘴里的鱼刺,正准备出腔讲一个笑话的时候,老爹看向陈述问道:“你那边出了些问题?”    “也不算是什么问题。”陈述出声说道:“只不过是一次选择而已。”    “你是个有想法的,我倒是不担心你选择错了。我就是怕你钻牛角尖。”老爹说道:“你不要怕,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只要我这家小面馆还开着,就少不了你一口吃的。”    “既然老爹这么说了,那我从明天开始就每天晚上到你这儿来吃面。”陈述高兴的说道。    “那也得公司先把你炒了才行。”老爹冷冷的瞥了陈述一眼,说道:“明天来,自己去扫码支付。”    “小气。”陈述说道。    “你才小气。”    “好了好了,喝酒喝酒。”汤大海举起酒杯,说道:“我和小洁破镜重圆,你们就不想对我们说点儿什么吗?”    “破镜重圆?”谢雨洁脸色大变,伸手掐向汤大海的腰间嫩肉,喝道:“你会不会用成语啊?不会用就不要用。”    “就是。镜子破了,可就很难再重新圆起来了。”陈述笑着说道。    “说错了说错了。我和小洁破除心结,准备轰轰烈烈的相爱一场。你们是不是要说些祝福的话?”汤大海赶紧出声纠正。    “那我们就祝你百年好合。”陈述笑着说道。    大家一起举杯,现场气氛也再一次变得热烈起来。    酒足饭饱,大家帮助老爹收拾了碗筷后,便一个个的向老爹告辞。    陈述还住在原来的佳源小区,距离老爹面馆很近,走几步就到家了。所以,他算是半个。    汤大海出门的时候,拉着陈述问道:“没事吧?”    “没事。”陈述笑着说道:“能有什么事?和以前比,我拥有的实在太多了。这点儿挫折算得了什么?”    “就是,我要是栗琨,我就绝对不会那么小家子气。一个企划部总监就想让你放弃表姐?做梦。怎么着也要给一大笔公司股份才行啊……表姐的赚钱能力,是一个小小的企划部总监能够相比的?实在不行,你就辞职在家做个小白脸嘛。表姐养得起。”    “汤大海,你什么意思?给陈述股份,他就可以同意和小溪分手了?”谢雨洁不满的说道,这些混蛋怎么把他们家小溪当作交易了呢?    “我就是那么一比喻。”汤大海对着陈述眨了眨眼睛,说道:“我倒是希望他们能把你炒掉。你要是能够回来接管萤火虫,我就解脱出去陪着小洁到处游山玩水了。”    “我要画画。”    “创作需要灵感。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只有走在路上,我们才能够找到更多的画画灵感。你说是不是?”    谢雨洁心中甜蜜,嘴上却说道:“你懂什么创作?”    “我好兄弟是著名编剧,我未婚妻是享誉全球的画家,每天受你们熏陶,我怎么可能不懂创作?”汤大海笑呵呵的说道。他拍拍陈述的肩膀,说道:“有什么需要,和我们打声招呼。”    “放心吧,我和小溪很好,不会受到任何影响。”陈述说道。    “那我们回去了,我要送我亲爱的回家。”汤大海搂着谢雨洁的肩膀,满脸宠溺的说道。    “……”    李如意也走了过来,说道:“我明天就要赶去上海了。”    “你忙自己的,不用担心我。”陈述说道。他知道,李如意是特意为了自己这边的事情赶回来的。这个人嘴上从来不说关心的话,但是一直在用行动来证明。“跑来跑去的,也挺累的。”    李如意点了点头,说道:“那我回去了。”    “你喝酒了,不要自己开车。”陈述出声说道。    李如意也买了辆代步车,一辆大众越野,一点儿也不显眼。不过,这也非常符合他的性格。    如果不是因为长得太好看的话,李如意确实是一个很低调的男人。    “虞姐送我。”李如意指了指拿着车钥匙站在旁边的江虞说道。“她没有喝酒。”    陈述对着江虞点了点头,笑着说道:“麻烦你了。”    “没事的。”江虞俏脸微红,不好意思和陈述的眼神对视。    她是一个很成熟的女人,却又是一个极其容易害羞的女人。成熟的是外表和身体,却一直有一颗水女般青涩的灵魂。    或许,这也和她所从事的职业有关。她是一个厨师,更喜欢的是和那些食材打交道。那些天材地宝经过她的妙手点缀成为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食物,让客人吃出满满的幸福感的同时,她自己也沉溺其中难以自拔。    而厨房又是一个相当封闭的空间,有点儿像是画家工作室,能够让她全身心的投入到这种艺术创作之中。    等到李如意和江虞也驾车离开,陈述也快步朝着回家的路走去。    他和孔溪的视频时间到了,刚才在吃饭的时候,他就已经收到了小溪的视频邀请。    虎居山一行,俩人的感情更加坚定,情感也更加的灼热。    和千千万万热恋中的情侣一样,他们现在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    YUE。这是花城一家有名的红酒会所。    在一间隐蔽的包厢里面,王信正手捧着醒酒壶,姿态优雅,手法专业的为两位女士面前的玻璃酒杯倒上白葡萄酒。    等到为自己也倒了一杯之后,这才放下醒酒壶坐了下来,说道:“滴金酒庄的贵腐甜白,很受女士们的喜爱。口感细腻,喝完了也有助于睡眠。这款酒被称为全世界最昂贵的白葡萄酒,1978年的贵腐甜白一瓶价值十万美金。当然,我们这瓶可不是那么好的年份,不过也是最好的年份之一。韶姐,你试试?”    “我不懂喝酒。”坐在王信对面的女人端起酒杯泯了一口,然后点了点头,称赞说道:“不过王总说的对,确实很符合女人的口感。”    “对韶姐久仰大名,却是初次见面,所以就先喝点甜白。等到以后相处的时间久了,知道了韶姐的酒量和喜好,我们就可以多喝几杯。”王信身边的艳美女子出声说道:“来日方长。”    王韶看向坐在对面的一对年轻男女,心里却是感叹不已。    今天下午,业界一位德高望重的前辈大佬给他电话,说是介绍两个朋友给她认识。大佬的要求她难以拒绝,只得答应下来。没想到等到她赶到约定地点的时候,等候在包厢里面的竟然是华美的王信和他的女朋友凌晨。    对于这两个人,王韶可是一点儿也不陌生。    先不说华美原本就和东正是竞争关系,华美没少在东正这边挖角,而东正也没少给华美那边使绊子,两边经常打得不可开交。孔溪现在代言的DSN水晶鞋系列可就是硬生生从华美手里过来的。    对于王信这样一个从英国留学回来掌控华美大权的年轻人,东正这边的高层们自然是极其关注的。王韶是孔溪的助理,是之一,所以她也对王信有所了解。    更何况后来又出了那个,王信竟然抢了自己下属的女人,而他的那个下属陈述又神奇般的成了东正集团企划部副总监,而且还和孔溪以及她个人有了各种各样的牵扯……    这关系真是够复杂的!    如果仅仅看样貌,王信斯文儒雅,一举一动充满了精致的英伦风范,给人一种很绅士的感觉。而凌晨也高挑美艳,为人处事圆润大方,给人一种受过良好教育的女子感觉。    这样的一对情侣,确实很容易获得外人的好感。    可是,凌晨是陈述的前女友,王信是陈述的情敌,而孔溪又是陈述的现女友……    从个人情感上面,王韶自然是站在陈述这边的。虽然她也不喜欢陈述和孔溪恋爱这件事情,因为这会影响到孔溪的演艺事业和广告代言,也会直接影响到她的个人收入。    但是,陈述已经帮过她很多忙,而且也帮她赚过很多钱,做人做事都无可挑剔。如果孔溪非要找一个人恋爱的话,陈述倒也是一个很不错的人选。    无论是因公,还是为私,王韶都不喜欢王信和凌晨这一对。    所以,进来看到坐在面前的是他们俩人之后,王韶就一直保持着一个警惕甚至带着一丝丝敌意的态度。    王韶没有接凌晨的话,而是看向王信问道:“王总特意找了老大哥约我出来,又请我喝这么好的白葡萄酒,一定是有什么事情想和我谈吧?”    “哈哈哈,韶姐快人快语,我喜欢。”王信侧脸看向凌晨,问道:“有没有发现我和韶姐的性格有些相似之处?”    “都很直率。”凌晨附和着说道。“有一说一,绝不藏着掖着。”    王信点了点头,对凌晨的回答非常满意,说道:“我和韶姐都姓王,五百年前是一家。既然是一家人,我也就有话直说了了。”    王信的身体微微前倾,直视着王韶的眼神,也在细心的留意着她的面部表情变化:“我们华美想签下孔溪。”    王韶的警惕心更重,出声说道:“孔溪和东正还有合约在身,不知道王总为何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合约还有半年时间就到期了。”王信笑着说道:“这是大家都知道的秘密。半年时间,连一部剧都拍不下来吧?所以,我们华美提前约韶姐出来,就是想要和韶姐谈一谈孔溪小姐的下一步行程问题。还请韶姐理解我们的一片苦心,也相信我们华美对韶姐和孔溪小姐的诚意。”    “小溪和东正关系密切,自从入行起就和东正签约,一直合作至今,大家相处的非常愉快。公司老板和几位董事也都和小溪是多年的老朋友了。小溪是一个极念旧情的人,我想,她是不会轻易答应转到其它公司的。”王韶出声拒绝。    “韶姐,生意归生意,朋友归朋友。小溪就算和我们华美签约,就不能和东正的老板们做朋友了?如果当真是这样的话,那么就证明那些老板们心胸狭隘,小溪就更要离开这样的公司了。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顿了顿,王信接着说道:“再说,我们对孔溪小姐保持着足够的关注。孔溪小姐是个念旧情的人,这个我们信。但是,东正却是一个重视利益需要巨额利润来支撑股价的上市公司。孔溪小姐对他们好,他们有没有珍惜孔溪小姐的好?倘若珍惜了,就不会有苏音的咄咄逼人了吧?也不会有大量的资源向其它艺人倾斜了吧?他们都做好了随时让其它人来替代孔溪小姐的准备,孔溪小姐就没有为自己的未来好好的考虑一番吗?”    “小溪终究和别人是不一样的。”王韶敷衍的说道。    “是的,孔溪小姐当然和别人不一样,这也是我们极其想要和孔溪小姐这样的优质艺人合作的原因。”凌晨接话说道:“特别是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正是让孔溪小姐和东正高层的矛盾明面化。就算孔溪小姐愿意和东正续约,矛盾已经发生,裂痕已经存在,那根刺一直卡在咽喉,恐怕合作双方都不痛快吧?”    “当然,我说的这是孔溪小姐继续留在东正的结果。若是孔溪小姐有换一个新环境的打算,那么,我们华美传媒就是最好的选择了。虽然外界一直说花城有三大传媒公司,但是我们内行人都清楚,真正旗鼓相当的只有东正和华美。无论是艺人储备、宣发资源、项目资金等等任何一个方面看,东正和华美都要遥遥领先光辉。”    “孔溪小姐这样的艺人,自然要和最顶尖的公司合作。而我们华美占据天然优势,理应成为孔溪小姐的最佳选择。当然,这次约韶姐出来,也主要是想要表达一番我们合作的意愿。也希望韶姐能够把我们的这番意愿转达给孔溪小姐。华美一姐,虚位以待。”    “我会转达的。”王韶点头说道。不管双方是一个什么样的立场,孔溪转会都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也是孔溪团队每一个人都必须百分之一千重视的事情。王韶必须要把华美的这番祈求转递到孔溪身边。    孔溪选不选,那是孔溪的事情。至少,自己要为她多做几条备选方案。不然的话,等到孔溪当真回来和东正谈判的时候就要陷入被动了。    凌晨站起来主动替王韶的酒杯里面加酒,顺势在王韶身边坐下,很是热情的说道:“韶姐,你是一手将孔溪小姐这样一个校园新人带到如今的天后巨星的上帝之手,我对你崇拜的不得了。能够做到这一步的经纪人实在是凤毛麟角。韶姐,我敬你一杯。”    “不敢当,主要还是小溪自己天赋好,又足够的努力。”王韶谦虚的说道。    “华美这边也为韶姐准备了很好的职位,一定不会让韶姐这样能力超群的人受到任何委屈。”凌晨一脸诚挚的说道,想要拿下孔溪,就先要从她身边的工作人员着手。    先把王韶给拉到他们这边,再由王韶去说服孔溪,那样就事半功倍了。    王韶心里冷笑不已,不让能力超群的人受到任何委屈?难道陈述没有能力?难道他的能力还不够超群?    能够成为孔溪的经纪人,王韶其实骨子里也是非常骄傲的。但是,当她亲眼看到陈述一次次的布局落子化腐朽为神奇之后,她心里非常的清楚,自己的能力是不如陈述的。    陈述这样的人在华美都下场凄惨,自己去了……当然,她倒是不用担心有人抢她老公的问题。    “谢谢。我的工作会和小溪一起变动,以小溪的意愿为主。”王韶出声说道,把自己的利益和小溪的利益绑定在一起。她不会为了自己的个人利益而去做损害孔溪利益的事情。    “明白。小溪真是有一个好帮手。”凌晨由衷的感叹说道:“韶姐,咱们也算是朋友了,你偷偷给我透个底,小溪大概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    王韶想了想,看着凌晨问道:“小溪最近的绯闻事件你们都看到了吗?”    凌晨的表情微僵,王信却冷笑出声,说道:“那些媒体胡编乱造,就是喜欢这种男女之间的花边新闻来吸引眼球。八杆子打不着的两个人,他们都能够写成未婚生子……再说,我们谈的是合作,是过亿的大生意。不管小溪和那个家伙的绯闻事件是不是真实的,难道小溪还能够为了他就放弃这数亿的大生意不成?”    “她可能真的会这么做。”王韶面无表情的说道。    “什么?”王信和凌晨满脸诧异的看着王韶。    在他们的世界里,感情和生意是可以分开来,为了利益可以牺牲一部份感情或者很多感情。当然,这取决于利益的大小。    他们不相信陈述能够和孔溪恋爱。就算是互有好感,又能说明什么呢?娱乐圈里每天都在上演分分合合的戏码,对他们这些人来说,感情不是必须品,只是调味料。    再说,如果他们要和孔溪签约,那将是涉及到数年几个亿的大生意。在这么大的数字面前,陈述和孔溪的那点儿绯闻……又算得了什么?    还有,他们也有着一层非常隐晦的心思,倘若把孔溪给拉到自己公司,那么,陈述和孔溪自然会分开。陈述之所以这段时间混得风声水起,不就是抱上了孔溪的大腿吗?    离开了孔溪,他就会被瞬间打回原型。他什么都不是,一文不值。    可是,王韶的话却颠覆了他们的认知。    “以我对她的了解。”王韶面无表情的说道——    “所以,你拒绝了?”说这句话的时候,孔溪穿着小恐龙的连身睡衣,缩在被窝里面,举着手机和陈述视频聊天。    “难道你希望我接受?”陈述笑着说道:“就连汤大海那样的智商都觉得老板报价低了,一个企划部总监就想让我斩断和你的关系,是在羞辱我还是羞辱你呢?”    “就是。”孔溪佯作气愤的说道:“至少要给一个集团副董才行。”    “哈哈哈,汤大海就是这么说的。”    “看来胖大海还是很有经商头脑的。”    “他还说让我做一个小白脸,让你养着我。”    “好啊,假如你愿意的话。”    “那不行。”陈述干脆拒绝:“相比较我我这张好看的脸,我的才华更加出色。我的第二个剧本已经启动了,等到第一集写出来我发给你看看。”    “好啊,我有优先选择权哦。”    “那当然了。这个剧本就是为你而写的。你就是这部剧的女主角。”    孔溪的眼神更加温柔,声音甜腻的说道:“导演说再有一个星期山上的戏就要拍完了,我们就去象山影视城拍室内戏。那个时候,你去看我就方便了,我也可以随时飞回去处理一些事情。”    “嗯。那样我们见面就容易多了。”陈述说道:“我记得逆鳞》里面有句台词叫做。那天你送我下山,车子刚刚拐弯,我就忍不住想要冲回去见你了。”    “我站在原地,也幻想过你的车子调头回来呢。”    “你又瘦了些。”陈述心疼的说道:“是不是最近拍戏太累了?”    “拍戏不累。”孔溪的脸明媚如盛开的桃花,轻咬薄唇,说道:“想你才累。”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w26708bq10904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