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同桌凶猛 > 【第两百二十一章、分红!】

【第两百二十一章、分红!】

「简直是欺人太甚!」    要不是害怕丢人,白起源当场就想拍桌子走人。    虽然我竞争失败了,争女人争输了,但是并不代表我心里没有一点疙瘩。我大度的向你表示祝福,你说几句客气话不就得了,竟然得寸进尺的跑来要求我给你做伴郎。    孔溪啊,那是我胸口的朱砂痣,是我头顶的明月光,是我想求而不得的姑娘。你却让我亲自过来把她送走?眼睁睁的看着她被你套上戒指托付自己的一生?    何其残忍?    白起源气呼呼的看向陈述,陈述却是喜孜孜的看着白起源。    骆杰有点儿慌。    好端端的,怎么就扯到新郎伴郎这一茬上去了呢?    跟这两个人吃饭,简直是提心吊胆如履薄冰啊。    “赌注?还有赌注?你们俩什么时候打过赌啊?”骆杰笑呵呵的说道,努力的想要让他们三人之间的聚会氛围更加轻松欢快一些。    他很担心面前的这两个人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一个是东正的大牌艺人,集团股东,这个自己得罪不起。另外一个……虽然是自己的下属,却也是自己的朋友,好像也得罪不起。    做人难呐!    白起源是一个八面玲珑的人,自然不会让骆杰冷场,看了他一眼,认真解释着说道:“上次小溪受伤的时候发生的事情。”    孔溪拍戏时小腿受伤,白起源带着捧花前去探望,没想到却在电梯口遇到了刚刚下楼的陈述,俩人彼此看不顺眼,一阵唇枪舌剑的厮杀,然后各自信心满满的打了这样一个赌:    谁能够获得孔溪的芳心,谁便是最终的胜利者。输家要答应赢家一个要求。    那个时候的白起源自然不相信自己会输给陈述,无论是身份地位、才华颜值,还是多年陪伴的感情沉甸,都不可能是陈述这种「路人」所能够比拟的。    只是没想到的是,事情的发展实在太有戏剧性,孔溪没有选择自己这个身份地位相当颜值工作契合的灵魂伴侣,而是选择了那个相识不足数月要钱没钱要容貌没容貌的企划部副总监陈述。    白起源输了!    “陈述就是和你开个玩笑,哪能当真要什么赌注呢?”骆杰不停的给陈述挤眼睛,说道:“要是让小溪知道你们拿她来打赌,怕是不会轻饶了你们。”    “你真的要我给你做伴郎?”白起源看向陈述,出声问道。    陈述点了点头,说道:“愿赌服输。”    “你不怕我抢你的风头?”白起源嘴角浮现一抹嘲讽的笑意,说道:“据我所知,一般新郎都不愿意找比自己帅气的男人做伴郎。”    “那是一般新郎,我是不一般的新郎。”陈述志在必得的模样,说道:“我对自己有信心。”    “舆论影响也不好。”    “我们是在意别人看法的人吗?”    “好,那我答应了。”白起源点头。    “爽快。”陈述说道。    然后俩人相视大笑。    “这是?”骆杰有点懵。刚才还剑拔弩张的,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笑成这样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白起源看向骆杰,说道:“这是陈述把我当好朋友呢。要是交情不够的话,哪有机会给他做伴郎啊?怎么?你还当真担心我们俩打起来啊?”    骆杰一听,就有些不乐意了,说道:“那我呢?我也要做伴郎。”    陈述看着骆杰,一脸严肃的说道:“你想跑都不成。”    骆杰瞬间高兴起来,说道:“既然这样,今天晚上就更要好好喝一杯了。”    “那是当然。”陈述说道:“今天晚上不醉不归。最好喝到起源明天没办法去上海拍戏。”    白起源看向陈述,说道:“《机长先生》是你写的剧本,男二号李如意是你的好兄弟,而且出品方之一的萤火虫文化又和你关系密切……我不去拍戏,损失最大的是谁?”    “是苏音。”陈述说道。    三人再次哈哈大笑起来。    白起源看向陈述,说道:“事情闹这么大,你那边是不是有些麻烦?能不能承受得住压力?”    “和小溪比,其它事情都微不足道。”陈述说道。    “难怪小溪最终选择了你。”白起源轻轻叹息。    “因为我对她爱的深沉?”陈述问道。    “不,是你比我更会拍马屁。”白起源满心满肺的都是悔意:“我就是太骄傲自大了啊,总是喜欢把喜欢藏在心里,结果那么多年过去了……小溪是我的朋友,却成了你的女朋友。”    陈述拍拍白起源的肩膀,说道:“吃一堑,长一智。下次遇到喜欢的姑娘,就要勇敢的表达自己的心意了。”    白起源摇头,说道:“各人性格不同,你能做的,我怕是做不来。这些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每个人都觉得理所当然,若是从我嘴里说出来,难道你们不觉得别扭?”    骆杰点了点头,说道:“是挺别扭的。你可是大名鼎鼎的白爷啊,躺在那里等着姑娘扑上来就成了,哪里还需要自己去表白?”    “等你遇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人,你就会发现,所有的矜持套路欲拒还迎都是假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要做这个女人所有孩子的父亲。”    “后爸?”骆杰问道。    “……”    这些朋友都没法处了。    绝交!——    自从陈述虎居山探班回归的当天被老板栗琨直接召唤到办公室聊了一回之后,就再也没有理会过陈述了,就好像已经忘记这个人的存在一般。    当然,老板日理万机,也确实不可能一直把自己这个企划部副总监记在心里。    陈述自然乐得清静,反正自己已经表明了态度,剩余的就是你们抉择的事情了。    当然,陈述并没有因为自己有可能被老板开除而放松警惕,那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也是对骆杰的不负责任。他和往常一样,每天上午到办公室处理各个项目的流程审批以及状态进度,下午和各个小组进行单独的会议或者头脑碰撞,力求将公司有限的宣传资源有效分配到每一个艺人的头上,并且不会让他们觉得自己厚此薄彼,心生怨念。    陈述的工作越来越得心应手,而且因为时间调度合理,任务解决迅速,这一段时间公司所有职员都不需要加班。这让企划部的同事们更是对陈述充满了爱戴和感激。    要知道,对于传媒公司而言加班是常态。一个重要项目的策划推进遇到难题时,整个部门连续熬几个通宵也是常有的事情。    如果拿的是同一份薪水,做的是同一份工作,谁不希望能够早一些回家陪陪老人孩子?谁不希望能够有一些空闲时间陪老婆去逛街买两条衣服看一场电影?    人生苦短,除了工作还有生活。    可是现在大多数人只有工作,没有了生活。    陈述把车子拐进萤火虫文化的小院时,公司职员已经下班,小楼古朴静谧,就像是这繁华街市的隐者。二楼亮着灯,汤大海站在落地窗前对着陈述招手示意他上楼。    陈述把车子熄火,然后朝着小楼走去。他有一段时间没有来萤火虫文化了,一是避嫌,毕竟,他现在还是东正的企划部副总监,与他而言,既然拿着东正的薪水,就应该要尽职尽责的做好这份工作。另外,他来这边也着实没有什么事情,现在各部门人员基本配备齐全,整个框架也搭建了起来,而且汤大海专心去做一件事情的时候,确实有着让人惊叹的才华和管理能力。他只需要做一个隐藏在幕后的小股东就成了。    陈述走进汤大海办公室的时候,发现他已经在茶几上醒好了红酒,沙发两边各放了一个高脚杯。    “哟,这酒不错。让汤总破费了。”陈述看了一眼酒标,笑着说道。    “如意不在,咱们俩随便喝点。等到如意回来,咱们兄弟三个再好好聚聚。”汤大海一幅这种事情不值一提的淡定模样,说道。“等等,我去关个灯。”    于是,汤大海跑过去把房间的灯给熄灭了。    屋子里面瞬间陷入黑暗,陈述好奇的问道:“大海,你关灯做什么?”    话音刚落,汤大海就已经用准备好的火柴点燃了面前的蜡烛,屋子里面再一次明亮起来。光线昏暗,气氛暧昧。    陈述心里有些慌了,深深的呼出一口浊气,想要趁着汤大海没能把那些话说出来之前就先表明自己的态度,这样大家以后还能够做朋友。    “大海,你这是做什么?你已经有了谢雨洁,而且你们俩已经订婚了,很快就要正式摆酒了吧?我和小溪的感情也非常好,你也看到了,虽然会有一些坎坷,但是这对我们而言只不过是脚板上面扎着的一根小刺,不可能因为这根刺就把整只脚给锯掉了……你知道的,我一直把你当作我最好的兄弟。”    “我也把你当作我最好的兄弟啊。”汤大海正在忙活着给陈述倒酒,听了他的话后,一脸茫然的抬起头来,那张大脸在这晕黄烛光的照耀下是如此的庞大而……丑萌。“你说这些做什么?”    顿了顿,汤大海终于反应过来了,端起酒杯就要朝着陈述的脸上泼过去,破口大骂着说道:“陈述,没想到你还有那么龌龊的心思。我汤大海堂堂正正,又铁又直,怎么可能是你想的那种人?再说,就算我是,我也不会看上你。”    “那我就放心了。”陈述走过去把灯打开,说道:“咱们打开天灯说亮话。你又是红酒又是蜡烛的,我的心里总是毛毛的。”    “不懂情调。”汤大海一脸鄙夷的看着陈述,说道:“我在巴黎的时候,都是和雨洁这么喝酒的。”    “那是雨洁不想看清楚你这张大脸吧?”陈述说道:“当然,你们俩是开着灯喝还是关着灯喝,是站着喝跪着喝躺着喝,那是你们的爱好和自由。咱们俩喝酒,就这么开着灯喝。”    汤大海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面,端起酒杯轻轻的摇晃着,说道:“随你吧。被你这么一搅和,我连酒都喝不下去了。”    “你喝不下去就不要喝了,不要勉强自己。”陈述出声劝慰,说道:“不要怕浪费,我一个人能喝完。”    “你想的美,好几千块钱一瓶呢。”汤大海冷笑出声。    “感谢汤总请我喝酒。”陈述端起酒杯和汤大海碰杯,泯了一口后,问道:“汤总让我特意跑过来一趟,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当然。”汤大海说道:“你就算不掺和公司的管理和具体业务,分红你总要参与一下吧?”    “分红?”陈述笑着问道:“股权已经出售了?”    “乐海虽然不是三大,但却是行业排名比较靠前的公司,而且,撇开徐永威这个人的人品不谈,能力倒是毋庸置疑的。吃着国家大力发展文娱产业的红利,乐海这几年发展的着实很不错。若不是因为刘隆这次的事件影响,乐海都已经要开始考虑独立上市或者整体打包出售给上市公司的事情了。”    “不然的话,这么一大块肥肉出来的时候,也不会有那么多人跳出来和我们争抢了。虽然徐永威这个老狐狸或许心中有愧,想要让我们不再追究他自己身上的那些责任,有着拿刘隆的钱来消自己灾的意思,但是,不得不说,这次倒是送给咱们萤火虫一个天大的人情。”    陈述点了点头,说道:“有时候不得不承认,反而是徐永威这样的人更容易成功。拿得起,又放得下。就这两样事情,就把多少心思纯正的人给挡在了门外。”    “是啊。”汤大海轻轻叹息,说道:“我们要是成功了,也成为徐永威那样的人吗?”    陈述想了想,说道:“我希望不是。”    “对,我们必须不是。”汤大海说道:“为了那两个臭钱,值得牺牲那么多东西吗?”    “……”    这就是典型的站着说话不腰疼了。当然,陈述是不会纠正他的这种错误的。    毕竟,汤大海除了丑和萌,也就只有性子耿直这一个优点了。    “天大的人情?”陈述眯眼打量着汤大海,说道:“能够让视钱财如粪土的汤大少说出这句话,怕是这次萤火虫文化确实赚了不少吧?”    “你猜猜?”汤大海故作神秘的样子。    陈述想了想,伸出三根手指头,说道:“三千万?”    “不,加个零。”汤大海说道。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w26708bq109048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