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同桌凶猛 > 【第两百二十四章、谢谢!】

【第两百二十四章、谢谢!】

孔溪也在暗地里打量凌晨。    自从知道了陈述的遭遇后,便对凌晨这个「前女友」记忆深刻。    她搜过凌晨的百度百科,发现凌晨没有百度百科。    找过陈述的微博,发现陈述不曾在微博上发过凌晨的照片。    陈述的微信朋友圈显示对朋友半年可见,但是这半年里面显然已经没有了凌晨的支言片语任何讯息。甚至连朋友圈都很少发了。    孔溪灵机一动,心想,凌晨是王信的秘书,王信是公众人物,出行自然要有秘书陪同。    于是,她在搜索柜里面输入了「王信」的名字,找到了王信出席活动的照片,也找到了凌晨。    那是她头一回见到凌晨。    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就是第一眼,她就知道那个女人就是凌晨。灰色衬衣,银色套装,身材高挑,窈窕而清艳。    最难得的是,艳而不俗,给人一种此女高冷难以接近的距离感。    人这一生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拼命的想要和某个人或者某件事拉近距离。    从容貌来看,她确实是一个很招人喜欢的女人。    从妆容上来看,她也着实是一个很聪明的女人。    千万不要小看女人的衣着妆扮,因为这里面隐藏着海量的信息。    她想向你炫耀自己的身材乃或展示自己的情趣,是性感风还是性冷淡风,是热情奔放还是落落大方,是御姐向还是森女风,是保守一些还是狂野一些,是无声的拒绝还是炽热的求偶,都会通过她们眼影的画法、口红的色彩、发型的梳理、腰间的一条束带或者脖颈的一条丝巾表现出来。    直男们总是奇怪女人一次梳妆打扮为何需要数个小时的时间,却不知道女人要用这数个小时的时间进行无数次自己和自己的博弈。    只是简单的一次晚餐,还是一次抵死缠绵,在她们抬脚跨出房间门的那一刻就已经全部考虑好了。    凌晨知道自已的优势,又懂得利用自己的优势。    后来因为自己和陈述的绯闻曝光,好事者把陈述的前段情史也给扒了出来,恰好印证了孔溪的猜测是正确的。    有些人彼此不曾联系,却有可能是一生之敌。    当然,孔溪自然是不会把凌晨当作敌人的。    只是,倘若你爱上了一个人,又怎么可能不想要知道他的点点滴滴?    以及前女友们的信息?    “孔溪小姐,我是你的粉丝。你的每一部戏我都看过。    看到凌晨热情的奔跑而来,孔溪伸手和她握了握,展颜微笑,一脸诚挚的说道:“谢谢。”    “孔溪小姐可千万别这么说。您是表演艺术家,您的作品就是我们这些粉丝的精神食粮。我最近上班的路上一直单曲循环孔溪小姐的《过错》呢,我好喜欢那一首歌啊。就是好久没有看到偶像的新戏了,实在是期待得紧。”    孔溪眨了眨眼睛,说道:“我谢你,不是因为你喜欢我。”    “嗯?”凌晨双眼疑惑的看向孔溪,这是什么意思?    刹那间,凌晨的脸色惨白。    她想强行欢笑,但是看向孔溪的眼神却充满了恶毒。于是,那张好看的小脸就变得狰狞扭曲……也哭笑不得。    我谢你,不是因为你喜欢我。    我谢你,是因为你不喜欢陈述。    孔溪很聪明,凌晨也不傻。    只是短短的两个字眼,两人便进行了一次激烈的交锋。    而且,凌晨一败涂地。    她真是又气又恨啊,这个女人,这个光彩照人的女人,她为何要喜欢陈述?    而且,更让凌晨难以接受的是,这样一个声名赫赫的女人,俩人头一回见面,就迫不及待的要跳出来替自己的「绯闻男友」打抱不平?你还讲不讲体面?还要不要名声?    还想不想谈合作?    在场众人,王韶是最为了解孔溪性子的。    当她数次询问有关凌晨的问题,当她让自己把上回私下见面的情节内容再三复述,当她对凌晨表现出了超乎寻常的关注,王韶就知道,那个女人要倒霉了。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这才刚刚进屋,屁股都还没落在椅子上呢,这个小祖宗就已经忍不住出手了。    看到孔溪笑语盈盈淡若无事的模样,王韶只觉得心里浮起阵阵凉气。    千万不要招惹天蝎!    王信之前并不明白孔溪和凌晨之间的暗斗,在他看来,凌晨假扮粉丝去和孔溪拉拢感情拉近关系,为的就是在接下来的谈判中得到一些印象分,让孔溪体会到他们的热情和诚意。为此,凌晨甚至连孔溪之前演的那些影视作品都看了一遍,还张嘴就能够说出孔溪某张专辑里面的一首歌曲。    这个女人,做起事来确实是很尽心尽力的。    而孔溪也表现的优雅得体,笑容温和,握手道谢。这简直是他想像中最完美的开局了,预示着他们接下来的谈判一定会顺顺利利。    可是,凌晨的脸色为何那么难堪?    心里「咯登」一声,王信便明白了那句「谢谢」的真正含义了。    这个孔溪,简直是欺人太甚啊!    她这一巴掌不仅仅是抽在凌晨脸上,也同样的是抽在自己的脸上啊。    那句「谢谢」,谢的不仅仅是凌晨,还有自己。    王信低头扶了扶眼镜,将眼里的戾气恰到好处的掩饰过去,笑呵呵的说道:“来了半天了,怎么能让溪姐一直站着说话呢?这可体现不出我们华美的礼仪。”    王信做出邀请的手势,说道:“溪姐、韶姐,我们坐下来说话。红酒已经醒好了,现在入喉刚刚好。”    王信没有理会凌晨的态度,也极好的掩饰了自己的情绪,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热情友好的邀请孔溪和王韶落座喝酒。    凌晨的脸色也恢复了正常,只是再也没办法像刚才那样装作孔溪的「粉丝」热情寒暄了。    孔溪自然不会穷追猛打,那样就失了优雅从容,反而像是个泼妇一般的被人看轻。    她落座之后,笑着说道:“我不会喝酒,给我一杯苏打水就好了。”    王信正要倒酒的动作就是一顿,笑着说道:“溪姐怎么会不会喝酒呢?我可是特意找熟悉的朋友打听了,都说溪姐是海量。”    “以前喝,现在不敢喝了。”孔溪笑着说道:“你们也知道,前段时间生了一场病,然后出了些事情之后闹得沸沸扬扬的。被媒体给炒了大半个月,各种难听的话都有,烦都烦死了。从那以后,我就没喝过酒了。”    孔溪说的自然就是陈述探班的事情了,那次确实被媒体给炒了大半个月,而且说陈述和孔溪好事将近奉子成婚……    王信对陈述孔溪那么「重视」,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件事情?    这个女人的语言技巧非常高,她每一句话都不离陈述,却又并不明说,你知道,她也知道你知道,就是不停的在给你心里添堵。    王信心里难受之极,仍然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笑着说道:“溪姐,我给你倒一杯,就喝这一杯,如何?小酒怡情嘛。而且这是红酒,晚上喝了对身体好。”    “真的不用了。”孔溪伸手挡住杯口,说道:“给我一杯苏打就好。”    王韶不想让气氛太过尴尬,把自己面前的酒杯递了过去,说道:“小溪确实不能喝酒,上次生病还没好利索,医生也特别叮嘱过不能让她喝酒。小溪不喝,我替她喝。这么好的红酒可不能浪费了。”    王信总算找到了台阶下台,笑呵呵的说道:“好,那今天晚上我就和韶姐好好喝几杯。”    王信帮王韶倒了红酒,也为自己和凌晨倒了红酒,孔溪那边如愿的拿到了一杯柠檬苏打水。    虽然凌晨坐在孔溪对面,孔溪却并不多看她一眼,完全把她当作一个透明人一般,看着王信问道:“王老呢?好久没看到他了,一直想着去拜访他老人家呢。”    孔溪之所以答应来参加这个酒局,就是因为他们搬出来了一个她难以拒绝的人:王誉。    王誉是王信的父亲,也是华美的创始人。最重要的是,他做过二届电视行业的会长,是业界举足轻重的人物。    而且,孔溪刚刚出道时还承过他的恩情,虽然她的签约东家是东正,但是王誉依然在一次电视领域的评奖上面将一项重要大奖颁发给了孔溪。而那一次的竞争者有两个人出自华美。    这是一个胸有丘壑的老人,也是一个对电视剧行业做出过巨大贡献的前辈。    所以,孔溪接到王誉亲自打来邀请她一起小坐的电话后,没有任何犹豫的就答应下来。    “我爸今天下午有一场球,状态不好,十八洞打完时间就耗费的有些多了,现在正在赶过来的路上。”王信笑着说道,对着孔溪举杯:“感谢溪姐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我替我爸敬你一杯。”    王信说替父亲敬酒,孔溪就不能不给面子了。    孔溪举杯喝了一口柠檬水,看着王信问道:“王总哪一年的?”    王信说了一个数字。    孔溪点了点头,说道:“你比我大,别叫我姐。”    “……”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w26708bq10905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