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同桌凶猛 > 【第两百三十二章、谈崩了!】

【第两百三十二章、谈崩了!】

生活要有仪式感!    有了一桌丰盛的饭菜,怎么能没有蜡烛?有了蜡烛,怎么能没有一瓶红酒?    就着烛光喝二锅头也实在太不像话了,是不是?怕是那时候该说的话还没来得说,该做的事情还没来得及做,俩个人就双双醉倒了。    点了蜡烛,喝了红酒,吃了美妙的晚餐,是不是需要一个充满着万千柔情的甜蜜香吻?    陈述觉得自己的要求一点儿也不过份。    孔溪眉眼如画,俏脸含情,看向陈述说道:“我每年捐一所学校,出道十年捐了十所小学。每年资助十名贫困大学生读书,到了今年恰好资助了一百个学生……”    “所以呢?”    “助人是快乐之本。对于那些真正有需求的人,我总是不知道应当如何拒绝。”孔溪长长的睫毛眨动,看着陈述的眼睛,柔声说道。    “你很善良。”陈述说道。    他走上前去,吻住了这个善良的女人。    --------    陈述睁开眼睛时,仍然有种恍然如梦的不真实感。    大明星孔溪正躺在他的身边,此时正捲着被子睡得正香。    雨一直下,气氛相当的融洽,所以孔溪昨天晚上又没有回家。    只是和前天晚上不同的是,上一回是在陈述熟睡中躺下的,这一次俩人都保持着清醒,甚至还闲聊了一阵,然后拥抱着互道晚安。    和前天相同的是,他们什么都没有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也依然保持着冰清玉洁的男女朋友关系。    热恋的男女,总是渴望时间走得更慢一些,黏在一起更长久一些。    陈述和孔溪睡在同一张床上,却盖了两床被子。    在那一刻,陈述很庆幸自己家只有一张床又恨极了自己家有两床被子。    多出来的那床被子就像是王母娘娘拔出头上的簪子随手划出来的银河,把牛郎和织女分隔在天地的两端,隔河相望,距离那么远那么远。    陈述准备去洗个澡。    他在电影里面看到过,同居男女起床之后的第一件事情不是男人去洗澡就是女人去洗澡。    洗澡代表着某种神秘的仪式。    那句话是怎么说得来着?    对了,生活要有仪式感。    孔溪睁开眼睛,看着头顶白哗哗的天花板,处于一种迷惑和呆滞的状态。    这不是自己的房间,自己房间的天花板可不是这种近乎简陋的惨白色,而且这灯也不是自己亲手选的那盏法式琉璃宫灯,而是一个像是盒子状的物体紧紧的贴在墙壁上。    当然,这房间里面的家具、窗帘的高度花饰、以及被子的颜色纹理都和自己的房间有着巨大的区别。    「这是陈述的房间!」    孔溪伸出手来,抚摸着陈述刚刚躺过的枕头,心里有种即满足又羞怯的感觉。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就这样随意的睡在一个男人的房间,就这么睡在一个男人的床上……    是的,在虎居山上面,他们已经有过同床共枕的经历。但是那个时候的陈述正高烧严重,她和衣躺在一边是为了方便照顾。    现在呢?    没有人生病,所以不需要她的照顾。倘若她愿意的话,一个电话就能叫来自己的专职司机,半个小时之内就能够回到自己居住的豪宅……    可是,她没有那么做。    她选择留了下来,留下来陪伴陈述。    自从心里有了另外一个人之后,一个人的独处就显得格外寂寞。    “真好。”孔溪在心里感叹着说道,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意。    孔溪起床之后,发现陈述正在厨房里面忙活着,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音,陈述回头看了她一眼,笑着说道:“怎么不多睡一会儿?很快早餐就做好了。”    这种感觉,就像是回家之后父母对自己的宠溺。怕自己没睡好,又怕自己会饿着。    “睡好了。”孔溪走到陈述身后,轻轻的搂抱着他的腰部,双手交叉着按在他结实的腹部上面,问道:“做了什么好吃的?”    “昨天早上你给我做了鸡蛋面,今天我也得给你露一手。”陈述说道。“我做了煎蛋、火腿、水果沙拉、对了,全麦面包片已经烤好了……还没刷牙吧?快去刷牙,然后可以先喝杯咖啡。咖啡已经打好了。”    “这么丰盛?”    “这算是什么丰盛?美式早餐和咱们中国人的传统早餐相比,最大的区别就是华而不实。别看做了一大桌子,实际上吃起来也没有几口,还不如你的一碗鸡蛋面下功夫,也不及一份豆浆油条吃得踏实。”    “这倒也是。”孔溪笑嘻嘻的说道,把自己的小脸在陈述的后背上面轻轻的磨蹭几下,等到陈述转过身来想要亲她的时候,她已经飞快的转身,跑到洗漱间去洗脸刷牙去了。    “小妖精。”陈述生气的说道。    难道她一点儿也不知道,她长得这么好看,性格这么可爱,会给男人带来多么大的困扰吗?    孔溪是自由职业者,自然不需要每天到公司报道。陈述还担任着企划部副总监的职务,一天没有被老板炒鱿鱼,就要一天到公司报道干活。    吃过一顿浓情蜜意的早餐,当然,在早餐的过程中,陈述又找孔溪帮了一点点小忙,善良的孔溪并不懂得拒绝那些真正有需要的人。    早餐结束,孔溪自己跑过去把碗给洗了,还说这是「家规」,以后就要按照这个方案去实行,一方做饭,另外一方就要负责洗碗。谁也不许偷懒。    这是一个和凌晨截然不同的女孩子,以前的凌晨不会做饭,自然更不会洗碗,因为她不喜欢满手油腻……    如果不是喜欢你,谁会喜欢满手油腻?    手牵手走进地下停车场,孔溪的专车已经在等候着了。    王韶坐在副驾驶室,眼神复杂的看着那犹如连体人一样走过来的年轻男女,心里轻轻叹息,然后推门下车,微笑着和陈述打招呼,说道:“陈总监,早。”    “王姐早。小溪又要辛苦你了。”    “应该的。”王韶看向孔溪,说道:“小溪,时间差不多了,咱们是不是要出发了?”    孔溪还紧紧的握着陈述的手,转过身来用力的拥抱了他一下,在他耳边小声说道:“就算工作的时候,我也会想你。”    她转过身去,已经恢复成那个干练果敢被无数人追逐喜欢的天后巨星,说道:“走吧。衣服带来了吧?”    迈动长腿率先钻进后车座,王韶对着陈述点了点头,也紧跟着坐在了孔溪旁边的位置。一路之上,她们还要有很多工作需要对接呢。    看着那车子远去,就连车尾灯都已经看不见的时候,陈述摸摸有些酥痒的耳朵,轻声说道:“我也是。”    --------    陈述走进办公室,骆杰第一时间就过来敲门。    陈述笑着说道:“以前也没见到你上班这么准时,你最近是怎么了?每天来的比我还早,不知道的人都以为你这个富二代是假冒伪劣产品。”    “以前不准时是因为觉得上班无聊。”骆杰端着咖啡大大咧咧的走了进来,说道:“自从你来了之后,发现不上班更无聊。”    “你就是来看热闹的吧?”陈述冷笑。从柜子里取了自己的玻璃茶杯,然后放进一小撮上好的信阳毛尖,用温好的八十度开水倒进去,看着那碧绿的小芽在上面荡漾起浮,煞是美观。    “怎么样?孔溪回来了,这两天不见人影,打她电话不接,发她信息不回……”骆杰的眼神在陈述身上扫视着,颇为吃味的说道:“不会是这两天一直和你黏在一起吧?”    “为什么不会?”陈述捧着茶杯,看着珠江中滚滚的流水,刚才在眼前的那一汪水现在怕是早就已经不见踪迹了吧?这个世界上,到底有什么东西是能够永恒的?“当然会了。”    骆杰的眼神就变得幽怨起来,说道:“以前孔溪不是这样的。以前我们关系还不错,偶尔还会和起源我们三人一起聚聚,出来吃个饭,打个高球什么的。自从你出现后,我和起源连见孔溪一面都难了。更过份的是,她连我的信息都不回了……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    “有了异性还要人性做什么?”陈述反问。“我就是人性太多了,所以很多事情总是停滞不前。”    “……”    “你就当她手机没电了。”陈述不想让这个朋友真正的伤心,安慰着说道:“这样想是不是心里舒服很多?”    骆杰想了想,说道:“确实舒服多了。”    “怎么?一大清早跑过来,是有什么工作安排吗?”    “我哪有什么工作安排?你都把工作安排好了,我这个总监大多数时候就是个摆设。”骆杰笑笑,说道:“我和栗董说过,不如把位置让给你得了。”    “那可不行。”陈述拒绝:“你要是不在,我也会觉得上班无聊了。”    俩人相视大笑。    骆杰把办公室房间门带上,走到陈述面前小声问道:“听说老板找孔溪聊过新合约的事情?”    陈述看了骆杰一眼,问道:“你听说了什么?”    “听说孔溪走后,老板砸了他最喜欢的景泰蓝烟灰缸。”    陈述眼神里的凛光一闪而逝,说道:“也许是他失手打破的呢?”    “你再这样说话,你信不信我失手打破你的脑袋?”    “我信。”陈述说道。    骆杰是公司副董骆承平的儿子,骆承平和老板栗琨关系甚密,俩人同进同退,是东正集团铁杆的搭档。    所以,骆杰的消息可信度是非常高的。老板确实约了孔溪谈话,这一点陈述是非常清楚的。毕竟,当时是他送孔溪到东正大楼来的。    而老板见完孔溪之后砸了自己最喜欢的烟灰缸,那就证明他和孔溪之间的谈判并不愉快,或者说,孔溪没有接受他的新合作方案?    如果是这样的话,孔溪将会何去何从呢?自己又将何去何从呢?    陈述开始后悔了。    早知道如此,自己应该问问孔溪的最终选择。毕竟,她的选择也决定着自己的选择。    反正自己是要一直抱紧大腿的。    因为担心自己的态度会影响到她的选择,所以自己一直对这些事情不闻不问,他相信她能够做出最好的抉择。    但是,换个角度想想,就算自己询问了,就能够影响到孔溪的选择吗?    这是一个外柔内刚,心里极有主见的女孩子。就连她的经纪人王韶……大多数时候不是替她拿主意的人,而只是一个辅助性的角色。    看到陈述发呆走神,骆杰拍拍陈述的肩膀,说道:“我告诉你这些,是要让你心里有个准备。我是希望你能够接手我这个位置的。”    骆杰端着空掉的咖啡杯离开,陈述捧着那细小的嫩芽在茶水的浸泡下舒展开来,成为一片片碧绿的叶子,心里再一次陷入了沉思。    下午两点,上班时间刚到,栗琨再一次约谈自己。    这一次不是通过秘书打来电话,也不是通过骆杰来传达,而是他亲自把电话打到自己的手机上面。    陈述来到董事长办公室门口,秘书立即起身迎接,笑着说道:“陈总监,老板在办公室等您。”    “谢谢。”    陈述向秘书道谢之后,推开办公室门走了进去。    栗琨正坐在老板桌前敲写着什么,看到陈述进来,他按响了服务电话,对秘书吩咐说道:“送两杯绿茶进来。”    然后,他推开椅子站起身体,看着陈述说道:“听骆杰说你喜欢喝茶,他家老爷子那点儿茶差不多都被他偷出来送到你办公室了。他爸的茶也是从我这儿拿的,你以后没事就到我这里喝茶好了。对了,我又新得一斤上好的龙井,你回去的时候带一盒。”    “谢谢老板。”陈述受宠若惊。    这是什么意思?    老板没有让自己去看曲线图,也没有对自己训斥,而是从骆杰那儿打听到自己的爱好,甚至还让自己没事儿到他办公室里面来喝茶……    这是砍头前的最后一顿饱饭?赐死时饮的那最后一杯毒酒?    “来,坐下说话。”栗琨做了个邀请的手势,示意陈述到客厅沙发落坐。    陈述看了一眼茶几上的烟灰缸,果然换成了一尊水晶的了,之前那个景泰蓝的怕是已经变成了碎片。    陈述心中暗自警惕。    两人分宾主坐下,栗琨伸手摸烟,再一次把烟推送给陈述,陈述拒绝。    陈述记得很清楚,只有自己第一次和栗琨见面时,因为自己表现优秀,老板才让了一次烟。后来就再也没有这样的动作了。    不知道是因为已经确定了陈述不抽烟,还是因为陈述不配抽他的烟。    看到陈述拒绝,栗琨自己点燃一根抽上,看着陈述问道:“最近过得怎么样?”    “挺好的。”陈述出声说道。敌不动,我不动。你要寒暄,那我就和你聊着吧。反正现在是上班时间,自己是带薪陪聊。    “工作上没有什么问题吧?你的工作能力我是很欣赏的,企划部那一块,骆杰想要完全交到你手上,已经和我说过好几次了。”    “企划部主要是在骆总监的带领下才取得了这样的成绩。主要功劳还在骆总监身上。”    “你也就别谦虚了。你没来的时候,企划部工作很出色。你来了之后,企划部的工作更出色。你们俩个都是有能力的人,东正绝对不会让那些为集团做出巨大贡献的人受到任何委屈。”    陈述点了点头,一脸认真的说道:“我们不委屈。”    “真的不委屈?”    “一点都不委屈。”    “你和小溪的事情,我是持反对态度的。你也不委屈?”    “老板有自己的立场和考量,是站在集团整体业务上做选择。”陈述出声说道。“我能理解,也没什么委屈的。”    还有一句话被陈述藏在了心里:我能理解,但是不接受。    栗琨盯着陈述的脸,突然间咧嘴哈哈大笑起来,用力的拍打着陈述的肩膀,说道:“好小子,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咦?」    陈述心里很是吃惊。    这又玩得是哪一出?转换套路了?    只是,你那么用力的拍我肩膀做什么?    你再拍我就和你翻脸了。    “栗董这是?”    “陈总监,恭喜你,你已经通过了我的考核。”栗琨笑呵呵的说道:“见过小溪的家长没有?”    “没有。”陈述摇头,仍然处于呆滞状态。    虽然老板对他的态度越来越好了,而且看起来更加亲热了,但是,心里的不安感却越发的强烈了。    “正好,我就先帮小溪的父母把好这第一关。你知道吗?我也是看着小溪长大的。记得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小姑娘还在读大学,只有十几岁的年纪,这一眨眼的功夫,十几年就过去了。我是小溪的老板,更是小溪的长辈。小溪谈恋爱,我心里是有些不乐意的。但是,做父母的,哪能拗得过自己的儿女呢?”    “栗董的意思是……支持我和小溪?”    “当然。”栗琨说道:“郎有情,妾有意。你们俩这情比金坚的样子,我们这些做长辈的不支持也不成了。所以,索性我就替小溪考验一下你,看看你能不能配得上我们家这大闺女……结果还不错,你扛得住压力,也经受得起诱惑。你和小溪,确实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陈述顺嘴接道。“谢谢老板,我会好好待小溪的。”    只是心神电转,再次确定了一件事情:他和孔溪谈崩了。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w26708bq1090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