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牧神记 > 【第一千零二章天龙宝辇】

【第一千零二章天龙宝辇】

秦牧把奏请离开天庭云游四方的奏折送到玉京城凌霄殿,没过多久,天帝批示准了,赐下天龙宝辇,彰显天尊的威严。

秦牧自然知道准自己离开天庭的不是天帝,而是十天尊。

十天尊之间已有芥蒂,相互钳制,连太虚和无忧乡他们都无暇顾及,自己留不留在天庭对他们来说都没有用处,派来几个人监视一番便是。

云初袖果然来了。

秦牧面色阴晴不定,心道:“我这次离开天庭,除了要寻找造物主的祖庭,拜会各界古神之外,还要避开天庭眼线,为云天尊招魂。你却偏偏来挑拨我监视我,嘿嘿,洛神刀已经砍过你一次,不怕再砍一次!”

对于天龙宝辇秦牧还是满意的,是九条玉京境界的神龙,而且宝辇极为奢华,当然是比不上阆涴神王的凤辇,但也是秦牧用过的最华丽的宝辇了。

“你死定了!”云初袖见到这宝辇,兴奋得浑身发抖,向秦牧道。

秦牧没有好气道:“你才死定了!我好歹也是牧天尊,怎么对我说话呢?”

“这九条天龙是东帝青龙的血脉,你不是要去东极见青龙大帝吗?”

云初袖满怀欢喜,笑道:“东帝青龙见到他的血脉被你拿来拉车,定然大怒,你可不是死定了?”

秦牧心头一突,讷讷道:“那就请九位兄台到车上坐,我让龙胖拉车便是。”

云初袖打量宝辇上的华盖,笑道:“那也死定了。你看这宝辇的华盖上烙印的是天道纲常,上面的星斗运行轨迹,便是天公的模样。到了天公那里,天公弄死你!”

秦牧脸色一黑,走入车中,抬头看了看,果然是天道纲常,形成天公的形态,让天公给自己遮风挡雨,触怒天公非同小可。

“还有车下。”

云初袖撅着屁股向车下看去,向他招手,道:“快点来!车下绘制的纹理是玄武纹,乘风御浪,把玄武压在车下,到了北帝玄武见了这辆车,也要取你性命!”

秦牧来到她身边,两人一起撅着屁股向车下看。

车下果然是玄武纹,秦牧脸色愈发黑了。

“这车上的金铬上绘制的纹理则是白虎纹,无坚不摧,破开一切阻碍,白虎纹一直连接到扶手上。”

云初袖又跳到车上,检查座位,喜不自胜道:“你将西帝白虎坐在屁股下,扶手抓着她的脑袋,西帝白虎岂能容你?”

秦牧心里哆嗦,道:“还有吗?”

“车尾处有朱雀纹,绘制朱雀彩翼,南帝朱雀看到你的车把她当成尾巴,岂能容你?”

云初袖跳到车辕上,晃着腿,捡起挂在车辕边的鞭子,笑道:“车夫坐在这里,手中提着鞭子,车辕上却绘制了幽都大道,可以让这辆宝辇无视幽都大道,长驱直入幽都。”

秦牧松了口气,道:“我与土伯关系好,绘制幽都大道没有什么。”

云初袖冷笑道:“土伯是使鞭子的!你的车夫坐在这里,也使鞭子,土伯能给你好脸色?”

秦牧面黑如铁,怒道:“这辆车是你们十天尊给我用的,不关我的事!而且,十天尊中也有你吧?难保没有你使坏!”

他此次出门的确是打算去拜会各界古神,上书朝廷的名义也是去拜会各界古神,云游四方,天庭给他这辆车,摆明了是要他好看。

云初袖晃着小腿吃吃笑了起来,道:“是啊!我一力推荐他们天龙宝辇,大家都说好,于是就给你了。”

秦牧怒哼一声,阆涴神王已经走了过来,款款登上宝辇,落座在主位旁边的座位上,道:“这车不坏。天尊,何时出发?”

烟儿站在龙麒麟的脑袋上,龙麒麟快步跑来,都天魔王四条腿叉开,坐在龙麒麟背上,来到车边便腾空而起,落座在车辕上。

云初袖一脸坏笑,将鞭子递给他,都天魔王接过鞭子,赞道:“这车好,速度一定快!”

云初袖抬起柔荑,在自己脖子上抹了一下。

秦牧送她两个白眼,询问烟儿道:“烟儿姐,看到大头了吗?”

烟儿道:“大头这几日跟着齐九嶷求学,我已经命人去寻他了,算算时间也应该到了。”

龙麒麟跳上宝辇,钻入车厢,在云毯上睡下。烟儿则从他脑袋上飞起,落在车柱上,抖了抖羽毛。

过了片刻,叔钧快步赶来,远远看到天龙宝辇,不仅赞道:“好车!端的是华丽!”说罢,登上宝辇,在主位的右手坐下。

秦牧无奈,只得登上宝辇,坐在主位上。

云初袖也爬上车,瞥见没有自己的座位,便要坐在秦牧的腿上,秦牧正打算一脚把她踢下去,阆涴神王笑道:“妹妹到这里来座。这个座位颇为宽敞。”

云初袖与她挤在一个座位里,嘻嘻笑道:“阆涴姐姐,咱们俩倒像是一个娘生的一般,难得长得这么像。”

阆涴神王恬静笑道:“是啊。”

云初袖眨眨眼睛,看着她眉心的柳叶,好奇道:“姐姐的柳叶下是什么?”

“你不会想知道的。”阆涴神王温和笑道。

外面,都天魔王挥动鞭子,那九条天龙顿时腾空而起,九龙拉着宝辇向府外驶去,那宝辇下的车轮一动,顿时浮现出玄武异象,足踏一道天河,长河蜿蜒而去。

“教主,咱们要去哪里?”

都天魔王的声音从外面传来,道:“天庭中很多座灵能对迁桥,通达万界,从灵能对迁桥走,能够省下不少路程。”

秦牧正要说话,云初袖兴奋道:“先去东极!”

秦牧面色一沉,再也忍耐不住,颤抖的手指指着这女子,气极而笑:“元姆,你现在堕落了,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样子,哪里还有从前的姿态?你别忘了,当年是老子把你与天帝的私生子昊天尊打得千年不能自理!而且是当着你的面打的,你却无可奈何!”

云初袖连忙扑到他的跟前,小心翼翼给他捶腿,仰头看着他,楚楚可怜道:“天尊消消气,你怎么知道人家是元姆的?难道是人家在太虚中露出了马脚?天尊发怒的样子,人家好喜欢……”

秦牧一腔怒气无处发泄,哼了一声。

云初袖吃吃笑道:“昊儿一点都不好,暗算了他爹,还要暗算我,他自己却不好出手,于是请凌天尊来对付我。幸好我机灵,早就防备着凌天尊,正好借凌天尊之手诈死脱身,她反倒成全了我。你打了他,我原本很生气,后来就很开心了。”

她给秦牧捶着腿,兴奋道:“你这次出行,肯定有很多天尊向你出手,其中便有昊儿!你得罪他得罪得太惨了,人家要亲眼看着他打死你!”

秦牧颓然道:“昊天尊打死我得了,你不用捶了,先回位子上歇息。都天,咱们先不去东极,先去元界,到了元界后再去东极。我好久没有回过元界了,先回家乡探望亲友。”

都天魔王称是,驭使九龙拉着宝辇驶向一座灵能对迁桥。

云初袖生性跳脱,又跑到车外拉着车柱观望。

阆涴神王露出疑惑之色,看了看秦牧。秦牧神识波动,传音道:“她是十天尊中的元姆夫人,只是不知道她在十天尊中的身份是谁。元姆夫人,也是古神,是诞生在归墟中的古神,天帝的姘头,帝后的妹妹。”

“她的脾性好生古怪。”

阆涴神王诧异道:“作为归墟的元姆夫人,不应该端庄大方,举止得体的吗?她怎么是这个性格?”

秦牧叹了口气,这位元姆夫人化作绝无尘的模样后,性子变得着实让人捉摸不透。

叔钧神识波动,插入他们之间的交流,道:“古神元姆,掌控着毁灭一切的力量,在太古时代,她便是这种性子,既讨人厌,又惹人爱。”

秦牧瞥他一眼,问道:“叔钧神王是否知道古神天帝是卵生的?”

叔钧点头道:“知道。”

秦牧连忙追问道:“天帝是卵生的,那么卵从何来?”

“这就不知道了。”

叔钧摇头道:“我们也不知道太初神石太初原石是怎么来的,也不知道鸿蒙元液来自何处,更不知道那些太古巨兽是来自何方。古神天帝的卵,是太帝族人从祖庭中的一处宝地捡来的,我对此所知不多。”

秦牧皱眉。

叔钧继续道:“据说太帝族人发现这个卵之后,发觉这个卵很是巨大,卵中有生命,那个生命比造物主一族还要古老,只是昏睡不醒。早年的时候,他们还把这个卵当成了神物祭拜,后来有了太初神石,造物主自己就是神,也就把卵给扔到旮旯里了。谁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又把卵给翻出来,继续祭祀,然后便从里面诞生出一个古神天帝来!自作孽啊。”

他摇头叹息。

古神天帝的破壳而出,揭开了造物主一族灭亡的大幕。

“你觉得这次你离开天庭,哪位天尊会向你出手?”

阆涴神王询问道:“适才元姆说昊天尊会坐不住,除了昊天尊之外,还有谁会对你下手?”

云初袖探头进来,笑道:“咱们进入灵能对迁桥了!你们在聊些什么?”

秦牧定了定神,看着窗外呼啸的光流,道:离开天庭,谁会半路对我下手。元姆夫人以为这次是否有人要杀我?”

“不要叫人家元姆,人家现在是云渐离的妹妹,这次跟着天尊是下界寻找哥哥的。”

云初袖想了想,道:“每个天尊好像都有理由出手,就连我也有理由趁着你离开天庭诛杀你。不过,天庭还有许多你不知道的秘密,被你害得最惨的其实不是昊儿,而是太帝。他藏得好好的,而你却说太帝就在我们中间,我想他会坐不住吧。”

秦牧不解道:“你可以猜出太帝出手,那么其他天尊应该也可以猜出来。太帝还会对我下手吗?”

云初袖眨眨眼睛,过了片刻,悠然道:“天庭有第十一位天尊,不过他已经死了四万多年了。当年便是他驾驭古神天帝的肉身袭杀凌天尊,被凌天尊困死在神通中。四万年,他的肉身应该还没有腐烂。如果他就是太帝的话,太帝果然还活着的话,那么他的这具肉身便会出动。”

她微笑道:“利用这具肉身来杀你,谁也无法揭破他的真面目。”

秦牧心神大震,吐出一口浊气:“真聪明。这第十一位天尊的肉身离开天庭,那么他肯定无法瞒得过你们的耳目,如此一来,你们……”

云初袖摇头道:“他的肉身不在天庭。”

秦牧微微一怔。

云初袖嘻嘻笑道:“他被埋在了元界。人家早就告诉你先去东极,你偏偏要去元界,可不是送死?”

秦牧脑中轰然,突然宝辇一顿,都天魔王的声音传来:“教主,到元界了!”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w32146bq22076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