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太初 > 【第一千六百一十二章易子为父徐产子】

【第一千六百一十二章易子为父徐产子】

三字的大旗迎风飘扬。

一道道充满了杀机的大阵之中,一名名灭普队的队员疯狂冲杀着,并未受到任何的影响。

山上,众人很快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

秦浩轩说,要让太初七子碾压一般的战胜灭普队的队长?

他们对灭普队一众队长的实力还是了解的,灭普队所有成员,或许不是资质最好的,可他们绝对是太初之中最拼的一批弟子,也是训练最疯狂的人。

太初七子虽然实力不错,可想要碾压战胜灭普队的队长,这恐怕不太可能。

秦浩轩望着便是,太初的掌教以及一众堂主到来后,仍旧在修炼并未停止的灭普队队员,向着一旁的灭普队几个队长道:“对了,让他们都停下吧,一起看看你们之间的对战。”

刘光几人闻声脸色顿时变的古怪起来,副掌教这是还嫌丢人丢的不够大?来了这么多人,副掌教现在把话说了出来,一会副掌教输了,他们想要隐瞒都没法隐瞒。

如今,副掌教又让所有的队员一起观看……

罢了,这样也好,让所有的队员看看,太初七子是怎么输掉打赌,那样以后他们也没有脸面再来说什么带领灭普队的话。以后也免得麻烦了。

几人对视一眼,很快前去下令,让一众队员停止训练。

张狂在得知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冷着一张脸看向太初七子。他在太初早已习惯这样一幅面孔,到不是专门针对太初七子。

太初七子与他的双目微微一对视,脸上本能的浮现出畏惧之色,可很快他们的畏惧之色已是消失,正视着他们的父亲张狂。

张狂仍旧冷着一张脸严肃道:“你们几个一会打好点,不要总是做些丢脸的事情。”

张一作为老大,代表七子回道:“我们定然不会给秦掌教丢人的。”

张狂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不是该说不给我丢人才对嘛?怎么会说秦浩轩?

可他的对面,太初七子已是转身离开,走到一众灭普队的队长面前。

“大哥,你先来。”

“我们按照顺序来挑选对手。”

太初七子之中,张一很快走了出来,目光从一众灭普队的队长脸上扫过,最终望向了那铁塔一般的壮硕男子,伸手做出一个请的手势道:“李锐观队长,请指教。”

“你要和我打?”李锐观顿时乐了起来。

四周,一众灭普队长也是神色古怪,只是看战力,李锐观在他们灭普队长之中,绝对是前五的存在。

张一选李锐观打,他真是疯了不成,弄不好张一甚至都会翻船,输给李锐观,那样他可真的丢人丢大了。

李锐观在得到张一确切的答案,的确是要与他交手之后,全身的肌肉都因为兴奋都不由的微微抖动起来。

他在好战的灭普队中,都是最为好战的几人之一。

众人自动退让到后方,给两人让出交手的空间。

李锐观一头长发如同干柴一般披散在脑后,他赤裸着的古铜色双臂,肌肉块块隆起,宛若磐石,巨大的双手之上,各自抓着一柄宽大的黑色双刃战斧,他浑身战意勃发,宛若一尊上古战神,浓郁的杀气自他的体内涌出,向着四周激射而去。

他的脚下,郁郁葱葱的青草被凛冽的劲气扫过,仿佛臣服一般,向前趴下。

四周,众人微微点头,这便是灭普队的风格,灭普队的弟子绝对是太初之中,杀伐之气最为浓郁的。

浓郁的杀气向着张一直冲而去。

张一一身灰色劲服,双眸之中露出一道凝重之色,他的双手之上,一柄银色长枪浮现,枪尖之上,光芒吞吐不定,在阳光的照射下,映射出慑人心魄的寒芒。

他双脚不丁不八站在地上,仿佛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的杀气的影响,双眸直视前方。

四周众人目光之中尽是露出一道讶然之色,张一在李锐观的杀气之下,竟然不受影响?

之前他们曾经选出七人和太初七子交手,他们记得很清楚,当时张一面对的对手,杀气尚且不如李锐观,张一都在那杀气之下,面露骇意,甚至还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

如今,他面对更强的李锐观,竟是毫无影响?

这只是十五天的时间罢了,他怎么会有如此之多的成长?

秦副掌教他做了什么?

李锐观一双虎目之中,露出一道诧异之色,随之被浓郁的在战意所代替,这样才有意思!

他双脚踩在大地之上,急速奔跑而来,每一步落下,都在地上留下一个巨大的脚印,每一步落下,都震的大地疯狂的晃动起来,远远望去,仿佛是一头绝世凶兽狂奔而来。

他虽然身形雄壮,可速度并不慢,转眼间已是冲至张一身前,那黑色的巨斧抡起,向着张一重重斩去。

一斧当头劈落,另外一斧则是拦腰斩来。

无尽的威势爆涌而出,那两柄巨斧在这一刻,仿佛两轮黑夜之中的弯月落下,让人感觉,即便是巍峨巨山,在一斧之下都会被拦腰斩断,被从上倒下,自中间劈开,更不要说是一个人了。

巨斧已然落下,这一刻,张一终于动了。

他手中长枪微微向上抬起,整个人的气息更是霎时大变,似乎站在此处的不再是人,而是一柄长枪,他隐隐约已是与他手中的长枪融为一体,或者说,他便是长枪!

一时间,无尽锋芒之气毕露,尚未出枪,已是让人感觉,长枪已是此处,已是破开身前的虚空。

“杀!”

一声杀字从他的口中发出,竟让人感觉似乎是一尊来自九幽地狱的杀神降临世间,无边无际的杀意自他体内爆涌而出,宛若滔滔江河之水,汹涌连绵。

四周的空间,似乎在这骇然杀意之下都被瞬间冻结。

这杀意之浓郁,更是瞬间盖过李锐观所散发的杀气,震慑的李锐观的动作都不受控制的为之一缓。

好浓郁的杀气!

这等杀气,便是常年在杀阵之中冲杀修炼的他都感觉骇然,他唯有面对他们灭普队的十七名执事的时候,才感受到过如此杀气。

张一,这个懦弱的家伙,怎么能有如此杀气?

他心中不解。

而他的眼前,张一终于出枪。

一枪!

一枪刺处,毫无任何花俏,只是简单的一枪,快到极致的一枪。

这一枪划破虚空,宛若一条银色神龙自九天之外飞出。

一枪飙落,自他的双斧中间刺来。

李锐观全身无数汗毛骤然炸立,一股寒气自他的尾椎骨升起,直冲脑际,一种极致的危机感传来。

不好!

他身子迅速向着一旁躲闪而去。

他的反应已经极快,可张一更快!

李锐观只觉眼前一点寒芒飞落,下一刻,一股剧痛已是传来。

他的肩膀部位被一枪刺穿,狂暴的劲道冲击而来,更是直接将他的身子震飞出去。

而此时,张一的后方,一道枪影闪过。

他出枪太快了,快到枪已落,枪影才现。

李锐观倒退飞出百米的距离这才稳住身子,他似乎是察觉不到受伤一般,只是瞪大双目,呆呆的盯着对面的张一。

他败了,败的如此的干脆。只是一招,一招便败了!

当着无数的人面,在代表灭普队的情况下,一招败给了对方。

四周,一众灭普队的队长,队员,更是张大了嘴巴,不可置信的看着肩膀处,鲜血直流的李锐观。

李锐观,在灭普队的队长之中都是极强的存在。

甚至执事们都说,再给李锐观一段时间,定然可以超越他们。

可如今,李锐观队长竟连对方一招都没有接下。而对手,竟是被他们看不起,被他们瞧不上的太初七子中的一个。

他们又不是没有见过太初七子出手,只是半个月的时间,张一怎么能提升如此之多?

他们想不明白,完全想不通。

众人不解、诧异之中,小金的声音传来。

“这一枪,名为太初绝命枪。一枪出,不是你死便是是我亡,拼的便是,我比你更快。施展这一枪,要有绝对的自信,自信在你击中我之前,我便可以刺中你。

施展这一枪,要有一往无前的气势,心中哪怕有一丝一毫的犹豫、担忧,都会败。其实张一早已将这一枪的技巧修到极致。只是他的心不够,没有那一往无前的气势,所以永远发挥不出这一枪的威能。

如今,不知主人用了什么方法,让他拥有了那股狠劲,这一枪才是真正的太初绝命枪!当然,和李锐观自身也有关系。张一爆发出杀气的刹那,李锐观呆了一下,否则他也不会败的这么快。”

众人听到小金的解释,这才明白过来。

远处,张狂微微颔首,虽未曾言语,可脸上已是露出笑容,这孩子,总算没有给他丢人。

秦浩轩抬手一挥,轮回之气涌出落到李若观的肩处,轮回之下,李锐观被洞穿的肩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复原。

而李锐观此时却已没有心思去感叹秦浩轩手段的神奇,他甚至都忘记了和秦浩轩道谢,只是呆呆的看着张一。

他竟然这么败了……

几名灭普队的人面色瞬间凝重了,到了他们这个级别水准,已经不再是菜鸟了,胜负一瞬间完成,他们看的真真切切知道不是侥幸来的胜负结果,张一居然几日不见到达了这个地步……难道秦副掌教真的比执事们讲的还要传奇?

“有点意思……老李,别只是愣着,好好思考下败北的原因,咱们灭普队可就是靠着一次次败北才走到了今天这地步的。”

“张家兄弟,每一个都脱胎换骨了吗?我去试试……”

几人说话间,张三已是走了出来,他伸出一只手,指指向孙子晴道:“来战。”比起他的大哥,他更加的冰冷。

孙子晴,同样是灭普队队长之中的强者。

一众灭普队的队长,在李锐观战败之后,大家已经都收起了最初的那个轻视之心。

“小心一些。”

“他们和之前不同了。”

“不要大意。”

一众队长纷纷嘱托起来。

孙子晴微微点头之后,迈步走出,抽出一柄细长的利剑,而对面,她的对手,张三所使用的,同样是一柄长剑。

两人长剑对决。

仍旧是一剑,便分出胜负。

一剑之下,张三的利剑刺中孙子晴的胸部,孙子晴的剑却只是从张三的腿部划过。

所有人都知道,孙子晴败了。

倘若他们不是同门,张三的这一剑必定洞穿她的心脏!

一时间,一众灭普队的队长和队员尽数沉默下来。

倘若说李锐观败了还因为有大意,有对方的实力出乎意料的因素,可孙子晴在有准备的情况下,仍旧一招败北,这已是真正的实力上的差距了。

张六、张九……

太初七子先手出手,每一个人挑战的都是灭普队中实力靠前的队长,每一个人都是极快的速度战胜对手。

不长时间,太初七子已经尽数战胜他们的对手。

场内,众人一个个满是意外、诧异的看了看太初七子,又望向秦浩轩。

他们在太初都许久了,太初七子更是从小到大都是在太初内长大的,众人对七子再了解不过,如今他们最为震撼的不是七子如今展现出的战力,而是七子散发的气息,如今的七子,仿佛是变了七个人一般。

半个月前,七子并不是这般,他们想不明白,秦浩轩究竟是怎么做到,短短半个月的时间便让七子有了如此天翻地覆的变化。

张狂从众人之中走出,走到太初七子面前,脸上少见的露出一道微微的笑意,微微颔首道:“你们七个,这一次表现的总算像点样子了。”

他说完之后,脸上又恢复成了往常那张冷若冰霜的脸,他真的太少夸赞太初七子了,他甚至都忘记了上一次夸赞七人中的一人是什么时候,更不要说一次同时夸赞七人了。

他都能够想到,他一次夸赞七人,这七个儿子能兴奋成什么样子。

不过,这一次,这七个孩子的表现的确值得夸赞,他也很期盼这七个孩子的回应。

太初七子这一次却是难得的统一,他们一起抱拳向着张狂行了一礼,是那等教中弟子面对掌教时所应当有的礼节性的一抱拳,随即,他们转过身来,迅速跑到秦浩轩身前。

七个人一字排开,同时向着秦浩轩跪拜了下去。

跪拜大礼!

七个人一拜到底,满是敬重道:“多谢秦掌教栽培。”

张狂整个人完全抓狂了,这他妈不是他的孩子吗?怎么战胜了人之后,对着自己只是一抱拳,对着秦浩轩这个外人,直接行了跪拜大礼!

他他妈究竟是什么回事?

自己的这七个孩子,他们平时最期盼的不是自己的夸赞吗?

这一次,老子可是夸他们了,老子还是一次夸了他们七个人,怎么看起来这七个臭小子一点都不在乎的样子?

是不是老子夸赞的不够?

张狂想着,又往前走了一步,看着他的七个儿子,咳了一声,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后,这次开口道:“你们七个,倒是比之前长进了不少,这一次很不错。”

夸赞,也不能夸赞的太狠了,他觉得,这么夸赞已经很难得了。

他等着,这七个孩子受宠若惊的样子。

可是……

太初七子脸上一点没有惊喜的样子,他们的脸上尽是一片平淡,平静道:“我等会继续努力。”

说完之后,太初七子再次转向秦浩轩。

张六直接问道:“义父,我们如今都已经战胜我们的心魔了。不过,我们听天地之册说,义父您老人家震古烁今,当世天骄,更是首创仙树成林之法,可有仙树之林……”

秦浩轩看着身旁张狂那吃瘪的样子顿时笑了起来:“你们是想要学仙树成林?没有问题,既然你们愿意学,义父自然会传授给你们。”

秦浩轩放声大笑着,一边笑,还一边得意的看向张狂。

张狂大感吃味:“你们等等,什么义父?你们什么时候便认了义父了?你们的为父我怎么不知道?”

“你不知道,是你这个做父亲的不合格。”秦浩轩怼了张狂一句,接着指着徐羽道:“来见过你们的义母。”

太初七子立时上前,恭恭敬敬的称呼起义母。

张狂气的牙疼,秦浩轩这混蛋,究竟给自己的孩子灌了什么迷魂汤……

秦忆蓝远远的看着太初七子,英俊的脸上掩饰不住的流露出讶然之色,只是短短的半个月的时间,这七个家伙竟然成长了这么多。

他和七子是一同长大的,对七子的状况再清楚不过,他以前一直在欺负七子,一直在逼迫七子,其实也是想要帮助七子,可是无论他怎么做都没有用。

如今,这七子竟在短短的时间内,如同换了七个人一般。

不知道什么时候,小金却是跑到了秦忆蓝的身侧,低声道:“怎么样?不错吧?服气不服气?我早告诉过你,你爹爹的手段,那是真的莫测高深。有时间,你真的应该和你的父亲交流一下,学一下。”

秦忆蓝一下沉默了,稍稍一沉吟,他还是轻轻摆头道:“我自是知道父亲大人的厉害,无论是你还是母亲大人,还是夏长老他们都和我说过多次父亲的传奇。只是修仙之路,并没有对错之分。

太初七子可以在父亲的教导下,获得如此之多的长进,是因为父亲的道路,父亲的方法适合他们。可是适合他们却不代表适合我。

太初七子是无法战胜心魔,所以父亲出手帮助。我若是有心魔,我也会找父亲,可我的心魔却是被我压制的死死的,我和他们不同,我也不需要父亲的指导,父亲的道也不适合我,我有我自的道。”

话音落下,秦忆蓝已是起身离去。

秦浩轩在允诺会传授太初七子仙树成林之法之后,便望向了灭普队的一众队长,以及一众灭普队的队员,高声问道:“如今,让太初七子带领你们,你们可服?”

“我等服!”方才被第一个击败的李锐观第一个开口叫道:“我们灭普队不是输不起的人,我们输了,我们便认。我们接受他们的带领和指挥。但是,他们七人可千万别倦怠,什么时候,被我们超过了,他们便没有带领指挥我们的资格了。”

“你们等不到哪一天的。”张九一脸自信的望着对面,高声道:“现在,灭普队所有队员集合,我们要改造灭普队的杀阵,传授灭普队合击之术。”

秦浩轩看太初七子已经进入状态,也不在管太初七子和灭普队,而是望向张狂道:“你来的倒是正好,我这段时间却是有了一些新的感悟,正好和你还有徐羽论道一番。”

他有了感悟,可整个太初,除了张狂和徐羽之外,他便是讲解的再明白,再仔细,也没有人可以听懂的。

唯有他们两人才能彻底明白,自己所说的是什么,才可以和自己探讨。

“行吧,正好我也有了不少新的感悟。”

张狂脸上浮现出笑容,同时还不着痕迹的向着他的七个儿子看了一眼,看到没,你们崇拜的秦副掌教,有问题不还是要向我请教!

可惜,太初七子此时已经完全投入到管理灭普队中,根本没有察觉他的目光。

徐羽看着这如同小孩子一般,什么都要争斗一番的两人,心下一笑道:“那我便听听就好,听听你们两个的高见。”

三人很快离开,直飞入妙仪峰。

“功法,为何要遵循路线,遵循路线是为了什么……你们有没有考虑过本源……仙种,是不同的……所以我创出了那门适合谭玲珑的功法。”秦浩轩简单的将他创造出了功法,他对本源,对仙种的看法讲给了两人。

张狂眼中露出一道诧异之色,前些时日,他修炼之时,察觉到天地异变,天地规则发生了大变,他也因此从中感悟许多。

没想到,那天地规则的改变竟是因为秦浩轩。

他此时也不再和秦浩轩互相争论,互相别苗头,而是难得的正经起来,沉声道:“我不是故意针对你才这般说,只是此事,你过于狭隘了。

你道天地规则为何会有那么大的改变,只是因为谭玲珑一人?一个适合她的功法便有那么大的改变?你错了,天地规则之所以大变,是因为功法不只是适合谭玲珑一人,它是创世新法!未来的万法之源!万法总纲!”

张狂越说,声音越大。

一旁,徐玉心中更是感叹不已,望着秦浩轩的目光中充满了柔情,充满了自豪,仅仅用了五天的时间,便是创造了万法之源,未来的总纲。

这是何等的惊才绝艳!

这是她的夫君!

秦浩轩突然意识到,自己的确看是狭隘了。

张狂大声说完,也渐渐恢复冷静,沉声道:“你的功法并不完善,或者说那功法的确是针对谭玲珑的,你可以将它看做是一个粗坯子,它可以是万法总纲,可需要细化,方可适合更多的人。

比如说,有的人,他的仙种并非是成树,而是如同你之前所说的蒲公英一般。蒲公英会诞生无数种子,成为新的一大片……这是一种修炼方式。

还有人,他们的仙种或许可以形成榕树,看似无数棵,实则是一颗,还有的如同柳树……

你的功法,需要系统慢慢的开发。”

“我的功法,的确不够完善,需要一点点开发,只是,太初达到这种水准的弟子太少了。”秦浩轩叹息一声。

“如今少,不代表今后没有。”张狂继续分析道:“你的功法,未来可以分很多种,分成几个或者十几个大系的流派出来。”

“没错。”秦浩轩认同。

徐羽听着两人的对话,却是开心不已,如同她之前所说,她更多的是听两人讲述,她只是在听,但是她也明白,秦浩轩开创了全新的修炼体系。

今后,很久时间,都会以这个修炼体系为基准了,虽然还非常粗糙,但未来却难说了。

三人在此论道,秦浩轩更是询问了张狂和徐羽,以他们的角度所看待的轮回。

不知不觉间,三个月的时间已过。

秦浩轩和张狂,论道之下,却因为仙树的问题,又争论了起来。

两人正争论间,徐羽的声音忽然传来。

“我要生了……”

“什么?”秦浩轩愣了一愣。

“你还什么!她要生了,你又要当爹了!你还愣着什么,还不快出去。”张狂倒是经验丰富毕竟他的孩子多,一把便拉着秦浩轩跑了出去,而且看起来,比秦浩轩还要着急,叫道:“快点,别愣着了,快出去找接生婆的。”

秦浩轩这才反应过来,他看着张狂,急切道:“接生婆去哪里找?太初里面有接生婆吗?”

“你在开什么玩笑,太初里面怎么会有接生婆?”张狂叫了一声之后,他也愣住了,去找稳婆,去哪里找稳婆?

他平日便在太初里面,几乎不出太初的,他还真不知道去哪里找。

秦浩轩和张狂两人,一下都蒙圈了。

秦浩轩突然感觉自己真的太不称职了,自己身为一个丈夫,一个父亲,却根本没有尽到自己应有的责任。

看着他身前的张狂,他却是突然间反应过来,叫道:“不是,你的婆娘不是生过孩子吗?还生了那么多,你先将你的婆娘找来帮下忙,我去最近的城里面找稳婆。”

“对,对,就这样办。”张狂也反应过来,两人一边守着一边迅速向外冲去。

可他们才刚刚冲出他们论道之处的大殿,却是看到大殿外,对面的位置,一字排开站着十个妇人,这十个人,根本没有任何修仙气息,分明只是普通凡人。

一旁站着的则是秦忆蓝。

秦忆蓝看着两人问道:“义父,父亲,你们是要去找稳婆吗?孩儿算着母亲已是到了临近生产的日子,便从太初之外,找来了十个最好的稳婆,一直等在此处。”

“太好了。快,快快请几位稳婆进去,你母亲快生了。”秦浩轩大喜,连连请十位稳婆进入房中。

而秦浩轩却是焦急的在房间外,走过来,有过去……那一双手,一会举起来,一会放下,一会侧耳倾听房中的动静,一会张望的。

张狂似乎是被在身前走来走去的秦浩轩搞的有些烦闷,叫道:“我说,你都是已经当过一次爹的人了,有过一次经验了,还这样?”

“我第一次便是着急,这一次,和上次没任何区别,还是一样着急。”秦浩轩说话间,却是听到房中传来了徐羽的惨叫声。

徐羽,如今乃是拥有九座道宫的存在,可她生孩子,仍旧在惨叫。

生孩子,这与修仙水准的高低,与修为没有任何关系。

秦浩轩听着房中不断传来的惨叫声,虽然焦急,却没有一点办法,心中更是暗暗懊悔,自己真的太不称职了,以后,自己一定要注意,一定要早做准备,不能让徐羽再如此遭罪。

张狂看着又是焦急,又是懊恼,又是期盼的秦浩轩,脸上却是渐渐挂上了开心的笑容,笑道:“好了,忆蓝这孩子孝顺,找来了十个最好的稳婆,徐羽又是九座道宫的高手,没事的。你也不用这样,放平常心,就像我,慢慢的习惯了就好了。

说起来,你这一次也算是为太初立下大功了。”

“我立功?”秦浩轩一脸奇怪的看着张狂,完全不懂张狂在说什么。

“对啊,你立功了,没有你,徐羽怎么生下孩子?如今,咱们太初需要的便是孩子。需要咱们多生孩子。你看看我,那七个不成成器的孩子。虽然他们修为不是很强,但他们是七个人,未来怎么也能为太初出不少力吧。”

张狂指着秦浩轩说到:“你也一样。不过,你才两个孩子,你以后得多努力才是!再多弄几个孩子出来。虽然说,你的资质就那样吧,不怎么好。不过,你运气好,找的媳妇资质好啊。”

张狂说着又抬手一指秦忆蓝,一脸满意道:“你看,你能生出忆蓝这么好的一个孩子,以后也能生出几个不错的孩子。”

秦浩轩直接无语,给了张狂一个大大的白眼,也不说话。

张狂察觉到秦浩轩的表情,一挺胸膛道:“怎么,不想带孩子?没事,我可以帮你。你看看忆蓝,我带的多好。你当初和忆蓝这么大的时候,有忆蓝这本事?有忆蓝这么细心,咱们都没想到,忆蓝都想到早早给他的母亲准备好稳婆,放心好了,你以后的孩子,我都可以做他们的义父。”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w61600bq37528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