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太初 > 【第一千六百一十三章龙凤呈祥太初喜】

【第一千六百一十三章龙凤呈祥太初喜】

  妙仪峰上,夏行老、苏百花、小金,一位位太初的老人们先后出现。

  便是如今带领灭普队的太初七子也来到此处。

  所有人都在外面焦急的等待着。

  突然,一声清脆的婴儿哭啼声传来。

  声音并不大,可在场的众人何等修为,声音传出的刹那,众人便清楚的听到了这哭啼声。

  张狂更是直接大笑起来:“这声音如此有力,一听便知道是一个儿子。”

  秦浩轩顿时翻了个白眼,这你都能听出来?

  下一刻,一个稳婆从房中跑了出来,高声叫道:“恭喜老爷,贺喜老爷,是一位小公子。”

  说完之后,她看着站在眼前的众人,突然反应过来,眼前的不是那些大老爷,而是一位位仙人。她是习惯了喊老爷,连连改口道:“恭喜仙人,是一位,一位公子……”

  张狂顿时笑的更厉害起来:“我便是说是一个儿子吧。”

  他倒不是对女孩有什么意见,只是以后想要振兴太初,生的儿子长大了出力更多。

  不只是太初,放眼全天下,各大教内,男弟子都比女弟子多的多。

  秦浩轩终于放下心来,迈步便要向房中走去,可他才刚刚走到门口,便被眼前的稳婆拦住了去路。

  “仙人,您还不能进去?您夫人,她还未生产完,还有一个孩子。”

  “什么?还有一个?”

  众人一下都惊住了,继而一个个大喜。其中最为开心的便是张狂了。

  “两个孩子,好啊,两个好,如果是三个,四个,那更好了。”

  秦浩轩没好气的瞪了过去。

  众人继续等待起来。

  不长时间,又一个稳婆跑了出来,高喊道:“恭喜仙人,这一次是一位小姐,龙凤双胎,儿女双全,恭喜仙人,贺喜仙人。”

  秦浩轩顿时控制不住的笑了起来。

  四周,众人也纷纷大小。

  秦忆蓝这一次看起来却是比张狂还要开心高声大叫:“我这是一次有了弟弟,也有了妹妹。”

  一边笑着,同时还拿出十根金灿灿的金条直接赏给了眼前的稳婆道:“有赏,你们,一人一根金条。”

  大笑着,他迈腿向着房中走去。

  可他才刚刚走出一步,一旁一只手却一下伸了过来,快的让他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一下便拽住了他。

  以他如今的修为,想要挣扎,甚至都无法挣扎。

  “你在一旁好好呆着。”秦浩轩留下一句话,迈步进了房中。

  秦忆蓝瞪大眼睛,看着被打开之后,迅速被关上的房门,大是郁闷,那里面的也是我的母亲,和我的弟弟妹妹,怎么你能进,我便不能进了。

  说起来,你那么旧没有回到太初,我可是和母亲生活了一百多年,我和母亲才更亲近。

  小金看着吃瘪的秦忆蓝,顿时笑了起来:“哈哈,你倒是反抗啊。”

  秦忆蓝懒得理会小金,转身看着张狂道:“义父,我下山一趟。”

  “下山?”张狂有些不解:“忆蓝啊,你母亲刚刚生了孩子你下山做什么?你不能因为秦浩轩那家伙,不让你第一时间进房间,便走了啊。你放心,义父给你做主,一会那家伙出来,义父会好好训斥他的。”

  秦忆蓝无奈道:“不是。义父我是想要下山,去找几个奶妈。”

  “对,奶妈,是应该找奶妈,还是忆蓝你想的周到。”张狂闻声立时夸赞起来。

  四周众人都已经习惯了,掌教平日里异常严肃,难得会夸赞别人,唯独对秦忆蓝不同,每次掌教遇到秦忆蓝,便没有不夸赞的时候。

  一旁,太初七子闻声,老大张一立刻上前道:“秦忆蓝,我们也一同下山,去寻找奶妈。”

  秦忆蓝回头看了七人一眼,本能的便要拒绝,可微微一停顿后点了点头道:“这样也好。”

  若是以前他根本不会考虑便会拒绝,可如今,太初七子已经变的和以前不同了,人多了,找起来毕竟会快一些。

  八人很快下山,去寻找奶妈而去。

  秦浩轩走入房中,直奔徐羽而去。

  徐羽虽然拥有九座道宫的高手,可此时她的脸上却布满了虚汗,脸色也有些苍白,可她满是疲惫的脸上却挂满了幸福的笑容。

  看到秦浩轩到来,她立时展颜一笑道:“快,看看咱们的孩子,你看着两个小家伙,多么像你啊。”

  “好了,你别乱动了,快些休息。”秦浩轩却是上前一步,立时握住了徐羽的双手,一边说着,一边和徐羽一同看向他们的孩子。

  这两个小家伙……

  刚刚出生的孩子,根本没有张开,哪里能看出像谁来……

  可是,他还是看了半天,笑道:“我觉得孩子更像你,漂亮。这次你辛苦了,是我不好,没有考虑周全,没有做到一个丈夫和父亲的责任,只顾得论道,甚至忘记了你生孩子的日子。还好忆蓝记得日子,不然,你可要遭罪了。”

  徐羽微笑着摇头:“修炼这么多年,我什么痛苦没有承受过,这算什么?何况,给你生孩子,我只有开心,哪里有什么遭罪。”

  “是吗?那我们以后,再多开心开心?”

  “还有人呢……你小声点。”

  秦浩轩配着徐羽又说了一些话,徐羽是真的累了,她虽是九座道宫的老祖,可生下孩子,自是元气大伤。

  不只是人类,那些强大的异兽、妖兽,它们产下后代之后,也都是元气大伤,极为虚弱。

  徐羽很快睡了过去。

  秦浩轩看着沉睡的徐羽,又看了看他的一儿一女两个孩子。

  这两个小家伙即便因为刚刚出生,嘴巴、眼睛、鼻子都没有张开,可他仍旧是越看越好看,越看越喜欢。

  他的嘴一直咧着,笑着,一直未曾闭上。

  这一夜,整个太初张灯结彩,所有人都陷入狂喜之中。

  他们太初的传奇,秦副掌教,以及他们的徐副掌教的孩子出生了,而且还是龙凤双胎!

  秦浩轩整整一夜时间,没都有闭一下眼,就这样看着他的两个孩子,乐了一晚上。

  一直等到第二天,徐羽醒来,这才将两个孩子抱走。看着仍旧傻乐的秦浩轩道:“你还在这里呆着做什么,还不快去休息的。”

  秦浩轩继续傻乐道:“人们都说一孕傻三年,此话当真不假。我如今的修为,根本不需要睡觉,不需要休息的。你也如此,你若非是生孩子,以你的修为,哪里会感觉到累。”

  徐羽微微愣了一下,也反应过来,她这是因为生了孩子,感觉到累,所以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可她还是摇头道:“那你也不能一直在这里,什么也不做。你也有事情做的,你之前论道三个月,不应该去忙你自己的事吗?”

  “什么事,也没有你和孩子重要。”秦浩轩轻笑着,刚刚想要伸出一根手指去逗弄自己的孩子,却是听到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很快秦忆蓝的声音传了过来。

  “父亲、母亲,孩儿找奶妈回来了。”

  “辛苦蓝儿了,一会带她们进来吧。”徐羽回了一声,没好气的看着秦浩轩道:“还不出去,你一个大男人留在这里算什么事。”

  秦浩轩发现奶妈来了,自己留在这里似乎不是太方便,便走出了房门。

  门外,秦忆蓝和太初七子站在一起。

  秦忆蓝看着太初七子道:“你们在此,正好,之前你们不是说想要学仙树成林吗?正好,我传授你们。”

  说着,他还看了秦忆蓝一眼道:“你若是想学,也可以一起。”

  说着,他已是转头向着一侧的山头走去,太初七子迅速跟了上来,而秦忆蓝并未跟来。

  秦浩轩并非只是将仙树成林讲述给了太初七子,他甚至将他新研究出的功法,那直指本源的功法,也传授给了太初七子。

  太初七子完全被震撼了,久久无语。

  这是完全颠覆了整个修行界的修炼法门,这是全新的修炼之法!

  “直指本源的修炼……义父,您,您简直太伟大了!这等功法若是传播,恐怕整个修行界的固有规则,修行界的一切都要被打破!”

  “这,这恐怕是天下间,有史以来,最强的修炼功法了!”

  “可惜,我们七人如今都是仙婴道果境了,根本无法修炼义父的新功法。”

  太初七子说着说着,却是沉默了下来。

  “谁说你们无法修炼了?”秦浩轩看这七人道:“我在外界,有一个徒弟。当初我遇到他的时候,他也已经是仙婴道果境。他拜我为师之后,因为他所修行的功法,一切都与我的功法不同,而如今他却是得到我的传承,你们知道我是如何做到的吗?”

  秦浩轩说着,不等几人回答,直接开口道:“我废掉了他的一身修为,不破不立,破而后立……这其中无比的凶险,或许他一生便那么废了。

  可他并未废掉,反而是一路精进成长。我如今回到太初也有许多时间了,至于他如今是什么境界我也不清楚,不过他在很早之前便已是道宫境了。

  当然,怎么选择在你们。

  而你们若是废掉你们的修为之后,我也无法保证你们能否真正的破而后立,一切都要看你们自己。”

  说着,他停顿了一下,然后长叹道:“其实,我并不是很赞成你们尝试的,破而后立,真的太过凶险了。”

  太初七子一下沉默下来。

  半晌之后,张三突然一脸坚定的开口道:“义父,我想要试一试。我若是不试,只是这样继续下去,我这一生怕便这样子了。

  我虽然也是有色仙种,可这还远远不够。我并非是父亲以及秦忆蓝那种绝世天才,秦忆蓝适合父亲的路,因为他们都是绝世天才,都是紫种。可我不合适,我更加适合的其实是义父的路。

  我不想一辈子便这样,我想试一次,倘若失败了,破而不立,我也认了!我只是不想一生便这样过去!”

  “没错,我也不想一辈子,都这样平凡下去。”

  “义父,我也想要尝试!”

  太初七子,先后开口,他们所有人都想要尝试,去尝试破而后立!

  秦浩轩看着七子那一张张坚定的面容,重重点了点头道:“你们若是想要尝试,那我自会助你们。其实,这一次,你们若是成功了,你们得到的好处,你们精进的速度,甚至比我那徒弟海敖都要大。

  毕竟那个时候,我并未创立如此功法,如今,你们有了这功法做基础,你们再修炼,可不只是破而后立那么简单。”

  秦浩轩说着,语气却是突然一转,肃容道:“可更大的可能性,却是你们就此死去。此事,你们最好回去问一下你们的父母,询问一下他们意见再做决定。”

  “义父,不必询问他们。”

  “没错,我们都已长大成人,我们自己可以做决定。”

  “我们不能总是在他们的羽翼下成长。”

  “我们已经有决定,我们的决定,我们自己会负责,还请义父助我等。”

  太初七子尽是一副决然之色。

  “好,既然你们有了决定,那义父便应了你们。”

  秦浩轩等七人做好准备之后,开口道:“我先废去老大的修为,你们六人,若是后悔,还来得及。”

  话音落下,他瞬间出手,直接废去张一的修为。

  只是一瞬间,张一变为凡人。

  张一心境倒也坚定,在经历最初的痛苦和不适之后,很快开始修炼起来。

  修炼秦浩轩那直指本源的功法。

  张一曾经修炼到仙婴道果境,再次修炼起来,按说应当比寻常没有修炼之人容易一些。

  可是此时,他们修炼之下,却是没有一点反应。

  破而后立,岂是那么容易再立的!

  “这个小家伙的心态不对。”天地之册从秦浩轩的怀中飘了出来,看着一会面露痛苦之色,一会疑惑、一会挣扎的张一道:“他将主人你当成了最大的靠山。不只是他一个人,他们太初七子,都认为有主人在,他们便不会出事,他们认为主人可以帮他们解决任何问题。所以他们根本无法真正的破而后立。

  主人,不若将他们送出太初,让他们去经历人间疾苦。当然,这其中会有危险,可有危险,死了便死了。不去面对,他们永远无法成长的。若是最后他们能回来,那才是他们自己的本事,他们才有可能破而后立。”

  秦浩轩顿时沉思起来,他何尝不知天地之册的话有道理,只是这七个孩子是张狂的孩子……

  他正思索间,一阵破空声传来。

  秦忆蓝从远处飞来,他知道他的父亲在教导太初七子,他虽然不想要学父亲的道路,可他却也知道,他父亲是有真能能耐之人,而且似乎他父亲的道路很适合太初七子的道路。如今,他父亲教导太初七子也有一段时间,他倒是想要来看看,如今的太初七子又成长了多少,有机会的话,他甚至可以与太初七子切磋一番。

  可当来到山峰之上,看着盘膝坐在地上,面露挣扎之色的张一,他整个人瞬间呆住。

  张一的身上竟然没有一点的灵气波动。

  他……他的一身修为尽数消失!他被废掉了!

  秦忆蓝锵然一声,拔出利剑,此处只有他父亲和太初七子在,而且整个太初能够废掉太初七子之一的张一修为的,也没有多少人,他父亲正是其中一位。

  “你,为何要废掉他的修为!即便他们犯错,哪怕责罚他们,也不至于废掉他们中一位的修为!”秦忆蓝手持利剑,神色凛然的望着他的亲生父亲,这一刻他暴怒到了极点,甚至连父亲两字都没有喊出来。

  秦浩轩感受着秦忆蓝所散发的凛冽气息,虽然看起来,这个孩子似乎随时都要和身为父亲的他动手,看似如此大逆不道,可他却欣慰的笑了起来。

  他已经不止一次的听说过,他的孩子欺压太初七子那等话,可如今看来,那些欺压,并非是真正的欺压,恐怕是自己这个孩儿给他太初七子压力,想要让太初七子突破、上进。

  他能够感受到秦忆蓝对太初七子的关心。

  太初七子感受到突然传来的凛冽气息,听到传来的秦忆蓝的话音,一个个纷纷喊道:“秦忆蓝你在做什么!”

  “秦忆蓝,你竟敢对义父不敬!”

  “这是你的父亲,你想要做什么!”

  秦忆蓝听着几人斥责的话,心中大是郁闷,你们这是搞什么?老子现在是在给你们出头,这个人废掉了你们的修为,你们反而帮他说话!

  张一倒是比较沉稳,并未如同他人一般直接开口斥责,而是解释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般。没错,义父是废掉了我的修为,可这是我请求的。不只是我,我们都有这个请求,我们要破而后立,修炼义父的功法。”

  张一简单的将他们为何让秦浩轩废掉他们修为的原因解释了一遍。

  秦忆蓝闻声,立时暴喝道:“胡闹,你们几个这是在找死!别人能够破而后立,不代表你们可以!

  况且,你们有没有想过太初?若是哪一天太初离开,你们死了,或是没有恢复修为,你们能为太初做什么?你们能为灭普光阁而处力?这等事情,你们甚至不禀报义父,便直接做出了决定!”

  张六怒吼道:“我们正是为了,当那一天到来时,当我们太初离开此地,去找普光阁报仇时,可以真正的为太初出一份力,我们才这样做的。

  否则,我们一直这样下去,只是仙婴道果境,只是如此战力,到时候如何为太初出力?”

  张一一脸肃容道:“没错,何况,我们一定可以在那一天到来之前,完成脱变恢复我们的修为,甚至修为精进,突破成就道宫!”

  秦忆蓝望着神色坚定的七人,无奈的摇头叹息一声道:“可这太危险了。你们七人,如今执掌灭普队,便是如今,你们的战力在太初之中,也是极其重要的。此事,即便掌教不是你们的父亲,你们身为太初的重要战力,也应当和张教报备,掌教若是同意,自然没什么好说的,可你们竟然私下做出了决定,如今,张一已经废去修为,不可逆转。但你们六人尚未废去修为,我不能让你们也和张一一般废去修为,此事我一定要禀报给义父,绝不能让你们再胡来……”

  秦浩轩发现,自己以前并未认清自己的这个儿子,他虽然事事都看似是在和自己作对,可自己的儿子真的长大了。

  他有了他的看法,有了他的认知,这乃是好事。

  这代表着,他已经成长了。

  可为何,他每一次面对自己的时候都那般,每一次他们都会争吵,意见都会不同?

  难道是自己的问题?

  秦浩轩自我反省,是否自己对待儿子的时候,和其他人的时候不同?

  他们之间的问题应该不只是秦忆蓝的问题,自己也有处理上的问题。自己心中便早已认定,自己是父亲,所以理所应当的认为,一切都觉得让秦忆蓝按照自己方式做,因为自己这样是为了他好。

  可是,如此真的对吗?

  换作是自己,当初,若是自己一切都按照黄龙掌教或者师傅的意思做,自己也没有今天。

  曾经的自己也是叛逆的,也没少和黄龙掌教作对,后来证明,许多事情掌教对的多,可是也有许多地方,许多事情,自己并未做错,对的是自己。

  甚至同一件事情,无论是自己,还是黄龙掌教,双方都没有错,只是立场看法不同罢了。

  当初自己经历过叛逆的时期,怎么换成了自己作为长辈,却又一定要让自己的儿子,按照自己规划的方向走了?

  其实,自己的儿子真的很好,最少,他事实首先想到的是太初的利益,而且儿子说的没有错,即便不说张狂是太初七子的身份,此事也需要告知太初如今的掌教张狂!

  秦浩轩体内,一道神识飞出,直接将此事告知张狂。

  不过片刻功夫,张狂的身影已是出现在山峰之上。

  望着他这这七个想要废去修为,甚至其中一个修为已经废掉的儿子,他却是一下沉默了,他自是希望太初越强大越好,他唯一的信念便是灭杀普光,壮大太初!

  只要太初能够壮大,他甚至愿意付出任何的代价!他为了太初的强大,哪怕对对他的儿子,都异常严厉,甚至让他的儿子们去万物起源处,冒着生死危险,也要让他们去提升修为去历练。

  可是,他的七个儿子,修为能够过得去,可他们心性却不够,唯唯诺诺。

  如今,他的七个儿子终于变了,变的真正的像个样子了。他这七个儿子,终于让他感觉到欣慰了。

  可这个时候,他这七个儿子,竟又要同时冒险。

  他们要废去修为,不破不立,到了他这等修为,他怎么会不知道其中的凶险?

  这七个,他便是再磨练他们,为了让他们更强,为了太初变强,再狠心对待,这也是他的亲手骨肉!

  他的心中怎么可能不难受!

  他望着这七个儿子,突然发现,他往日里更像是一个掌教,而非一个父亲,他对着七个孩子的关心太少了!

  他这七个儿子为何要冒险,他们其实是想要变强,想要向自己证明他们!证明他们一样可以很优秀,去做自己这个父亲,最希望他们做的,为太初出力,所以他们才选择冒险!

  张狂心中一叹,语气复杂道:“其实你们七个不必这般,你们不必为了证明你们,便如此冒险。你们即便如同之前那般,仍旧可以为太初出尽你们的一分力量。”

  “父亲,我们并非是为了证明什么而冒险。”张一代表太初七子开口道:“我们只是不想要像以前那帮活下去,更不想我们的未来,也如同之前那般!”

  张狂望着神色坚定的七个儿子,心中又是欣慰,又是痛心,这可都是他的孩子,无论他平日里对这些孩子再严厉,可真到了让他们都废去修为,他真的无法做到。

  毕竟不是人人都是秦浩轩,不是人人都是秦浩轩口中的那个弟子。

  太初七子之中,张一已是废去修为,另外并未废去修为的六子,看着沉默不语的张狂,一个个纷纷开口请求起来。

  “父亲大人,我们从小到大,无论任何事,无论大事小事,我们从来都是听父亲的,父亲让我们做什么我们便做什么。这一次,我们希望父亲大人,能够让我们做一次主。请父亲,请掌教可以答应我们!”

  “请父亲,请掌教答应!”太初六子同时开口。

  张狂犹豫了,一向心若钢铁的他真的犹豫了,他若是答应下来,他这七个孩子,可能都回不来了。

  可若是不答应……

  张狂转过头去,望向秦浩轩,无论是在之前的太初,还是在如今的太初,他一直都在和秦浩轩别苗头,一直都在和秦浩轩竞争,两人谁也不服谁,可是这一次,他却看着秦浩轩,询问道:“你有把握吗?有几分把握,可以让他们修炼回来?”

  “一分都没有。”秦浩轩摇头道:“他们废了修为之后,我说了不算,需要看他们自己的意志力,需要看他们自己的机缘,需要看太多太多,可看的都是他们。”

  张狂再次沉默下来。

  六子望着仍未答应的父亲,这一次,却是一下跪在了地上,一旁,已经废去修为的张一,也跟着跪在了地上,一同请求起来。

  “父亲,我们愿意再赌一次!”

  “父亲,我们不想平庸的过完这一生。”

  “父亲你便答应我们吧。”

  “父亲……”

  张狂听着七子请求的话音,冷眼看着一旁的秦浩轩,他如今都不知道他是应该感谢秦浩轩,还是应该恨他!

  便是不说他身为父亲的身份,以掌教的身份来看,这一次,这七个孩子若是真的能够做到破而后立,他知道对太初来说,是极大的增强。

  秦浩轩所创造的功法他也知道,知道那功法是何等的存在!

  可若是失败了呢?对太初来说,这是损害,是秦浩轩损害了太初。

  之前,自己的这七个儿子一直唯唯诺诺,甚至在灭普队的人眼里,自己的这七个孩子是七个怂包。

  他们在秦浩轩的教导下,变的不再那般懦弱,自己是应该感谢秦浩轩。

  可如今,他们却因为秦浩轩,要拿他们的命冒险,这是在拿他孩子的命开玩笑!

  “父亲。”自从战胜了心魔之后,便变的冰冷,甚少说话的张三却是抬起头,直视着他的父亲道:“父亲大人,倘若我们不是您的儿子,只是太初普通的弟子。面对我们的请求,您会同意吗?”

  张狂张了张口,一时间,却是没有发出一个音节,倘若不是他自己的孩子?他从来都是冷漠生死,意志如钢铁,只要能让太初强大,再危险的事情他都会去做,愿意去赌。

  显然,七子倘若不是他的孩子,他会同意。

  太初七子看着沉默不语的张狂,再次转过身来,看这秦浩轩跪立下来,请求道:“义父,还请成全我等。一切后果,我们自己承担!”

  秦浩轩看了看七子,目光转向了张狂。

  张狂,这个从来都是冷漠生死,从来都是冷酷示人的太初掌教,此时脸上却是露出一道痛苦之色,他闭上了双目。

  既然换作普通的太初弟子,他会同意,那么换作是太初七子,他也要同意,太初七子,虽然是他的儿子,也是太初人!

  秦浩轩明白了张狂的意思,他微微抬起手来,一掌拍落下去。

  一掌之下,太初七子中的另外六人,修为同时被废去。

  太初七子,七人修为尽数被废!

  山峰之上,张狂坚毅的脸上,微闭的双眸之中,两行清泪留出,滴落在地。

  那是他的孩子,他的骨肉啊!

  这一瞬间,他整个人像是苍老了很多很多。。

  太初七子,一个个排开,重重的给张狂磕头,一下接着一下,一直磕了九十九下之后,这才起身,随着秦浩轩离去。

  后方,秦忆蓝急速追了上来。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w61600bq37528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