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深夜书屋 >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复仇!】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复仇!】

掌心的护心镜在此时发挥了作用,这个作用,很直接,也很暴力。    只听得一声闷响,    像是调皮的孩童把炮竹丢进了空汽油桶里,    震得人耳膜发懵。    刘楚宇整个人向前飞了出去,落地后,连续翻滚了好几圈,除了胸口位置的恐怖伤口以外,身上其他地方也有着大面积的烧伤。    在刚才的那个时候,无论护心镜有怎样的特性效果都已经来不及了,所以刘楚宇选择了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让自己所拥有的最珍贵的这件法器直接自爆。    这种自爆也炸伤了自己,    但落地后,    刘楚宇还是挣扎着侧过脸看向自己先前所在的区域,    黑影似乎是顿了一会儿,便又重新地凝聚回来,像是个没事儿人一样,一步一步地向这边走来。    虽然之前没抱太大的希望,但至少还心存着一点幻想,现在,最后一点幻想也随之破灭了。    其实,每个人都有着属于自己的机遇,当然了,这些机遇肯定是分大小的。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和周泽一样,    没事做时就带着老道出门溜溜弯儿,然后顺路捡个机遇回家炖上或者干脆埋了当化肥。    于刘楚宇本人来说,那枚护心镜,在鬼差这个层次里,当真算是了不得的法器了,但在这个时候,依旧显得很是无力。    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对决。    黑影握着匕首,走到了刘楚宇面前,他举起匕首,却又忽然停住。    是的,    周泽的身影出现在了不远处,    却没有喊什么刀下留人。    因为他觉得太俗套,也觉得没这个必要,    当你真的生气时,你的情绪往往能够将以往的你给完全覆盖。    铁憨憨倒是可以在此时举起双手以示清白,    虽说以前有他亲自挑拨赢勾怒火的先例,    但这一次,    完全是自家的这条看门狗被人抢了骨头彻底发飙了。    服务区门口的车旁,    安律师斜靠在车门上,小男娃站在他身边,最后跟着周泽出来的,也就他们俩。    其余人这次倒是没跟着一起出来,这毕竟和以前一起执行任务帮老板跑跑腿不同,最关键的是,车也坐不下太多人。    “其实,我倒是不觉得老板是真的对郑强和月牙的死有多生气,我甚至觉得老板现在也不是很在乎刘楚宇的生死。    否则在刚才,他就该急切地出手了,喊一声‘刀下留人’或者直接一巴掌呼上去,但老板就这么慢慢地走了过去。”    “为啥?”老张头这会儿倒是很配合,他其实也是好奇。    “究其原因,一方面是我当初给老板选手下时,还是目光太浅薄了,没想到老板一两年后就能杀阎王了,当时觉得还算资质不错的月牙他们几个,没多久,就完全不够看了。    除了喊过来跑跑腿或者在旁边当个啦啦队喊666,也没什么用了。    五个鬼差里头,刘楚宇、郑强和月牙,这仨是最没用的,偏偏这仨还一直待在外地,感情上自然就又少了一分亲厚。”    “嗯?”    “别急,咱慢慢说,反正老板那边他能解决的话,也用不上咱们俩,老板要是解决不了,加上咱俩上去也是送人头的,咱们有的是时间。    林可的话,一是萝莉的身子,又用的是王轲女儿的肉身,所谓不看僧面看佛面吧,确实起步优势比别人大。    再加上她现在又像是在和那头小僵尸处着,拿来联姻稳定一个打手,地位当然不是月牙他们可比的。    最重要的是,以前她可是要把老板‘用完销毁’的,但她改变自己的姿态改变得很彻底,而且直接倒向了书屋这边,反倒是月牙他们仨,也就是名义上的上下级关系罢了,前两年,他们还是更舍不得自己的那点儿一亩三分地,哪有林可这个以前的商界女强人会做生意?    你的曾曾孙子呢,更是没人敢惹,就差丢福尔马林里泡一泡直接裱起来当标本了,三餐之前先给他上一炷香,保佑书屋风调雨顺,平平安安。”    “那老板,为什么这么生气?”    “几年的处,终于破了啊,能不气么?    风风雨雨这几年,大家挂彩倒是都挂过,连我都缺过胳膊,但还真没人直接没了的,这就像是一个强迫症。    现在死了俩,一下子就觉得缺憾大了,记录被终止了,肯定得生气啊。”    “我倒是觉得,老板可能是真的在生气吧。”    “随你想呗,对了,你先别忙着转型了,上次的那一笔账,老板还没来得及和你算呢。”    “什么账?”    “冯四儿都和我说过了,去年紫金神猴带着一众骨头渣子攻破了阴司主城,你是在他们的掩护下进去篡改过阴司簿的吧?”    “这…………”    “我跟你说,你这一手,可差点把老板和老道给坑死,费了好大的劲才算是摆平。”    “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我和你很熟么?早点告诉你?”    “你…………”    安律师耸了耸肩,指了指那边,    道:    “瞧着,要打起来了。”    “唉,可惜了,生前也是个好汉,甚至是个英雄。”    “论起英雄,你不也是么?    生前杀过洋人,最后是死于土匪枪口下的,合着我现在见了你是不是还得给你鞠躬问好?”    “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知道你是个什么意思,但阳间的事儿归阳间了,一码归一码,阴阳俩字,如果真放在一切看的话,。那实在是纠结得过分了。”    “怎么感觉有点诡辩的意思?”    “辩论的根本在于屁股,没惹到咱,路上遇到了,估计还能热乎地聊上几句,再送上两句反正就消耗点唾沫星子的马屁,但现在既然惹到咱们了,就是另一种说法了。”    安律师扭了扭脖子,不停地做着深呼吸。    “你要上去帮忙?”    “帮啥啊,需要我帮?”    “那你?”    “学好了吧,别只想着直接了当地舔,那太生涩;    平时偶尔舔一舔,只是互相活跃个气氛,打个卡,收点儿每日任务的小利息。    真正的舔,是全方位的贴心服务;    舔道之路漫漫,你还需砥砺前行啊。”    说完,    安律师向前走了几步,    气沉丹田,    双眸发力,    有泪珠开始慢慢地浸润眼眶,    带着一种悲愤和痛不欲生的悲痛,    扯着嗓子用一种类似信天游的腔调喊道:    “老板啊,月牙、郑强他们死得好惨啊,你得替他们报仇啊,一定得替他们报仇啊!!!”    “…………”老张头。    ………………    刘楚宇使劲了全身的力气开始挣扎往周泽身后挪动,像是一只毛毛虫,却显得国外地坚强,任何人在面对生死危机时,往往都能因此爆发出极大的潜能。    “头儿……头儿……救我……头儿……”    在靠近周泽后,刘楚宇下意识地想要伸手抓住周泽的裤腿,以此获得一些来自心理的安慰。    但他的手还是在半空中停了下来,因为忽然记起,自己的头儿,有很大的洁癖;    周泽低下头,看了他一眼,很平静地点点头。    紧接着,    周泽主动向那道拿着匕首的黑影走去。    “咕嘟咕嘟…………咕嘟咕嘟……………”    这几年来,    周泽曾这般面对过很多个对手,    但眼前这位,    绝对能算得上是周老板杀意最浓的一个。    没有试探,    没有问候,    你来我往地互报家门在此时显得很幼稚和低级,    周泽主动地一脚踩入对方设下的泥潭之中,    同时,    没做其他的犹豫,没有丝毫的扭捏,    直接选择了最优解:    “出来,开饭了。”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w67826bq4339025/